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3月0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辜胜阻: 结构性改革落地要依靠企业家

    

导读

    贾康认为要更多靠鼓励创新的制度环境给出科技创新,靠制度供给给出环境以后激发出科技创新的潜力,真正走通创新国家的道路。

    本报记者 高江虹  实习记者 贺泓源 北京报道

    “中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是制度供给为龙头,提升整个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全国政协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3月5日在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上表示,结构改革最重要浓缩就是五大项——劳动力、土地(自然)、资本、科技以及制度和管理。劳动力与土地(自然资源)开发价格的急剧上涨已封住了城镇化工业化继续发展的空间,必须另辟蹊径。

    “我们资本充裕但找不到合适的投资对象,常规投资边际收益递减在中国普遍发生,意味着原来传统的动力源在衰退,支撑力衰减的同时必须找到替代物。”有鉴于此,贾康认为要更多靠鼓励创新的制度环境给出科技创新,靠制度供给给出环境以后激发出科技创新的潜力,真正走通创新国家的道路。

    投贷联动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题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提供的数据显示,国有企业、大企业的贷款成本大概5%-6%,是发达国家的2-4倍;只有10%左右的小微企业可以从银行得到贷款,但贷款成本在15%上下,剩下90%的小微企业要靠银行以外的非正规金融,贷款的成本或者利息达40%。“对企业来说头号问题就是融资贵。”

    贾康也认为目前的金融环境阻碍了创新,“创新非常重要的是要得到金融支持,但我们的资本市场不好,肯定不可能有很好的企业技术创新,所以一定要靠资本市场,靠金融创新。

    全国政协委员、原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也承认,融资难对于双创企业(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个突出性问题,但也提出银行向中小企业贷款风险与收益不成正比。“中国金融体制以银行间接融资为主,银行本身是愿意支持中小企业,小企业贷款相对大企业要节省25%的资本消耗;但中小企业风险相对比较大,按照现行制度(包括商业银行法、贷款通则)要求银行贷款一定要有担保抵押这类条件,中小企业特别是成长性高科技的企业确实不一定满足,你给它贷款成功得到的是正常的利息,如果失败了你可能要付出贷款本金。”

    如何破解这一难题?马蔚华列举了大量国际案例,“美国对高成长性、创新企业最有力的支持是各种PE、VC和产业基金,像雅虎、微软、facebook这些企业当初都是小微企业,他们的资金来源就是华尔街的风险资本。美国硅谷有一个银行和我们银行不一样,它的债权可以变成股权,实际也有风险投资的性质,所以它们才能成功。”

    辜胜阻也认为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要靠以天使投资、风投、PEBC等为代表的金融创新。

    “从去年开始国务院监管当局和各家银行都在想办法解决,特别是总理对投贷结合的肯定,今年也提到了试点投贷结合。总理指出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现在银行直接融资比例在增加,这种形势使我感到我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将来对金融支持的力度肯定会越来越大,所以我觉得前景还是非常可观。”马蔚华道。

    据悉,自2014年国发49号文《关于加快科技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首次提出要“探索投贷结合的融资模式”以来,高层频频提及投贷结合问题。2月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建设双创基地发展众创空间,明确提出要“选择金融机构试点开展投贷联动融资服务”,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明确提出要启动投贷联动试点。

    砍掉科研管理中的繁文缛节

    对于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支点科技,辜胜阻指出要使结构性改革落地,要依靠创新主体,调动创新主体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政府工作报告总理专门谈到了要砍掉科研管理中的繁文缛节,我们不能把对政府官员那一套拿来针对科研人员,因为科研人员没有公权力,政府官员典型的特征是有公权力,这个过程中间很重要是如何调动科技人员的积极性。”

    贾康则针对现在压抑科研人员积极性不良的制度约束提案,要求去科研人员的行政化。他指出现在很多高校及事业单位非常苦恼的就是大量的精力不能聚精会神去做科研,按照国务院文件,科研人员的精力5/6要用于科研,但实际上“学术带头人非常苦恼要处理各种各样的表格申报,各种各样的审计”。

    对此,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深化科技管理体制改革,扩大高校和科研院所自主权,砍掉科研管理中的繁文缛节。实施支持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政策措施,完善股权期权税收优惠政策和分红奖励办法,鼓励科研人员创业创新。

    构建发展新体制

    “很多企业再大还是企业,政府再小还是政府,不仅是民营企业,很多央企老总也表示看到某一个部门的小小处长都要求他,制度有效供给更重要。”全国政协常委、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表达了自己的无奈。

    “这次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十八大说得很清楚了,要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重要作用和决定性作用,让市场说了算。政府发挥政府的作用,让第三方发挥作用,政府不用管的尽量少管。我相信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金融改革,应该做到宽进严出,结构性改革我认为最大的作用就是对我们政府官员怎么执政,怎么去扶持企业,怎么去帮助企业发展,怎么把第三方监管做好来评估,用市场力量来制衡,企业假如都能够做到真正成为主体,我相信一定会不断往前走。”南存辉说。

    辜胜阻坦承,结构性改革落地也需要依靠市场主体也就是企业家,供给侧改革一定要靠企业,所以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非常重要。

    此次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明确提出要深化改革开放,构建发展新体制。必须全面深化改革,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建立现代产权制度,基本建成法治政府,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加快形成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体制机制和发展方式。

    (编辑:贾红辉,邮箱:jiahh@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