新闻内容
2015年09月1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乔志兵:我藏我爱,无关市场

孙伶

    本报记者 孙伶

    乔志兵最近有些忙。

    9月8日,作为国内知名艺术收藏家,乔志兵在上海徐汇滨江开设的私人艺术空间——乔空间以波兰艺术家Wilhelm Sasnal在中国的首展作为揭幕展。同日,距乔空间仅几步之遥的第二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开幕,一时间,乔空间的客人纷至沓来。而作为上海艺术影像展(2015 Photo Shanghai)的贵宾鉴赏艺术活动,乔志兵个人摄影收藏也正式露面。

    “我收藏艺术品,一切都看自己喜好,不会被市场影响,也不会被别人的意见左右。”乔志兵身着简单的灰色T恤,戴着方框眼镜,脸上始终挂着笑意。这位看上去斯文严谨,始终对人礼貌有加的收藏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说,“我认为,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我很乐意把自己收藏的东西分享给志同道合的朋友看,这就是我开设艺术空间的原因。”

    这位不拘一格的收藏家从2006年涉足当代艺术收藏,如今已经收获了“自己也记不清楚数量”的艺术品。他不在意藏品门类,也不在意艺术家出身,曾公开表明“我只收藏能从情感上打动我的作品”。

    在乔空间开幕当日,一位父亲抱起自己的孩子,在艺术家威廉·萨奈尔(Wilhelm Sasnal)的画作《父与子》前模仿画中人的姿态拍照。看到这一幕,乔志兵欣慰一笑。他说:“这就是我想要的艺术空间的样子。我希望在这种自在轻松地环境中展示我收藏的作品,让更多人从中得到乐趣。”

    与雅昌艺术的合作也被摆放在了乔志兵的日程上。“我们未来将在艺术教育方面开展合作。推动艺术教育的发展是我一直关注的事,两年后将接替乔空间而开设出的西岸油罐艺术中心也将继续肩负着这份使命。”乔志兵已经参与上海西岸滨江油罐艺术中心的筹建与规划,此中心的建立将成为继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之后,西岸滨江的又一当代艺术地标机构。

    《21世纪》:为什么偏爱观念摄影?什么样的摄影作品能够打动你或者引起你的共鸣?

    乔志兵:多年前,我收藏了小刘韡创作于2004年的摄影作品“风景-天山”。他拍摄的是人体,但画面呈现出中国山水画的意境。我看到这件作品的第一眼就觉得它挺有智慧,立即收入。

    处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可以拍照,大家都爱看图片的时代中,我对自然摄影艺术这一门类更有感觉。我不关注市场,也不关注老照片和纪实摄影。当代摄影是我进行摄影作品收藏的主要方向。摄影现在被越来越多人喜欢,以后我也会做更多的摄影作品收藏。我经常去艺术家的工作室跟他们交流。购买的时候,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就在中国画廊买,国外艺术家的作品就在国外画廊买。对于我来说,一件作品合眼缘,能从情感上打动我就可以。

    中国当下的摄影艺术家,我很欣赏蒋鹏奕。他早期作品以摄影为主,中国传统文化对他影响很深,但中国的都市化生活和现代化进程带给他恐惧感,这也是他作品中重要的主题。

    《21世纪》:很多藏家致力于建立自己的收藏体系,或者专注于梳理某一段艺术史,你的收藏貌似兼收并蓄。你怎么整体看待自己的收藏体系?

    乔志兵:十年来我一直在收藏,并没有刻意计算过数量,现在也还在不断收藏中。在我看来,脉络是收藏之后才形成的。我没有特定的收藏方向,在我选择艺术品的时候,更多的还是取决于自己的爱好和品味,这是一个逐渐形成的过程。比如初次看到这次西岸乔空间展览的威廉·萨奈尔的画作时,我就得到一种情感共鸣,继而开始收藏他的作品。每个人都会经历过不同的人生间断,有的时候我可能特别看重表达感情的作品,有时候又可能对表现社会现实的作品特别敏感,这跟我每个阶段的经历和心态相关。

    《21世纪》:西岸油罐艺术中心的定位是什么?你希望它最终成为一个怎样的场所?

    乔志兵:它的定位就是艺术中心,我会在这里举办展览和讲座。很多国内外艺术家看到油罐这个艺术空间就很感兴趣,很兴奋地想为这个空间创作,所以我们会与艺术家展开合作项目,通过展示好的艺术品,让艺术家一起用艺术来影响大家。

    油罐中心周围的一大片绿地也会被我利用起来,打造成艺术公园。我所说的这种艺术教育并不是科班教育,其概念类似推广。我认为教育人并非一定要给他上一堂课。如果人们因为看到一幅作品而受到感动,或被激发了想象力,这就算是艺术教育了。

    (实习生许望对本文亦有贡献)(编辑 董明洁 孙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