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5月0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舜天船舶变身记:一家问题重重的国有船厂如何上演退市大逃亡?

肖夏

导读

    按照重组预案,舜天将增发超过23亿股,收购江苏信托 81.49%的股权、新海发电 89.81%的股权等共计八家公司的股权,标的资产价格超过210亿。

    本报记者 肖夏 上海报道

    舜天船舶的中小股东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4月28日晚间,ST舜船(002608.SZ)公告,计划发行235,836.42万股新股,用于收购江苏国信集团的信托和火力发电资产,标的资产价格超过210亿。这项重大资产重组如果顺利通过相关审批,ST舜船将有望摆脱退市的命运。

    舜天船舶是江苏舜天集团的下属公司,由江苏国信集团间接控股,后者实际控制人是江苏国资委。今年2月,舜天船舶已经被南京中院判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这是一家让股东“捉急”的公司。从2011年上市以来,舜天船舶的盈利年年下滑,从来没有一年达到其上市前的盈利水平,到去年更是亏损50多亿。

    在这期间,公司私下给房地产公司的部分借款有去无回,和同行明德的合作更是惹来了一身债务,牵连其中的公司高层也被立案调查。

    这样一家公司,通过资产注入能够改变业绩颓势吗?如果顺利完成资产注入,新的舜天船舶如何赢回投资者的信任?

    上市后问题重重

    舜天船舶于2011年8月登陆深交所。在招股说明书中,舜天船舶称是江苏省属最大国有造船企业,主营支线船舶和非机动船舶的建造,产品全部外销。上市前,其称在持有支线集装箱船订单的国内企业中排名第二。

    上市前的2008年到2010年,舜天船舶的营收从19.8亿增加到30.8亿,三年净利润分别是2.89亿、2.15亿和2.2 1亿,其负债率在80%及以下,连续三年下降。

    上市之后,其盈利能力却连年下滑。从2011年到2014年,舜天船舶归属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85亿、0.81亿、1.24亿、-1.81亿。

    这还是“粉饰”过的业绩。在去年对往年的财务数据进行追溯并更正后,舜天船舶的盈利2013年开始便大幅度下滑,调整后当年净利润为5900万,到2014年直接亏损17.71亿。今年4月28日公布的年报显示,舜天船舶去年亏损更是达到了50.4亿。

    直到两年前舜天的问题才开始为外人所知。舜天船舶从2014年上半年开始连续发出一系列重大诉讼公告,这时中小股东们才发现,舜天和旗下子公司面临着一系列的法律纠纷。

    这当中最受关注的是与合作伙伴明德重工的债务纠纷。舜天船舶和明德重工从2013年开始合作接单,前者靠国资背景获得贷款,后者靠技术优势拿订单,看上去这一合作模式天衣无缝。然而2014年开始,明德重工资金链出现严重困难,无法按期偿还债务,当年底法院受理了对其破产重整的申请。

    这时外界才发现,与明德重工的合作,带给舜天的不只是订单,还有巨大的债务风险——一旦明德重工破产重整失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舜天将无法按约向船东交船,最坏的结果是损失30亿元,舜天可能因此面临退市。

    事实证明,这样的担忧很有必要。在创始人被抓后,明德重工去年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资产拍卖多次流拍,至今债务问题未能得到解决。

    舜天船舶向房地产高息放贷也出现了问题。一系列诉讼公告显示,舜天曾向多家公司发放过贷款,其中向南京福地房地产发放的贷款及利息逾期,总额超过1亿元。而这些对外高息放贷此前从未进行过披露。

    事实上,舜天船舶从上市第二年就开始了“一手发债融资、一手高息放贷”的经营策略。其先后向包括福地在内的多家房地产公司发放过至少3个多亿的贷款,其中三笔成功收回的贷款带来近3000万的利息收入。

    经营问题暴露后,证监会对舜天船舶展开了调查,不但发现明德的经营和财务实际上是由舜天控制,证监会还发现舜天往年虚增了10个多亿的收入和9个多亿成本,以及舜天还有其他并未披露的对外借款。

    舜天船舶的多名高管此后被公开处分,其中董事长王军民和财务总监曹春华因涉嫌挪用公款罪,于去年9月被立案侦查。

    拍卖不行,注资重来?

    即便是仅仅从日常的造船业务来看,舜天也很难用经营有方来形容。

    从2010年开始,就不断有报道称舜天的船舶出现交付延期,或因质量等问题船东拒绝接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3月前往舜天船厂走访发现,由于船舶建造违反合同规定导致出现质量问题,有多艘船因船东拒收至今留在船厂。

    让外界疑惑的是,作为江苏国资委下属的三级子公司,舜天船舶上市五年不到便出现了如此多的经营问题和违法违规行为,为何监管方没能及时发觉?

    对外借款回收逾期和债务损失大幅增加,舜天的资金链迅速恶化。其去年上半年开始出现银行融资逾期。记者根据其28日的年报计算,到去年底舜天船舶逾期未能偿付的票据、融资、委贷、短期借款和相应利息等至少20多个亿。

    在债务银行提起申请后,今年2月南京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舜天进入重整程序。一旦重整失败舜天将进入破产清算,届时舜天船舶将不得不退市。对于江苏国信和舜天集团来说,那将是壳资产的重大损失。

    为了避免重整失败,管理人在上个月推出了重整方案,摆在债权人面前有三个解决方法:舜天的船舶资产整体拍卖或变卖后偿债;舜天船舶5.2亿的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后用于偿债;启动重大资产重组。

    第一项方案能解决少部分问题,但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操作起来非常困难。舜天船舶已经进行了两次拍卖,均已流拍,连续降价后第三次拍卖将在5月3日举行,如果再次流拍整体拍卖按规定将必须终止。下一步舜天的船舶资产可能会被打散后变卖,不过从STX大连等其他船企的破产清算来看,届时也很难有人愿意接手。

    而第二个方案也不足以偿还所有债务。到去年底舜天的资产负债率达到268.09%,所有者权益为-52.55亿元。

    最后的希望是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按照重组预案,舜天将增发超过23亿股,收购江苏信托 81.49%的股权、新海发电 89.81%的股权、国信扬电 90%的股权、射阳港发电 100%的股权、扬州二电 45%的股权、国信靖电 55%的股权、淮阴发电 95%的股权和协联燃气51%共计八家公司的股权。

    其中江苏信托的交易价格为83.48亿,其他七家火力发电公司交易价格在6亿到30亿之间,共计210.13亿元。

    这一重大资产重组还需要经历一系列程序。除了江苏国资委和证监会出具批复意见外,这笔交易还需要得到债权人会议通过,需要得到银监会对江苏信托的股权变更进行批复,以及南京中院裁定批准此次重整计划。

    一旦资产注入完成,舜天的业绩可能会出现逆转。按照公告提及的资产注入前后的财务指标对比,其去年的净利润将从亏损54.5亿转为盈利29.4亿(当然公告也提及了资产重组后可能面临的经营风险)。这一消息可能会让仍然持有舜天的中小股东们松一口气。

    但对于其他投资者来说,却是更大的担忧:舜天上市前后财务数字两重天的局面会不会再次出现?当下的惩罚制度,能否有效防止上市公司保壳后继续违法违规?

    当这类担忧越来越多,消耗的恐怕不只是上市公司本身的公信力。

    (编辑:张伟贤,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zhangwx@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