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6月2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在岸人民币创新低, 购汇需求超预期外汇期权产品爆棚

陈植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导读

    “27日早上企业的购汇避险需求依然超过我们的预期。” 一家国有银行人士表示。然而,由于总行要求分行单月购汇额度不得超过结汇额度,他们手里的外汇未必能满足所有企业的换汇需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多数银行更倾向针对企业客户购汇避险需求,提供外汇期权类解决方案,一方面能避免短期外汇资金的大量消耗,另一方面创造更可观的中间业务收入。

    

    英国脱欧对金融市场的冲击,依然在持续发酵。

    截至6月27日21时,离岸市场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徘徊在6.6775附近,盘中一度跌破6.84,创2月以来的最低值;在岸市场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触及6.6470,单日跌去320个基点,盘中跌破6.65,创下2011年1月以来的最低值。

    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直言,考虑到27日英镑欧元双双下跌推动美元指数持续上涨,人民币汇率短期将面临较大的贬值压力。

    “市场现在流行一种言论,即当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突破6.65,人民币汇率很可能会跌破去年底离岸人民币触及的年内低点6.7585。”他直言,当前金融市场存在着一股沽空力量,迫使人民币向6.7585不断逼近。

    在他看来,沽空资本的底气,在于他们押注近期央行不大可能干预汇市。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表示,近日中国央行的确没有“干预”人民币中间价以稳定人民币汇率,这可能是央行在向市场释放新的信号,即在英国脱欧后,市场需要对人民币更大的波动性作出准备。

    “事实上,这对中国央行也提出了新的挑战。”上述外汇交易员表示,随着英国脱欧,金融市场正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变化:比如美联储很可能选择今年不加息;日本欧洲可能会进一步推进负利率政策;全球避险情绪持续高涨;欧洲经济发展存在更大的不确定性,这都将导致人民币出现更大的波动性。然而,央行一方面要默许人民币更大波动,另一方面又遏制投机资本利用高波动性进行大规模沽空人民币套利,无形间考验着央行的智慧。

    在多位国有大型银行国际业务部人士看来,从近期人民币走势观察,有一点可以确定,央行在有意默许人民币更大波动同时,依然在牢牢控制境内外人民币汇差区间,避免跨境人民币汇差套利交易再度潮涌。

    周浩称,人民币两地价差长期保持在较宽水平,这对于加入SDR之后的人民币而言,无疑是一种尴尬,因为这可能令国际投资机构难以判断人民币的均衡合理估值,降低持有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意愿。

    人民币汇率单日波动放宽至300-400个基点

    27日,受英国脱欧引发的美元持续上涨影响,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报在6.6375,跌幅达到0.91%,不但创下去年8月13日以来的单日最大百分比降幅,也触及2010年12月23日以来的最低值。

    “这也是早盘国际投机资本敢于沽空人民币的主要驱动力之一。”上述外汇交易员表示。究其原因,他们认为中国央行大幅下调人民币中间价,意味着央行没有干预人民币中间价以稳定人民币的意图。何况,不少参与沽空人民币的对冲基金甚至认为,鉴于英国脱欧引发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加剧,中国央行很可能跟随其他国家采取降息等宽松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发展。

    在他看来,中国央行此时选择不干预汇市,也有自己的想法——在英国脱欧引发避险投资潮涌,令美元指数持续上涨的情况下,央行干预汇市未必会取得理想效果,反而还会消耗不少外汇储备。

    多位国有大型银行国际业务部人士认为,央行不干预汇市还有另一个意图,就是央行已经改变人民币汇率管理策略,即默许人民币出现更大幅度的波动。

    “在1月份干预汇市逼退国际沽空资本后,中国央行似乎有意将人民币汇率单日波动区间控制在100-200个基点区间,以此避免国际资本再度利用高波动性沽空人民币套利。但随着英国脱欧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央行似乎也意识到,仅仅依靠把控人民币单日波动区间,未必能起到稳定人民币汇率的效果。因为英国脱欧令全球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增加,容易引发市场剧烈波动。”一位国有银行国际业务部人士分析说,根据近日人民币汇率走势分析,央行正在慢慢放宽人民币波动区间,比如默许人民币汇率单日出现300-400个基点波动。

    但这不意味着央行会放任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与持续贬值,因为这很可能导致资本外流加剧。

    在他看来,中国央行依然会将境内外人民币汇差空间控制在300-400个基点以内,让国际沽空资本的跨境汇差套利交易无利可图,避免人民币汇率走势不会被境外投机资本操控。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近日人民币汇率受英国脱欧冲击出现较大幅度贬值,但境内外汇差空间始终保持在300个基点左右。

    有投行人士认为,这或许是中国央行汲取了此前俄罗斯卢布被沽空的教训。2014年,国际投机资本做空卢布时,俄罗斯为了稳定卢布汇率,不惜动用外汇储备干预汇市,最终导致外汇储备大幅缩水,被投机资本利用沽空卢布成功。此次中国央行改变了应对策略,在保证境内外汇差空间较低的情况下,通过扩大人民币波动区间引导人民币尽早释放贬值压力,不让国际沽空资本有机可乘。

    避险购汇需求超预期,外汇期权交易潮涌

    然而,随着人民币汇率持续走低,境内银行发现企业个人避险购汇需求日益旺盛。

    一家国有银行人士透露,为了应对英国脱欧带来的购汇需求,上周末他所在的分行已经向总行额外申请新的外汇额度。

    “27日早上企业的购汇避险需求依然超过我们的预期。”他直言。然而,由于总行要求分行单月购汇额度不得超过结汇额度,他们手里的外汇未必能满足所有企业的换汇需求。

    他透露,目前他们紧急开会,确定了三项解决方案,一是将有外贸换汇需要的企业推荐给自贸区分行处理换汇业务,因为后者通过国际市场拆借能相对方便地获得大量外币;二是向未来需要美元进行对外支付的境内企业推荐外汇期权类产品,变相满足他们的换汇需求;三是建议一些在海外有业务机构的境内企业,将换汇需求转移到境外分行操作。

    “甚至个别业务员干脆将部分企业客户介绍给外汇额度相对宽裕的其他银行,解决企业换汇需求。”他直言。不过,由于不少银行也设有结售汇逆差额度必须逐月减少,或单月结汇额需高于售汇额的规定,这种客户转介绍方式也未必能满足企业购汇避险需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多数银行更倾向针对企业客户购汇避险需求,提供外汇期权类解决方案,一方面能避免短期外汇资金的大量消耗,另一方面可以创造更可观的中间业务收入。

    “不过,如果以购汇为主的外汇期权类产品过多,也会给银行对冲头寸风险带来不小的烦恼。”一位国有银行国际业务部人士坦言,通常银行主要选择三种途径对冲外汇期权交易风险,在理想情况(即业务量足够大)下,银行最愿在内部交易池里寻找合适的对冲头寸;其次是将这些人民币/外币期权转化成相应的即期交易品种,拿到银行间外汇市场做风险对冲;最后才是在国际期权交易场外市场寻找相应的风险对冲对手。

    他透露,随着购汇为主的外汇期权业务量骤增,他所在的银行内部已经要求业务部门降低相关业务量,避免银行在找不到足够交易对手对冲上述头寸的情况下,只能由自营部门充当交易对手,反而自身面临较高的人民币汇率波动风险。

    (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zengfang@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