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5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最大井盐产区湖北应城:盐业从业者静待细则

陈红霞;张青

    本报记者 陈红霞 实习记者 张青 武汉、 应城报道

    5月17日,湖北省应城市云应盆地周边,只有三三两两的汽车偶尔经过,让这个曾被称为“盐海膏都”的小城显得有些寥落。作为中国最大的井矿盐产区之一,盐业曾经撑起了应城市绝大部分税收,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刘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记事起至今的二十多年里,城里运盐车辆中,盐膏从最初的大块,逐步变成小块,此前的城里的车辆川流不息,如今却稀稀拉拉。”

    刘鹏的直觉验证了中国盐业发展的现状:盐企亏损、产能过剩、工业盐成本与售价倒挂、食用盐封闭竞争,“这些现象已在行业内存在多年。”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李亮也十分感慨,作为当地一家制盐企业的董事长,看着不断亏损的企业,他也倍感无奈。

    而如今,盐业改革方案出炉后,曾经的专营制度将发生很大的变化,“这对我们名义上是好事,但实际上我更加惆怅。”李亮说,在此前专营体制下,公司只需要将管理好盐产品的质量,按照计划供应生产即可,但如果直面终端市场,该如何与盐业公司和其他流通环节实现产销一体化,如何去建立新的销售体系,“这都是新课题,不知道企业是否会有这样的适应能力”。

    同样觉得彷徨的还有一家盐业公司负责人老马,“当前的改革,我们预计会分流2/3的员工”,老马说,离开了专营体系后,盐业公司所受冲击最大,未来的人员安置将成为最大的难题。

    除了这些问题外,盐业从业者担心的另一个问题则是未来的无序竞争。“当前的市场工业盐严重过剩,而工业盐转化为食用盐,只需要加碘这一道工序,如果市场放开,后续工业盐可能冲击食用盐市场,导致食盐价格非理性降价后,还可能导致无利润的盐厂推出假冒伪劣产品,这些将更加考验今后的盐业从业者。

    并未取消食盐专营

    针对当前的盐业改革,在业界看来,并非完全取消食盐专营制度。

    “盐业体制改革是国家必然要采取的措施,这次盐业体制改革方案,还是比较符合我国盐业体制现状的。”李亮说,盐业体制几千年来都是专营的,而这一次的盐改则要求深化专营。其中的核心是,在此前的专营制度下,区域限制严重,盐业公司实际上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如今的改革,让制盐企业的产品可跨区域销售,还可自主直接销售到终端,将彻底打破这种不合理的架构。

    武汉大学竞争法与竞争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孙晋也表示赞同,但他认为这一改革方案是各方博弈的结果,有一定局限性,“这个方案不是一步到位,而是分两步走的”,孙晋说,改革并没有放弃食盐专营制度,只是对食盐专营制度的完善,是对原方案的一种修补。这次盐改强调生产批发流通等各个企业进行整合,这其实是鼓励盐企做大做强,最后形成一个寡头垄断的竞争格局。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这是为了解决我国盐业产能过剩困局的另一种方式。盐业产品主要分为工业盐和食盐两种,其中国家对食盐实行专营,但对工业盐早已放开,通过完全市场化的方式进行运作。工业盐可以制成纯碱和烧碱,用于制造玻璃、水泥。

    我国盐资源比较丰富,湖北应城则是我国井矿盐的主产区之一。 此前,中国房地产市场发展,工业盐生产出来的烧碱和纯碱产品(两碱产品)需求量大,刺激了市场大幅生产,但这些年随着房地产业对两碱产品需求量下降,工业盐产能大幅过剩,价格下降。李亮说,现在全国有90多家食盐定点生产企业,但生产盐的企业有2000多家,其中大部分是工业盐生产企业。2014年,我国盐生产能力达一亿吨,但实际生产总量只有八千多万吨,其中食用盐占八百万吨,而食用盐还分为食品加工盐和口子盐(入口盐),其中,口子盐一年的生产量只有450万吨,量非常小。行业内的产能过剩十分严重,很多企业开始瞄准利润更高的食盐领域,但食盐领域采用专营政策,工业盐企业无法进入,这也成为此番盐改推出的另一个背景。

    在这种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大多数盐业企业陷入亏损局面。“以前应城是湖北省内GDP排名靠前的县级市,但如今排名已大幅靠后。”对此,一位应城市政府官员也惋惜,盐业的颓势,也拉低了城市的GDP水平。

    在李亮的工厂里,一条斑驳的铁路线正停靠在仓库边上,工人正将大包装的工业盐装入火车,准备对外运输。“如今每吨工业盐的生产成本达170元左右,企业综合生产成本则达250元左右,但其售价只有150元-160元左右,我们还有那么多生产设备和人员,只有加大生产规模,才能摊销成本,所以即便亏损,也需要继续生产销售。”

    从业者的彷徨

    如今盐改政策终于落地,但在业界的反响仍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欣喜。

    “虽然如今的政策看起来对制盐企业很好,但政策要求去产能,要求创新,”李亮说,盐改新政明确,在生产源头仍将实现食盐专营,而食盐定点生产企业只减不增。但去产能意味着产能转移,产能转移到哪里去?未来生产什么产品?“我自己都不知道。”

    这种彷徨同样发生在盐业公司领域。“政府要求实现产销一体化,相当于打破了原有的产业链格局,以前盐业公司负责盐企的制盐计划和销售,但此后制盐企业可以自主发展终端市场,盐业公司的功能不复存在,如何生存也是个难题。”老马也如此表示。

    如何真正实现产销一体化?盐企和盐业公司开始抱团。“在以前的专营模式中,大部分是制盐企业主动找到盐业公司联络沟通,但如今倒过来了。”李亮说,自盐改方案公布后,陆续有很多盐业公司负责人主动找到他,希望继续保持合作。

    从商业角度来说,制盐企业与盐业公司并非没有合作空间。“事实上,当前我们彷徨主要是因为长期在这种专营体制下,并不具备流通和市场开拓能力。”李亮说,但盐业公司这些资源都是现成的,且彼此都很熟悉,如果有一定利益的让渡,这种合作大概率会延续。

    老马也坦言,根据新的盐改方案,生产企业可以直达终端,就是可以直接到超市、卖场。“但他们不能批发,只能到终端,到了终端后如果有不守规则的企业就会把价格降下来,像我们这样的销售企业可能一下子就死掉了。目前全国盐业人员(包括生产和销售)大概有20万人,可能很多人需要想办法安置,这对于企业是一个压力。而与盐企在此前的利润链条上进行调整后,将有利于双方适应这种变化。”

    在这种变化中,还可能刺激新的销售渠道进入食盐市场。在李亮的办公桌上,正摆着一份外地市场开拓计划书,“这是一家具备很强的商超能力的企业主动找过来的。”李亮说,他们希望跟我们合作,帮助我们开拓外地的商超市场,目前双方还在洽谈中。

    延伸盐产业链条,在盐化工产品的深加工上拓展也可能会加速。“当前市场已逐步探索了品种盐。”一工业盐企业负责人则透露,品种盐包括浴盐、洗涤用盐等,可以在更多领域应用。(应采访人物要求,文中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编辑:贾红辉,邮箱:jiahh@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