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5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招行首单零售不良ABS
农行优先级预计20亿

    见习记者 马媛 北京报道

    国内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搁置八年后首次重启。

    招行、中行两家银行5月19日晚间同时发布首期不良资产支持证券发行文件,发行规模分别为2.33亿和3.01亿元。参与承销的人士告诉记者 ,正常情况下,发行说明书公布之后,距离最后的发行将不会太久,最快可能将在本月底发行。

    发行说明书显示,两家银行均分为优先和次级两档。其中招行的和萃一期招股说明书显示,其发行金额分别为1.88亿元和0.45亿元,规模占比分别为80.69 %和 19.31 %,且法定到期日2020年5月26日 ,评级为AAA。

    中行的中誉一期分为优先档资产支持证券和次级档资产支持证券。其发行金额分别为2.35亿元和0.66亿元,规模占比分别为78%和22%,且法定到期日均为2021年3月26日,其中优先级被联合资信评级机构评为AAA级。

    中行该项目受托机构为兴业信托,招商证券和中银国际证券担任联席主承销商。发起机构中国银行持有全部发行规模总额的5%,且持有各档资产支持证券发行规模的5%。

    银监会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到1.27万亿元,不良率上升至1.67%,连续十个季度攀升。

    在此背景下,监管层目前积极推动重启,一方面是在不良稳增的情况下,监管层希望给市场信心;另一方面,亦是给银行业一个处理不良路径的尝试。

    招行为零售不良ABS第一单

    此次重启,监管层极为谨慎,决定试点先从不良资产中较为优质的资产开始。招行被视为真正意义上的首单,原因是此前国内的商业银行并未发行过零售不良,而仅仅是针对对公贷款。

    信用卡不良在回收率估值方面与对公存在明显差别,因为其资产分散度高,同质性强,会较大程度参考历史回收表现的数据,再根据拟资产池的特征,外部经济环境变化等因素进行调整。

    “信用卡不良的特点是单笔债权金额小,笔数多,分散性好,整体现金流的波动性及可预期性相对较好,但由于都是信用贷款,无抵押物及保证人等回收贡献,且主要通过外包委托清收,费用较高,净回收率不高。”吕明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从基础资产选择来看,招行的和萃一期资产支持证券项下的基础资产资产池由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信用卡不良资产组成, 全部未偿贷款本息总额为20.9亿元。 入池资产的未偿本息余额在5万以内占比最大为 77.36%,预计回收金额占比为 44.80%,平均每笔余额1.63万元。

    入池资产借款人的分布地区相对较分散,地域集中度风险相对较小。且借款人地域、职业、放款额度、 年龄等分布较为分散,虽然单个借款人的回收情况存在较大波动性,但较好的分散性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总资产池回收金额的波动程度。

    资产池中借款人所在地域占比较高(按本息余额超过 5%)的城市有深圳(8.13%)、 上海(6.02%)、广州(5.86%),其余省/直辖市各自的资产池占比均不足 5% 。

    与之相比,中行中誉一期资产支持证券入池资产借款人、行业和地区集中度较高。入池的不良资产全部集中在山东地区,资产池中未偿本息余额占比最大的行业为贸易公司与经销商,其贷款占比达到了52.34%,第一大借款人的未偿本息余额占比为40.46%,前五大借款人的未偿本息余额占比为71.83%。

    “较高的借款人、行业和地区集中度增加了占比较高贷款回收不确定性对资产池回收金额的影响。”中债资信结构融资一部副总经理吕明远表示。

    另外,贷款回收率和回收时间存在不确定性。中誉一期的入池资产为中行的次级和可疑类对公贷款,其中次级类贷款涉及41户借款人,未偿本息余额12.12亿元,占比96.69%;可疑类贷款涉及1户借款人,未偿本息余额4146.52万元,占比3.31%。

    “由于入池资产均为不良贷款,未来现金流完全依赖不良贷款实际回收情况。虽然在评估贷款的回收率时考虑了借款人自身、保证人以及处置抵质押物的回收情况,但是资产池中每笔贷款的回收还会受到贷款服务机构的回收能力、处置过程中实际的司法环境等实际不确定因素影响,贷款的实际回收率和回收时间均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吕明远称。

    此外,中誉一期入池的不良贷款中借款人自身和保证人对资产预期回收作用有限,抵质押物类贷款占比较高,抵质押物的处置变现是主要的预期回收来源。

    吕明远分析,入池资产中借款人占比最大的行业为贸易公司与经销商行业,其大部分均处于停产状态,借款人自身能够提供的预期回收贡献较为有限。资产池中保证类型贷款余额占比为100%,但是由于保证人信用水平一般,并且大部分保证人自身经营存在困难,因此保证人对贷款回收率提升作用有限。入池贷款为抵质押贷款的占比超过五分之四,其中房产和土地类资产占比高,抵质押物的处置变现为资产池提供了相对可靠的回收来源。

    农行优先级预计20亿

    招行和中行两家银行不良ABS试点的示范效应明显。不过,两家合计仅5.34亿。

    以中行为例,3个多亿的不良ABS发行规模,相对于其去年不良贷款总额1308.97亿元来说,对于解决银行业不良资产转让问题,降低银行不良率能起到多大作用,可以想象。

    据记者了解,春节前后,中行将方案向监管首次申报时,监管层认为其规模过小,要求其扩大规模,但最终还是按照之前的规模发行。

    “不良比较特殊,这不是正常资产,加资产很难,项目流程太长,真要加,周期会很长。”一位参与此次发行的机构人士告诉记者。

    今年2月,相关监管部门确定了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和招行六家银行作为首批试点机构。除了中行和招行外,其他几家获批试点银行的筹备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据记者了解,后续几家银行发行的不良资产证券化项目的发行金额将大幅增加。几家试点大行之中,农行速度最快,已经进入评级阶段。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农行优先级的发行金额预计20亿元。建行的规模还没最终确定,但预计也将在10亿元以上。工行在几家大行中步伐较慢。

    “(对公)试点首单集中在一个省,规模较小,但这种项目做大了才有规模效应,所以后续的规模肯定都比较大”。一位参与大行承销的人士告诉记者。

    对于次级投资人,发行说明书并未提及。不过由于不良资产证券化较为特殊,在项目启动初期,即引入次级投资人参与基础资产的尽调评估,目前来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和一些省级资产管理公司会是比较主要的次级投资人。

    东方资产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在跟中行的不良资产证券化项目,但还未最终确定,还要看最后的竞价。定价要到最后招标或者簿记的时候根据投资最后的申购情况才能定下来。他也告诉记者,“并不仅仅是AMC,一些外部机构也有可能参与。”

    (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zengfang@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