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5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香港证监会裁定 阿里健康收购案违规 但豁免其责任,阿里回应称合规

尤丹婷

    见习记者 尤丹婷 香港报道

    香港证监会5月18日公告称,其收购及合并委员会(下简称“收购委员会”)裁定阿里巴巴集团2014年收购医药数据管理公司中信21世纪(00241.HK)的交易违反了《公司收购与合并守则》。不过,委员会同时决定免除阿里巴巴因违反收购条例触发的强制全面要约责任。该裁决不会影响阿里健康的运营及所有权。

    2014年1月23日,阿里巴巴宣布以每股0.3港元、总代价194亿港元,收购中信21世纪的在线医药业务,其后改名为阿里健康。而据裁决书披露,在阿里巴巴宣布入股的同日,阿里巴巴亦与中信21世纪的一名股东陈文欣签订了若干协议,向他收购其独资拥有的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河北慧眼”)。

    香港《公司收购与合并守则》的根本原则之一即为所有股东必须获得平等对待。收购委员会指出,阿里巴巴与陈文欣就河北慧眼的若干协议构成了一项包含“不可扩展至全体股东的优惠条件”的“特别交易”。而陈文欣是中信21世纪执行董事兼副主席陈晓颖的弟弟。收购委员会认为,“这显然违反了《收购守则》”。

    阿里巴巴集团在19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出的一份回应中指出“阿里巴巴集团重申,集团相信在投资阿里健康一事上已遵守了《公司收购及合并守则》”。

    收购委员会曾于4月23日的非纪律审核中做出相关裁定,此次为正式发布,而阿里巴巴4月25日亦曾回应,称正研究是否提出司法覆核。

    暴升600倍的特别交易

    根据相关条例,阿里巴巴对中信21世纪的收购案本应通过向目标公司所有股东发出全面收购要约才能落实。但据一位熟悉香港上市公司收购与合并业务的人士介绍,在实践中,以全面收购要约进行收购“代价不菲,且费时费力”。因此,许多公司会通过向收购执行人员(即证监会企业融资部的执行董事或其代理人)申请“清洗交易豁免(Whitewash Wavier)”,以此规避发起全面要约。

    基于平等对待股东的原则,除非收购执行人员同意,否则“特别交易”一般不会获得批准。“特别交易”的存在,将导致“清洗交易豁免”的失效。收购委员会表示,在2014年,收购执行人员处理并批准相关“清洗交易豁免”申请时,有关人士并没有就阿里巴巴与陈文欣之间的“特别交易”咨询收购执行人员的意见。

    裁决书披露,阿里巴巴的香港法律顾问在其陈词中反覆述明,不知道陈文欣是中信21世纪股东,但证监会认为这说法不合理,因阿里巴巴的顾问团知道陈晓颖女士的弟弟就是陈文欣。因此,该交易构成“特别交易”。

    据裁决书的披露,2014年1月在这项“特别交易”中,阿里巴巴欲以300万元收购陈文欣独资持有的河北慧眼。其时河北慧眼持有国家食品药品总局发出的首批三张企业对消费者试点许可证(“B2C”许可证)之一,能够经营网上药房与消费者之间的非处方药等产品的交易平台;而阿里巴巴所提交的B2C许可证申请没有获批。

    同年的11月,阿里巴巴成立了一家离岸公司(天猫医药),持有资产包括河北慧眼及阿里巴巴的非处方药销售业务,陈文欣占离岸公司的9.56%股权。2015年7月,阿里健康即公告以194.48亿港元收购该离岸公司。今年4月1日,阿里健康取消了对天猫医药业务的收购,理由是中国的医疗改革令监管上有重大不确定因素。如果交易成功,陈文欣在离岸公司股权的价值将达到18.64亿港元,等于他当年卖出河北慧眼价值的600多倍。

    一波三折的好消息

    由于阿里巴巴违例,收购委员会18日同时裁定,阿里巴巴此前已获得的“清洗交易豁免”被宣告无效,并因而(除非另行获得宽免)触发了强制全面要约责任。不过基于阿里健康事后的股价表现,决定豁免其全面收购要约责任。这对阿里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收购委员会解释称,交易公布后阿里健康的绝大部分股价升幅“显然源于阿里巴巴本身及市场对阿里巴巴能够为其增值的期望……且不论委员会厘定阿里巴巴应就基准要约价0.30港元增加何等额外价值,相对于21世纪股份的当前市价或该等股份自清洗交易公布以来超过两年期间的交易价而言,该价值极不可能会是一个重大数值。”

    阿里巴巴集团在前述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回应中指出,“阿里健康于2016年5月18日的收市价为5.25港元,较集团公布拟投资阿里健康前的股价上升533%,我们相信这一股价升幅已经让阿里健康的股东获益。因此,我们相信没有任何一位阿里健康的股东受到不公平的影响。”(编辑 辛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