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5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公布4月会议纪要,出售国债 美联储释放半年来最强加息信号

张涵;刘丁

    特派记者 张涵  本报记者 刘丁 纽约、广州报道

    去年12月加息之后,美联储释放半年来最强烈的加息信号。

    当地时间5月18日公布的美联储4月会议纪要称,如果未来数据显示美国经济持续改善,美联储可能在6月会议上加息。

    同时,美联储调整其自身资产负债表,17日声明称,将于5月24日展开小规模国债公开销售,面值不会超过2.5亿美元,这些国债的到期期限为2-3年。还将于5月25日和6月1日分别开展两次小规模机构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出售,总金额不超过1.5亿美元。两份声明均强调,这些操作并不代表货币政策的改变。

    由于此前市场已经预期9月前几乎没有加息可能,联储这次的鹰派言论及动作给全球市场带来大震。“6月很可能加息。全球经济、金融风险已经有所下降。”美国里士满联储主席莱克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

    “联储四月纪要‘鹰派’程度仅次于去年十二月以前。”一位国际大型保险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向本报表示。

    市场以大幅震荡回应联储。美股周四低开低走,道指下跌161.51点或0.92%,标普500指数和纳指分别下跌0.86%和0.88%。WTI 6月原油期货下跌1.23美元,跌幅2.47%,刷新日低至每桶46.96美元。COMEX 6月黄金期货下跌29.90美元,刷新4月28日以来低点至1244.50美元/盎司。

    纠正市场错误预期

    美联储4月份的会议纪要显示,官员们表示,他们对经济明显放缓并不过分担忧,认为这只是暂时现象。若即将公布的数据显示经济正在改善,则6月份有可能加息。

    “市场在3、4月份有着不正确的预期,这次的会议纪要起到了修正预期的作用。”莱克在19日晚间接受采访时表示。

    5月6日,美国公布的4月就业报告显示,4月非农就业人口仅增加16万人,增幅创七个月以来新低。高盛等机构随即纷纷将美联储加息时机由6月推迟至9月,6月加息概率也随之降至历史最低水平。彭博援引美银期权波动性预测指数显示,美国国债市场的波动性一度降至2014年来最低;2年期和3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一度降至2013年以来最低。这意味着投资者认为美联储未来数年内将不会有激进的加息进程。

    由于数据支撑不足,部分交易员已经将美联储6月加息的可能性排除,此次会议纪要的发布无疑将令其感到相当震惊。

    尽管官员们并未承诺将在6月采取行动,但对于6月会议和他们计划于会后向市场沟通的信息中,他们明确希望对相关选项持开放态度。

    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美债收益率水涨船高。美国10年期基准国债收益率涨12个基点,刷新三周高位至1.877%。两年期美债收益率涨8.5个基点至0.908%,刷新两个月高位。

    证券经纪公司RIA Capital Markets的宏观策略分析师Nick Stamenkovic称,“4月FOMC会议纪要比预期更偏鹰派,这表明夏季加息的可能不应被排除在外。”他指出,“美联储预期,随着金融状况改善和消费者支出在第二季度回升,经济增长疲软将是短暂的。总而言之,美联储显然保留了6月加息的可能性。”

    纪要公布后,导致市场对6月加息的预期急速上升。

    加息或是虚晃一枪

    绝大多数与会者认为,如果未来数据显示,经济在二季度增长加速,劳动力市场保持强劲,通胀朝着美联储2%目标前进,那么美联储在6月会议上加息是合适的。不过对于6月会议时,美国经济是否能改善到令美联储加息,与会者们持有不同的看法。

    也就是说,6月美联储是否加息,主要将取决于未来不到一个月时间里的美国经济数据。在6月15日决议公布前,美国重要的经济数据包括GDP修正值、PCE通胀和非农数据,以及两次耶伦的讲话。

    美银美林表示,此前有一些分析称,美联储陷入一个不利的反馈循环中。他们想要加息,使得他们能够“重新装载”其政策弹药,但市场却不会让他们这么做。美银美林诠释了这一噩梦般的“旋转木马”:当美联储可能要加息时,市场就跳水,美联储则推迟加息,市场反弹。这样的循环不断重复。最终结果是一拖再拖,实际的货币政策几乎不收紧。

    “目前来看,世界经济以及美国国内的经济情况,并没有为美联储加息提供充分的理由,因此总体上,6月份加息的概率不大。”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财政金融研究室主任张岸元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据张岸元分析,目前发达经济体中,负利率零利率正成为新的货币政策潮流,一些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框架和逻辑正在发生系统性变化,这种背景下,美联储加息并不现实。

    “此次美联储在公开市场出售国债和MBS的行为并非释放加息预期”,太和智库研究员张家瑞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太和智库是总部设在北京的非营利研究机构,在纽约、柏林设有分支机构,在理论政策研究与大数据研究方法的结合上较有优势。

    “此次美联储出售债券的规模极小,仅4亿美元,属于典型的技术操作,其目的并非为了引导利率上行。”张家瑞分析,其实,纽约联储早在今年2月份便有声明,其中提到了纽约联储将进行一些国债和MBS的买卖以测试可行性和稳定性,这些操作不代表整个美联储货币政策方向。当前美国经济仍然疲弱,一季度经济数据乏善可陈,低于预期。倒是金融市场风险较大,垃圾债券规模已经达到警戒水平,在这种背景下,美联储不具备加息条件,至少不具备快速加息的条件。

    “相信美联储没有勇气贸然加息”,张家瑞分析,美国一季度GDP增幅仅0.5%,为两年以来最低水平。就业增加的速度也大幅度放缓。而且美国金融市场并不稳定。之前美联储超发的货币仍有大部分停留在金融市场,这些资金成了金融产品的杠杆,约2万亿左右规模的垃圾债一旦缺乏流动性支持,或许将再次引发金融海啸。去年年底,就因为市场预期联储加息而导致流动性出现短暂的枯竭,差点导致美国垃圾债崩盘。同时,这些垃圾债有大量和能源价格有关,在全球需求疲弱,能源价格没有起色的背景下,能源垃圾债风险极高。

    “现在是所有人都站在悬崖边,就看谁先掉下去。”太和智库研究员张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欧洲的经济,在2008年之后,比美国复苏慢,就是因为比美国去杠杆慢。现在无论欧央行怎样实行负利率,都不敢贷款,QE起不到效果。日本也是如此,仅仅是靠政府刺激拉动经济,并没能调整经济结构。虽然日本一季度数据漂亮,但很难维持,预计二季度经济还会疲软。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敢加息?但还是要喊出来。”张超说。

    意在博弈并拉升美元

    “美联储释放加息信号,并非为了真正加息,背后目的是为了炒作强势美元”,前商务部中国企业走出去研究中心顾问、外汇问题专家吴东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据吴东华分析,美元升值将造成他国货币贬值,其他国家会出现国际购买力下降、资金流出、股市下跌、债券被抛售、利率上升、融资成本变高等连锁反应。

    “这是一种博弈,是国家之间竞争的手段”,吴东华说,“增加自己的优势,美国实体经济不行,就在金融汇率上动脑筋,把其他国家弄得差一些。”

    “强势美元对美国的贸易是有利的,尤其是当前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的氛围下。”太和智库研究员张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现在都拿加息说事,但谁也不敢加息。”张超分析说,“今年是美国大选年。目前,两党的政治候选人已经定了,后面就是拼经济。对民主党背景的耶伦来说,不能不考虑的加息对经济造成的影响。”

    “现在,如果美联储不说加息,美元肯定弱。只能通过释放市场预期来拉动美元。”张超说。

    “从技术走势来看,美元走强的趋势出来了,慢慢小幅度攀升,国际市场上投资货币的人将开始做多。”吴东华说,“英国脱欧,欧元持续走弱,也将进一步造成美元被动升值。”

    “当前其他地区投资回报率下降,美元走强也是美元持有者的客观需求。”张超分析说,“美元的持有量是世界上最大的,美元的结算量占62%。肯定不希望美元走低,投资者需要有额外的投资回报来弥补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