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5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盐改冰火两重天: 产、销企业的扩张冲动与生存之战

文静;杨鑫

导读

    根据统计局数据及海通证券测算,去年我国食盐流通环节销售收入约为400亿元至600亿元,毛利约为220亿元至340亿元。

    本报记者 文静  实习记者 杨鑫 成都、重庆、贵阳报道

    位于成都的新都化工(002539.SZ)一季报和2015年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实现双位数增长,同比增长分别为10.47%和76.7%。

    这家生产复合肥为主的民营企业是国内99家食盐生产企业中的一家。高达46%的毛利率让新都化工的品种盐成为该公司最赚钱的产品。盐改靴子落地后,这家食盐生产企业急盼实施细则出台,以早日真正进入流通领域,让公司未来的售盐量可以扩大到80万吨至100万吨。

    盐改方案打破了食盐批发企业不得跨区域经营的藩篱。同样有着扩产冲动的是产销一体化的云南盐化(002053.SZ)。5月18日,云南盐化董秘李政良在电话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正在考虑往省外走,不排除和其他企业的各种合作可能。

    与制盐企业的扩张冲动相反,对缺乏制盐能力的售盐企业来说,更多体会到的却是流通领域对生产企业放开后,地盘将被蚕食的忧虑。一季度经营活动分析会上,贵州盐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兼省盐务管理局局长刘仰瑞说,盐改中的几个变化对纯销区的贵州影响巨大,面对盐改,集团首先是保生存。

    新都化工:扩张冲动

    作为国内生产多品种盐较大规模的制盐企业,去年新都化工生产品种盐29.14万吨,同比增长3%,销售品种盐29.18万吨,同比增长1%,实现营业收入4亿元,同比下降6%。

    “品种盐营收和去年相比略有下降,原因很简单,销量有计划指标限制,所以产销量差别不大。”5月13日,新都化工有关人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销量指标的多少,和盐业公司的合作程度有关,比如,公司2014年的销量比2013年增加很多。“但不可能年年都有那么多增长。”她说。

    专卖体制下的销售垄断让盐业公司有着强大的话语权。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去年新都化工的应收账款为4.94亿元,该公司解释,这主要是盐业产品采取赊销的销售政策所致。有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盐业公司给制盐企业的账期短则一个月内打销售款,长的可达一年。

    5月5日,国务院下发关于印发盐业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规定允许生产企业进入流通和销售领域,自主确定生产销售数量并建立销售渠道,以自有品牌开展跨区域经营,实现产销一体,或者委托有食盐批发资质的企业代理销售。

    “以后卖盐没有计划指标了,都按需求定。但这只是原则,民企何时能进入销售领域?反正今年我们还得和盐业公司合作,只能卖盐给批发企业,批发企业卖给消费者。”新都化工上述有关人士说,“我们并没有真正意义进入流通领域。”在她看来,2016年还是盐业专营,一切都不变。

    对盐改方案,她认为国家允许生产企业进入流通和销售领域,但不会增加生产证,这说明想进来的企业只能和现有生产企业进行资本合作,才能进入流通领域。但具体如何让生产企业进入流通?据说2017年相关配套政策才会出来。

    销售受阻下,新都化工采取了“曲线”的销售方式把盐卖到了全国。

    从2014年开始,新都化工疯狂布局,与各地盐业集团传出“婚讯”,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在销售领域各得其所。新都化工先后和河南盐业总公司、贵州盐业集团、广西盐业公司、吉林盐业集团、广东盐业集团等合资建立盐业生产基地或盐业销售公司,合资公司都由新都化工出钱控股,将触角延伸到盐业专营的销售渠道。目前,新都化工已和国内15家盐业公司建立了品种盐供应关系。

    “这就是供应缺口带来的机会。”新都化工有关人士说,每个省用盐需求不一样,有的省满足不了需求增长。如广盐集团的盐业产能10万吨,但省内用盐量上百万吨。这么大的缺口只能通过国家从别的省调配盐到广东。

    但在销售领域未对生产企业放开前,新都化工曲线销售时不能打自己品牌 。“在盐改预期下,盐业公司有松动了。新都化工和合作关系比较好的5家省级盐业公司已经谈妥,在包装袋上有盐业公司品牌的同时,也打上我们的‘益盐堂’食用盐品牌。在湖北和内蒙古,新都化工的盐甚至已经有了独立品牌。”盐改放开后,“消费者可以在市场上看到大量盐业公司以外的品牌,选择就多啦!”新都化工有关人士说。

    “盐改放开价格后,品种盐因品种不同,很可能市场需求量大的会价格上涨。”新都化工有关人士说,目前,该公司批发给盐业公司的品种盐是国家限价,波动不大,不同盐业公司最多几个点的幅度上下。以新都化工主要生产的海藻盐为例,给盐业公司的批发价在1000元/吨左右。该人士坦承,“品种盐的毛利率比普通盐高得多。”

    但有了自己品牌和销售权的品种盐在成本上投入更大。去年年报显示,新都化工品种盐的材料费1.4亿元,同比增长68%。业内人士称,包装成本会占到高端盐成本的40%左右。

    为了加大品种盐的销售,新都化工还着力发展调味品业务,去年先后共计出资4000多万元并购了成都新繁食品有限公司和四川望红食品有限公司,以调味品渠道撬动食盐销售。

    海通证券食品饮料团队闻宏伟和成珊说,根据统计局数据及海通证券测算,去年我国食盐流通环节销售收入约为400亿元至600亿元,毛利约为220亿元至340亿元。此次盐改政策落地,他们认为对拥有资金、渠道、研发和机制等方面优势的食盐生产企业来说,可通过产业链整合等方式获取更大的市场规模和利润空间。

    销售企业困境

    有着批发许可证的盐业企业在专卖体制下,如何享受着盐业产业链最丰厚的利润?有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生产企业的小袋装普通碘盐卖给批发企业计划价为700元-800元/吨。按市面上1.5元/袋、每袋250克-300克装计算,最普通的食用盐零售价高达5000元/吨左右。

    盐改方案要求,最迟到2017年生产企业将进入流通和销售领域。国家还取消了食盐批发企业只能在指定范围销售,如此一来,有着批发和销售资质的企业开始分化:产销一体化的盐业企业为了获取更加丰厚的利润,更愿意跨区域扩张;而没有制盐能力、长期局限在本区域实力较弱的销售企业则面临生存危机。

    “竞争对手云南盐化是产销一体化企业,它的食用盐毛利率就更高了。”新都化工上述有关人士坦言。一季报显示,云南盐化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00万元,同比增长了234%!该公司盐硝产品的毛利率高达62%。

    5月18日,云南盐化董秘李政良在电话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这主要得益于公司产品结构调整所致,一季度盐硝产品毛利额同比增加1364万元,同比增长8.28%。他表示,这两年烧碱、PVC等化工产品下游市场持续低迷,公司盈利能力很大程度依靠盐业销售稳定。

    云南盐化是云南省唯一具有食盐生产、批发许可证的企业。在上游,它拥有云南省盐资源储量最大、生产成本最优的四个盐矿——昆明盐矿、一平浪盐矿、乔后盐矿和普洱制盐分公司,采用国际上最先进的五效蒸发工艺技术。下游,云南盐化在云南省拥有庞大的销售网络:15家销售分公司、21家配送中心和5个经营网点。

    但跨区域限制成为这家西南盐业巨头的掣肘。去年,云南盐化的食用盐、肠衣盐和畜牧盐累计销量39.5万吨,产量36万吨,库存5.8万吨。李政良说,除了覆盖自己的区域外,每年云南盐化仅有少量食用盐指标可以通过计划调拨,供应合理半径内的贵州、四川等地。

    “区域放开后,云南盐化也想往外走,不排除和其他省公司合作。”他说,无论是销售渠道还是股权层面的合作。同时,云南盐化去年也开发了多品种盐,包括深井盐、腌制盐、泡茶盐等,今年进行试销。除了“白象”食用盐品牌,云南盐化还开发了“艾肤妮”商标的日化盐,以提高产品附加值。

    同样具有销售权,并不产盐的贵州盐业集团如今面临的却是生存危机。

    贵盐集团成立于2000年,是贵州省管国有大型企业之一。在贵州省国资委监管企业里,贵盐集团的资产、净资产只占平均数的1/6。

    “贵州省的食用盐销量小,加碘盐一年十多万吨,甚至比不上成都一个市的用盐量。”5月18日,贵盐集团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根据国家指令性计划,贵盐集团每年从周边进盐,包括湖南、湖北、云南还有四川。但随着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下,销售下滑,盐集团的小袋盐也开始出现积压。

    盐改来临,贵盐集团上下顿感寒意。4月22日,在一季度经营活动分析会上,贵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兼省盐务管理局局长刘仰瑞说,盐改中的几个变化对纯销区的贵州影响巨大,使得行业内部竞争加剧、市场份额减少、主业收入和利润空间压缩,面临生存困难。他坦承,贵盐集团总量小、基础弱、效率低、竞争力不强,面对盐改,定位为商贸流通企业的贵盐集团首先要保生存。

    在他看来,贵盐集团这场生存之战得两条腿走路。一是和其他拟进黔的企业在业务层面产销合作、市场层面区域合作,以及战略层面股权合作。早在2011年,贵盐集团和临近的重庆盐业集团签订了框架合作协议,双方一起做大区域;2011年底,贵盐集团参股湖南盐业股份有限公司,后者的盐卖到了贵州;去年,贵盐集团甚至将旗下亏损的贵州盐业集团商贸有限责任公司60%股权卖给了新都化工,自己退到参股地位。

    另一条路发展非盐产业。几年前,贵盐集团就提出发展房地产业、酒店旅游和投资的多元化路线。到2013年底,贵盐集团21亿元的销售收入中,非盐产业就有10.5亿元。面对盐改,贵盐集团提出,企业总量、销售收入和利润等每年不低于10%的增长,“不能追求太高”。(编辑:贾红辉,邮箱:jiahh@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