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5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长庚新里程深度合作:高存活率驱动跨境医疗市场 “医院派”崛起

朱萍

 导读

   最近一年,海外医疗人数暴增300%,市场第一次进入快速发展期,服务机构也越来越专业化,继中介之后,医院派海外医疗机构迅速崛起。

    本报记者 朱萍 北京报道

    近日,台湾长庚医疗财团法人(下称“台湾长庚”)和新里程医院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里程医院集团”)达成合作,共同筹建远程医疗中心、国际肺癌中心等,以推动跨境医疗。

    据了解,国内跨境医疗服务机构目前有上千家,大致可分为三类:传统跨境医疗服务机构(中介)、国外医院驻中国办事机构或合作转诊医院、互联网跨境医疗服务平台。而新里程医院集团通过与境外医疗机构直接合作的模式,将促进“境外医疗医院派”崛起。

    在新里程医院集团CEO林杨林看来,新里程医院集团国际化的重要一步便是推动跨境医疗,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个性化诊疗方式,对国内中高端人群颇具吸引力,医疗机构亦为每一位患者量身定制诊疗方案。而且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跨境远程问诊走向大众,越来越多的国内患者希望不用出国便能享受到国际医疗资源,获取国际权威医院第二诊断建议。

    数据显示,中国人海外就医的平均费用高达15万美元,其中赴美治疗人群中肿瘤占七成。台湾嘉义长庚医院蔡荧煌院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发达国家和地区先进的医疗技术及新药是主要驱动因素。因中国新药准入等各种原因,国内新药上市较国外要晚5-6年,不过在台湾可以几乎做到同步上市。”

    “高存活率”驱动跨境医疗市场

    新里程医院集团成立于2011年,时隔三年,其与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合资共建的北京新里程肿瘤医院(同时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国际诊疗中心)正式开业。2016年3月底,新里程医院集团宣布获得PE机构中信产业基金控股投资。

    台湾长庚医院是被称为台湾“经营之神”、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投资成立的非营利性医院,通过了 Joint Commission International (JCI 2014-2017) 国际医疗认证,为全球JCI最大医学中心级医院。台湾长庚设有国际医疗中心,中国大陆的病患是最大的境外来源。

    新里程医院集团首席战略官王昳介绍,此次台湾长庚和新里程医院集团合作为双方就台湾长庚医院先进管理模式、采购流程、信息化搭建、经营管理、绩效考核等进行训练、交流。

    据了解,台湾长庚医院所建立起来的精益医疗服务模式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效果。他们以8%的医师资源提供了12%的医疗服务,诊治的肿瘤病人占全台25%;长庚主治医师人均年门诊人数是大陆同级别医院医师的2-3倍,而出院人数是1.5-2倍。

    “目前大陆大概有300-400家与台湾的医院签署姐妹医院,尽管过去获得JCI辅导,但具体落实到治疗仍有一定差距。长庚医院与新里程医院集团的合作,将具体落实到一个专病(第一个是肺癌)的治疗,希望能探索出新的合作模式。”嘉义长庚纪念医院蔡荧煌院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新增430万癌症病例,死亡病例超过281万,其中肺癌死亡病例超过21%,人数达61万多,即平均每15个死亡患者其中一个便是肺癌患者。

    据了解,台湾长庚医院在诊治肿瘤方面,亦是采取多学科会诊模式。台湾嘉义长庚医院副院长李冠德以肺癌为例介绍称,一位肺癌病人,会由胸腔外科、胸腔内科、血液肿瘤科、呼吸治疗科、放疗科、化疗科等相关肺癌综合诊治专家一起会诊。

    蔡荧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发达国家和地区先进的医疗技术及新药是催热跨境医疗的主要因素。“由于中国的新药准入方面还存在较多障碍,导致新药上市时间较晚。台湾新药则基本与美国同步,患者能更快地获得新技术与新药进行治疗。”

    有业内人士以肺癌用药向媒体分析指出,美国的肺癌靶向和免疫药物目前共有11种,当中靶向药已经发展到第三代;中国只有4种,“最新”的靶向药是美国2011年获批的,还停留在第一代,一旦患者耐药后,就面临无药可用。“药物跟不上是个很现实的问题,我们的肺癌患者有40%受益于国外的新药。”

    据UDG、民生证券研究院数据显示,国内赴美就医人群中肿瘤占七成。新的医疗技术及新药等确实大大提高了癌症病人存活率。民生证券研究院及《从中美癌症存活率对比看中美医疗差距》的5年生存率数据显示,很多癌症病种生存率差异较大,如在中国皮肤癌存活率为39%,美国为91%;前列腺癌存活率为54%,美国为99%;其他胸腔肿瘤为31%,美国为66%;骨肿癌为17%,美国为66%等。

    跨境医疗“医院派”崛起

    据了解,新里程医院集团国际化最重要的一步骤便是发展跨境医疗。选择台湾长庚医院作为国际化的第一站,林杨林指出,这是因为此前双方有合作基础,而且更重要的是台湾的语言文化能方便国内患者。

    近年来,随着中产阶级群体的快速发展,且境外医疗服务体验优质,使得跨境治疗的人数逐渐攀升,而跨境医疗也成为医疗市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2013年全球医疗健康旅游产业经济研究报告》显示,2013年,全球医疗旅游产业的规模约为4386亿美元,已初具规模,斯坦福研究所估计这一数字在2017年将达到6785亿美元,四年复合增长率约12%。

    ChinaRNA数据称,以国内医疗费为参照对象,美国的平均治疗费用高出中国3-4倍,欧洲国家只高出30%,而另据UDG及民生证券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人海外就医的平均费用为15万美元。

    巨大的潜力使得跨境医疗服务机构越来越多,它们得到资本的追捧,并且呈现出产业化、平台化的趋势。如华邦健康(002004.SZ)2015年收购了德国莱茵医院和瑞士巴拉塞尔医院,在满足国内客户需求的同时可以引进技术理念,做大做强康复产业;这个巨大的市场甚至吸引了非医疗健康行业企业的布局,如同在2015年建筑装饰系统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江河创建(601886.SH)成功完成对澳大利亚最大的连锁眼科医院Vision 的收购。

    据了解,国内跨境医疗服务机构目前有上千家,大致可分为三类:传统跨境医疗服务机构(中介)、国外医院驻中国办事机构或合作转诊医院、互联网跨境医疗服务平台,三者各有利弊。

    其中,传统的跨境医疗服务机构起步较早,数量较多,主要是通过与国外医院达成合作协议,将国内患者介绍到合作医院,有的伴随陪诊服务,如盛诺一家、迈德瑞、厚朴方舟等都属于这类传统型机构。这些机构可以为患者推荐医院,提供预约,甚至陪诊等,不过中介费用较高,患者只能在推荐的医院中做选择。

    而随着互联网不断地向医疗领域渗透,跨国医疗平台亦开始出现,并迅速成长,这些平台可以让患者更快速便捷地了解国内外医疗服务的利弊,不过对患者对甄别能力要求较高。目前有春雨医生控股的春雨国际、不久前刚登陆新三板的就医160等。

    另一派则是“医院派”,大都是国外医院驻中国办事机构或转诊合作医院,方便转诊,亦可以为患者提供更好、更权威的治疗方案。

    2014 年以来,美国的梅奥诊所、克利夫兰等名医院相继在北京设立办事机构,或者与国内医院建立转诊通道,主推治疗癌症、儿童病、血液病等擅长的领域,以此来吸引大批患者,并且促进了国内外医疗界的交流。

    不过,办事处的管理成本较高,实力及水平也不能与医院本身相提并论,而且患者只能选择这一家医院转诊。

    近两年来,很多“医院派”在“升级”,不是设一个作为中间桥梁的办事处,而是与国内医院进行深度合作。

    从新里程医院集团与台湾长庚医院合作看,应该属于“医院派”升级。此次,台湾长庚医院并非在国内建办事机构,而是进行深度合作,采取与新里程医院集团共建的模式。在业界看来,这种模式能够节约成本,而且在转诊出去治疗完成后,在国内进行康复等事宜还有一个“大本营”,方便与医生进行沟通,患者不再是“断线的风筝”。

    “新里程医院集团能为患者提供类似‘私人医生’的服务,在境内完成分诊,看实际情况建议患者选择国际远程会诊作为第二诊断意见,或是转诊到境外,帮助患者得到最为合理的治疗方案。” 王昳表示。

    除了新里程医院集团在布局跨境医疗外,国内还有多家医院在进行相关布局。如在今年3月初,韩国三星首尔医院和京东方旗下北京明德医院在京宣布,双方将就医疗团队交流、肿瘤、心脑血管等重症治疗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共同致力于推进重症医疗进步,为患者提供高品质服务;5月8日,三星首尔医院又与阳光保险集团旗下的阳光融和医院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健康管理、多学科协诊、癌症治疗中心等方面展开合作,并推动医疗交流。(编辑 陆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