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6月2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宝钢武钢重组铸“中国神钢” 带动去产能进程

靳颖姝

本报记者 靳颖姝 北京报道

导读

    据光大钢铁的数据,武钢宝钢合并后在取向硅钢及汽车板材的市场份额大约在70%、60%左右。因而,王招华等分析,取向硅钢和汽车板材等产品的价格将会出现上涨。光大团队还认为,有同样产品线的首钢、鞍钢等个股将有望受益。

    

    传了一年多的宝钢武钢重组合并“绯闻”,终于在26日公告证实。

    继“中国神车”、“中国神船”、“中国神矿”等之后,武钢宝钢两家巨无霸重组也即将掀开“中国神钢”的面纱。业内人士认为,宝钢武钢的重组合并,将有望开启钢铁业的正常化之路,对下一步地方钢企的兼并重组起到借鉴作用。

    “我的钢铁”资深分析师徐向春表示,“重组合并只是第一步,要实现做大做强的效果,还有待后期一系列的工作要推进落实,真正的融合目前看还任重道远、挑战艰巨。”

    宝钢武钢“在一起”

    与南北车战略重组时先辟谣后公告的剧情相似,宝钢武钢重组的“绯闻”也在传了一年多并被多次辟谣后,上演剧情大反转。26日,一纸公告确认,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终于“在一起”了。

    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在公告中称,其各自的控股股东宝钢集团公司和武汉钢铁(集团)公司正在筹划战略重组,两上市公司均自27日起停牌。

    宝钢集团是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位列全球钢铁企业第五位,2015年钢铁主业完成钢产量3611万吨。宝钢集团除了拥有宝钢股份之外、还拥有新疆八一钢铁、广东韶钢松山两个子公司,同时宝钢位于广东的湛江钢铁基地也刚投产不久。

    武钢集团位列中国钢铁企业排名第六位,2015年钢产量近2600万吨,武钢股份外,还曾通过兼并重组拥有昆钢和鄂钢两个地方钢企,以及正在建设广西防城港钢铁基地。

    如果这两家钢铁央企合并,将产生中国钢铁业巨无霸,钢铁总产量将突破6000万吨。

    27日上午,武钢集团官微“幸福武钢”用元芳问答的方式回应各界关注:“元芳:大人没有详细点的消息吗?大人:看上市公告吧,其他还在筹划之中呢······”

    尽管重组方案仍未确定,但上述两大钢铁巨无霸的合并,势必对中国钢铁产业的格局产生深远影响。“我的钢铁”资深分析师徐向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宝武合并对深陷产能过剩泥淖中的钢铁行业是一个巨大利好。若实施顺利,对下一步地方钢企进一步重组兼并也将起到示范作用。

    在光大证券钢铁团队26日晚举行的宝武合并分析电话会上,光大钢铁首席分析师王招华指出,宝武能最终合并背后有两大主因,首先是国家部署的钢铁去产能、央企兼并重组的动力推动;其次在行业与公司层面都有诉求。

    今年2月,国务院出台的《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中国要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5月18日召开的央企“瘦身健体 提质增效”会上要求,今明两年央企要率先压减10%左右的钢铁和煤炭产能。几天之后的5月23日,在武钢集团考察期间,李克强现场拍板,把武钢集团纳入了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试点。

    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26日在天津参加夏季达沃斯期间回应称,“武钢和宝钢重组,是基于钢铁去产能的考虑。”

    对于合并对钢价后市的影响,目前大多认为短期内影响不大。据光大钢铁的数据,武钢宝钢合并后在取向硅钢及汽车板材的市场份额大约在70%、60%左右。因而,王招华等分析,取向硅钢和汽车板材等产品的价格将会出现上涨。光大团队还认为,有同样产品线的首钢、鞍钢等个股将有望受益。

    但徐向春也强调,市场份额只是价格因素的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要看下游需求情况。

    对下半年钢材价格,光大证券钢铁团队给出的预测是整体处于震荡期间,虽然会比去年冰点的状况有所好转,但很难重现今年3月、4月那波大幅上涨的行情。对此徐向春也认可,“权威人士在讲话中指出了,国内经济将属于L型增长,钢价也将进一步震荡筑底,震荡幅度在500元左右。”

    人员安置、债务挑战

    徐向春认为,宝武宣布战略重组只是一个开始,要实现1+1>2做大做强的目标,还有待后期一系列的工作推进,真正的融合目前看还是任重道远、挑战艰巨。

    去产能过程中面临的人员安置及债务等问题,其实是国内钢铁企业兼并重组中共同的挑战。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武钢股份总负债658.62亿元,资产负债率达69.7%。而到今年一季报,其负债总额已增至682.17亿元,负债率首次突破70%。

    在这样大的资金压力下,武钢还要同时推进人员分流,其难度可想而知。今年3月两会期间,武钢董事长马国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曾称,“现在武钢8万人,不可能8万人都去炼钢炼铁,可能我们只需要3万人炼钢,其他4万到5万人要分流到非钢业务或寻找新的工作岗位。”

    所谓“三万人炼钢、炼铁”是对标世界先进企业的劳动生产率,即人均生产1000吨钢。武钢粗钢年产量约3000万吨,故需要三万人,除了青山本部,还包括昆钢、鄂钢和防城港。其中武汉青山本部的产能,将从原有的1800万吨年产能,压减至1000万吨。人员也需要从现有2万人减员到1万人左右。

    徐向春认为,尽管中央财政有1000亿的专项奖补资金,但其中只有300多亿专项金能分给到钢铁行业,仅够解决过剩产能中分流人员安置的问题。但钢铁企业破产重组中涉及债务的资金缺口,目前还尚未有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另一位不愿署名的业内人士指出,上一轮钢铁行业兼并重组未能取得实效的部分产能,将在下一阶段重组合并中进一步剥离。这部分产能如何退出关停,也成为一大挑战。例如,宝钢旗下的韶钢、八一钢铁。

    6月13日,谋划已久的*ST韶钢“钢铁转型金融”重大重组事项以失败告终。该人士称,“如果不能如期转型,宝钢可能要丢掉这个包袱。因宝钢目前布局的重点在湛江钢铁,*ST韶钢则长期亏损难以转型,宝钢不可能长期向其输血。”

    该人士还透露,去年还曾有传闻称宝钢意欲退出八一钢铁的消息,但后来新疆自治区政府方面出台了系列扶持补贴政策,此事才被暂时按下不表,“未来,宝钢如何处置八一钢铁?现在还是个问号。”

    实际上,即便是宝钢湛江、武钢防城港项目,未来也会面临进一步去产能的挑战。

    位于华南的湛江、防城港是2008年获批的千万吨级大型钢铁项目,相距仅仅200多公里。自钢铁行业陷入市场寒冬以来,这两大项目的设计产能也相应作出调整。

    徐向春认为,宝武合并,对湛江与防城港项目可以进行统一的管理和控制,对去产能意义重大。防城港项目的地理位置辐射东南亚地区,仍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应该不会被取消,只是投产的时间和规模会进行调整。”

    重组的两大便利条件

    用更宏观的视角看待宝武战略重组,王招华认为,上一轮重组并购中,比如武钢当时并购柳钢,遇到了很大内部阻力及地方政府间的博弈,困难很大,最后也没达到预期的效果而分道扬镳。但宝钢武钢这一轮重组,有一个很大的人事优势。

    现年53岁的马国强曾任宝钢股份总经理,长期掌管宝钢集团财务事务和金融、投资领域。2013年7月时,国资委在武钢成立董事会,分设董事长和总经理,将决策权和执行权分开。自2004年担任武钢总经理的邓崎琳转任董事长和党委书记,马国强从宝钢“空降”武钢担任集团总经理。

    2015年6月2日,武钢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宣布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武钢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免去邓崎琳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到龄退出领导班子,马国强接任董事长、党委书记一职。两个多月后,8月2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发布消息称,刚刚退休的邓崎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随后不久,武钢还有集团原副总经理孙文东、集团工会主席兼武钢股份监事会主席张翔等高管落马。

    “邓崎琳之后,武钢的高管被换了很多,相信此时已没什么内部阻力。而且马国强本身就是宝钢出来的,他与宝钢高层之间颇有渊源,下一步重组过程,应该比此前那轮重组要容易许多。”一位央企矿业公司中层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徐向春看来,宝钢武钢战略重组的另一大便利条件,是他们都归属国务院国资委主管,股权结构比较清晰。“有国务院国资委统筹和支持,相信下一步,宝钢和武钢的重组方案也会顺利出台并获得通过。”

    在采访最后,王招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总结称,宝武合并对行业影响深远,将有利于开启央企国企的正常化经营之路,也就是说“亏损坚决不生产,这对全行业的长远发展构成了利好。”但就中短期而言,目前钢铁行业仍然呈现比较明显的过剩局面。“此次重组,让我们看到了钢铁行业产能产量退出的星星之火,但燎原之势尚远。”

    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自6月27日起开始停牌。截至上周五(24日)收盘,武钢股份股价跌1.78%,收于2.76元/股;宝钢股份收于4.90元/股,跌1.61%。

    两家央企旗下的*ST八钢、*ST韶钢、宝信软件、宝钢包装则公告称上述战略重组事项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暂不停牌。

    (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