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6月2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李克强出席夏季达沃斯开幕式: 中国有足够政策工具继续推动结构性改革

郑青亭

    本报记者 郑青亭 天津报道

    今年是夏季达沃斯论坛登陆中国的十周年。与以往不同的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让位于“英国脱欧影响”,几乎占据了每一场分会最热话题的榜首位置。

    尽管如此,中国依然成为此次达沃斯论坛上颇受关注的主角。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在6月26日就被数次提问有关话题。

    6月27日,夏季达沃斯论坛正式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显然明了大家最期待的内容。演讲一开始,他就开宗明义地指出,“英国公投脱欧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已经显现,世界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加。”他呼吁,提振信心,营造稳定的国际环境,共同寻求治本之策。

    近年来,英国已成为中国在欧盟各国的第二大投资目的地,中国企业在英国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已超130亿美元。中国正在积极打造“中英黄金十年”,双方经贸领域互动正日益加深。中国对英政策是否生变成为近期国际社会的焦点。

    “欧洲是中国重要的合作伙伴,中方将继续致力于维护好发展好中欧、中英关系。我们希望看到一个团结、稳定的欧盟,也希望看到一个稳定、繁荣的英国。”李克强表示,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各国都不可能离开世界经济环境去谈本国的发展,需要携手共进。

    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李克强表示,面对持续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中国没有搞“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而是创新宏观调控方式,大力推进结构性改革,着力培育新动能,改造提升传统动能。这几年,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而且结构调整取得了积极进展。

    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李稻葵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李克强总理的讲话表明,万一英国脱欧导致类似雷曼兄弟事件发生,尽管这可能性很小,中国也有了应对经验,不会进行过分的强刺激,也不会坐而视之任其发展。

    中国有足够政策工具保增长、防风险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占世界经济总量接近14%,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力达到25%。在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形势毫无疑问备受瞩目。对于进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李克强概括为“总体平稳、稳中有进,保持在合理区间”。

    “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达到6.7%,进入二季度以来持续保持稳定增长。”李克强强调,这是在十万亿美元基础上的增长,比若干年前的两位数增长的绝对量还要大,而且是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的情况下。“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出口总的来讲是负增长,增长是靠内生动力,我们克服了长期积累的一些矛盾。”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施瓦布向李克强提问,“尽管一季度获得了了不起的成绩,但中国经济依然面临巨大下行压力,中国政府将采取怎样的措施确保中国经济健康、平稳发展?”李克强回答道,“中国不仅有足够的政策工具,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而且有充分的能力防范住系统性、区域性风险。”

    具体来说,李克强指出,中国中央政府的负债率在16%左右,在世界主要经济体当中都是比较低的。这表明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是有空间的,居民储存率高,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是有效的,完善金融调控手段、优化金融配置有很大余地,可以创造条件,运用市场化、法制化的方式逐步降低企业的杠杆率和融资成本。

    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合理区间,徐绍史在另一场论坛上指出,是在6.5%到7%之间。“根据我们的测算,要实现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中国GDP的年均增长在今后五年不能低于6.5%。因此,6.5%是中国经济年均增长的底限。”

    优步CEO:中国创业生态五年超硅谷

    本届论坛的主题为“第四次工业革命:转型的力量”。施瓦布向李克强提出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中国政府将采用怎样的政策来充分发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潜能?

    “要破解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的难题还需要寻找治本之策,很重要的就是要推动结构性改革。”李克强说,“人类的智慧就在于能够抓住新的希望,包括第四次工业革命。”

    李克强表示,第一,中国政府大力倡导技术和体制创新,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第二,实施支持创新发展新产业的财税政策。第三,实施差别化的产业政策来支持新一轮科技革命,对传统行业推动改造,给新业态提供合理的发展空间。

    对于中国当前的创新生态,本届论坛的五位联合主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做出了极高的评价。他们所覆盖的领域包括政府、企业和学术机构。

    优步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对本报记者说,“中国是我们做业务最容易的国家,因为这里对创新秉持包容的态度。中国政府提出的‘互联网+’战略给传统行业注入了新活力,帮助它们创新转型。5年后,中国的创业生态,尤其是在北京,将比硅谷还要繁荣。”

    CloudFlare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Matthew Prince对本报记者说,“创新不仅能够帮助中国创业者深耕本地市场,也能帮助他们在全球提高竞争力。我们跟百度的工程团队进行了大量合作,这将成为我们全球网络的一部分。我在中国各地都看到了创新精神。他们的成果正在从中国进入全球市场,服务于更广大的人群。”

    美国伦斯勒理工学院院长Shirley Ann Jackson对本报记者说:“中国的大学非常愿意跟世界各地的大学进行交流。这是很好的现象,有助于提升创新能力和创业精神。另外,现在有很多中国人在留学后回到中国,他们可以把先进的知识和技术带回中国,这将推动中国的科技创新。”

    加拿大创新、科学和经济发展部长Navdeep Bains对本报记者说:“我们非常欣赏中国的创新议程。中国对此有很深刻的见解,我们希望跟中国加强合作。”TransferWise首席执行官Taavet Hinrikus则表示,在中国看到了工程师的创新热情,在这一点上,阿里巴巴和谷歌、亚马逊一样积极。

    人民币短期承压,不存在长期贬值基础

    受英国脱欧公投事件持续影响,6月27日当天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大跌599基点,跌破6.63,创下2010年来新低。

    李克强在当天的讲话中表示:“面对当前国际金融市场扑朔迷离的波动,我们将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揽子货币进行调节,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决定了人民币不存在长期贬值的基础,我们有能力保持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对于人民币的走势,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表示,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虽然外部经济环境有很多不确定性,但人民币的需求量很大,中国经济会进一步出台政策拉动投资增长,因此长期看好人民币汇率。

    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认为,应综合看待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现象。人民币加入SDR后有了国际储备货币的雏形,虽然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给市场信心带来影响,但人民币兑英镑升值也可能带来对中国出口的期待,因此,不能说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一定是坏事。

    李稻葵指出,首先要认识到这次汇率波动有一定市场合理性,人民币贬值要随着市场走,不能完全硬扛,所以是有贬值压力。但这个压力是短暂的,人民币将成为第一个走出英国公投影响的主要货币。

    至于英国脱欧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李稻葵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短期会有一定影响,但未来可能还带来了好处,因为增加了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呼声和需求。英国如果真的脱欧,那么欧元会走弱,因为欧元的基础是欧盟,欧盟圈损失了一大块经济体。那么,国际社会将需要人民币承担与美元平衡的任务。”

    另外,李稻葵还表示,英国脱欧对香港短期来看肯定是有影响的,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香港企业跟英国金融界关系密切,比如汇丰控股总部设在伦敦。第二,由于中国内地金融市场跟世界金融市场有一定的分割,所以所有中国内地受到的影响都在香港得到了放大性的表现。

    “但我相信,香港的波动比较快会过去,因为整个公投的事情对内地经济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香港市场跟内地市场走得越来越近,香港股市70%到80%的股票是内地的股票。”李稻葵认为,可能四五个交易日,长一点的话,一两个星期,香港市场受到的影响就会消除。(编辑 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