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5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包墨凯:伦敦金融城为何要对脱欧说“不”

师琰

    特派记者 师琰 伦敦报道

    伦敦金融城政策与资源委员会主席包墨凯(Mark Boleat)笃信,留在欧盟才是对英国最有利的决定,而一旦脱欧,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将立刻面临严峻挑战。

    “如果英国选择离开欧盟,也不是说会在一夜间失去所有业务,但会失去一些新的投资,几乎可以肯定还有欧元结算业务。”5月24日,包墨凯在伦敦金融城市政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他认为,一旦英国放弃身为欧盟成员国的有利地位,对金融城而言首当其冲便是失去欧盟内部金融业“单一牌照”机制(Passporting)带来的跨境经营便利,令跨国银行业务外迁,工作流失;伦敦金融城的整体业务规模将被削弱,很多业务会流向欧洲大陆、美国和新加坡。

    而基于脱欧前景的不确定性,目前已在有限范围内造成金融城内一些机构被迫搁置购置资产和招聘的计划。对于公投民意走向,包墨凯认为,留欧派应该更多对公众阐明身为欧盟成员国的好处,而不是只罗列离开的代价。

    恐失欧盟市场“单一牌照”

    所谓“单一牌照”机制,就是一家总部在欧盟之外的银行在欧盟某成员国取得银行营业执照,便有权在其它欧盟成员国设立分公司并提供服务,无须取得东道国授权,该牌照相当于可通用欧盟“单一市场”,根据“相互承认”原则,各成员国承认其它成员国颁发的银行牌照,因而各成员国颁发的牌照都可在全欧盟境内生效。

    大多数美国和亚洲银行向来是把主要欧洲业务设在英国,通过“单一牌照”机制获得自动通行权,以便到欧盟其它27个成员国开展业务。很多美国投行就是在伦敦运营其多数欧洲交易业务,一些在英国设立了子公司的中资银行也受益于此。而一旦英国脱离欧盟,这种做法恐难继续。自今年3月,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已敦促华尔街银行定期评估并提交针对英国脱欧的应急计划,评估其伦敦业务将如何应对这种不确定性。

    一些跨国金融机构已在考虑将部分业务迁往法兰克福或巴黎,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也是考虑之一。

    包墨凯举例称,摩根大通在欧盟共有2万员工,其中1.9万岗位设在英国几个地方,若英国脱欧,摩根大通势必需要改变架构,选择另一个能方便进入“单一市场”的欧洲国家。汇丰银行也公开表示过,脱欧情况下将把1000个岗位迁往巴黎。对一家中国的银行来说,则很可能会把业务重心搬到卢森堡。

    他援引伦敦研究咨询机构Capital Economics的数据称,届时英国金融服务出口额可能削减100亿英镑,并导致10万个职位流失。

    “有大约40万人在金融城工作,但金融城外还有更多的人从事金融业及相关服务工作,因此这并非只跟金融城利益攸关。”包墨凯说。

    对于包墨凯的担心,英国资产协会临时首席执行官西尔斯(Guy Sears)也感同身受。

    英国的资产管理行业是一个特殊的成功故事,管理着欧盟总资产的37%。通过欧盟金融工具市场牌照,英国资产管理公司服务于全球机构市场,包括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这些公司生产、销售和管理大量欧盟可转让证券集体投资计划(UCITS)基金,在欧盟金融业“单一牌照”制度下,资产管理公司无论在欧盟哪个成员国取得UCITS认证,其UCITS基金便可在欧盟各国供投资者认购。

    西尔斯担心,一旦脱欧,因为UCITS基金不允许在非欧盟国家开设,英国的基金将被欧盟市场拒之门外,这将严重打乱英国的资产管理产品和服务的出口。

    “不确定性”之患

    距离公投日仅剩不到一个月,针对是否留欧的辩论在英国社会上上下下都已进入白热化。在包墨凯看来,辩论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针对两种不同结果各自需要面对的未来不确定性的争辩——选择留在欧盟,许多问题的谈判空间仍是开放的;但选择离开欧盟,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则“令人不安”。

    “留在欧盟,英国就可以继续享受单一市场的好处,包括获得便宜的电话费、廉价航空、申根签证等价廉物美的商品和服务,”包墨凯说,“这或许被低估,并被视为理所当然。”

    欧盟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失去欧盟成员国地位也意味着英国将无法享受单一市场内部免税待遇。包墨凯在谈及这个问题时表示,“那些支持离开欧盟的人说,我们可以很容易地与其它国家重新协商贸易协定——我认为那些曾参与过贸易协议谈判的人没人相信,哪个贸易协议能轻松谈判拿下。”

    他还提到,有人认为脱欧能让英国从欧盟“解放”,摆脱欧盟过多法规的约束和限制,但实际上,令人窒息的监管一大部分是源自本国,或是在20国集团、八国集团层面制定的。

    事实上,伦敦金融城与欧盟之间的关系也并非一派甜蜜美满,而是常有斗法。

    伦敦占据全球外汇交易市场高达四成份额,虽然不在欧元区,却是欧元最大的结算中心,这一点一直让欧洲央行耿耿于怀。欧洲央行认为,由于难以影响和控制设立在欧元区之外的清算所,影响到欧元区内支付结算系统安全,颁令要求所有处理单一欧元清算的机构须位于欧元区之内,换言之,就是要让大部分清算机构从伦敦搬到巴黎或法兰克福。英国则据理力争,指责欧洲央行上述政策阻碍资本自由流动,妨碍在欧盟多货币现状下设立跨境商业机构的权利,并将一纸诉状告上欧洲法院。

    去年3月,欧洲法院否决了欧洲央行这项政策,伦敦金融城打赢官司,得以继续保持在欧洲单一货币市场独占鳌头的交易地位。

    尽管过往有种种龃龉,但包墨凯强调,伦敦金融城能有今天笑傲江湖的地位,也是跟英国作为欧盟成员国的身份分不开的。

    在包墨凯看来,欧盟的不足之处显而易见,尤其是低效的决策过程和单一货币,但并不意味着英国应该离开。“作出任何重大决定之前,必须评估利益和成本,包括转移到一个新安排的过渡费用,”他说,“总的来说,证据表明,英国从欧盟成员国的身份中受益。”

    他希望英国能参与到欧盟政策最高决策层,并使欧盟运转更加高效;而选择留在欧盟,伦敦金融城就能继续留在“单一市场”内部,享有欧洲最大金融中心地位,保住各类金融业务及相关服务产业的就业。

    不过,脱欧派对金融城的官方观点并不买账,支持脱离欧盟的跨党派组织“草根脱欧”(Grassroots Out)就表示,如果英国留在欧盟,未来欧盟将会“围攻”伦敦金融城,让后者面临一轮接一轮的新规则挑战。(编辑 李艳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