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7月1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工业、服务业增速“一升一降” 二季度经济增长或为6.7%

杨志锦;杨坪

 本报记者 杨志锦  实习记者 杨 坪 北京报道

二季度经济前瞻

   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将发布二季度经济数据,在数据公布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数位经济学者,对于二季度GDP增速,普遍预计为6.6%或6.7%,这一数据与一季度基本持平。从月度高频数据观察,二季度经济运行表现则更为复杂。工业占GDP的比重在40%左右,由于PPI降幅不断收窄,尤其是大宗商品价格回升,工业增加值增速出现缓慢上升,表现平稳。然而,作为GDP半壁江山的第三产业,则表现并不如意,特别是金融业,股市成交量断崖式下跌,这对第三产业存在负面影响。此外,投资是拉动GDP的重要动力,固定资产投资整体表现并不理想,主要依靠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拉动,不过由于楼市销售出现回落,对房地产投资下半年可能产生影响;尤其需要关注的是,民间投资的下滑,这对投资增长造成较大冲击,国务院加大了民间投资方面的督查。(张星)

    

导读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第二产业整体表现相对平稳,二季度还略有反弹,但第二产业只占40%左右。第三产业占比超过50%,而今年二季度第三产业的发展不是特别有利,尤其是金融业。

    

    按照安排,国家统计局将于7月15日发布二季度经济运行数据。

    国家统计局4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国民经济增速为6.7%。市场分析认为,宏观经济短期企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诸多经济学者表示,二季度经济增速或将与一季度持平,亦即增速将维持在6.7%左右。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11日主持召开座谈会时表示,(今年)二季度经济延续了一季度平稳增长的态势,国内需求起到了顶梁柱作用,物价水平总体稳定。

    根据记者采访了解,分产业看二季度工业增加值增速继续回升,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由于金融业的回落将会有所下降。

    “二季度总体情况是有升有落,有好有坏,升中有落,但下一步还是要落。”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预测称,二季度GDP增速为6.7%。

    袁钢明认为,今年前两个季度最严重的问题是经济先增后降,而升为假象:这是房地产带动的效应,只体现在房地产销售额的大幅度上升,带动房地产相关的产业经济。“表面上经济在上升,但没有带来真正的上升。”袁钢明说。

    宏观经济运行的不确定性依然在投资增速上,尤其是房地产开发投资和民间投资。

    二季度经济增速或为6.7%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及采访,研究机构及经济学者对二季度经济预测增速集中在6.7%或者6.6%。该预测增速处于年初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6.5%-7%的目标区间之内。此外,二季度工业和第三产业增速将呈现“一升一降”的态势。

    机构方面,中金公司预测增速为6.6%。其主要理由为中国二季度工业经济继续弱势,金融业增速下降对经济增长拖累也较大。

    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经济发展研究组则预测称,由于二季度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稳增长措施,消费平稳增长,投资累计同比略有回落,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略有增长,金融等服务业增幅回落,但房地产业有较大回升,预计当季GDP增长6.7%左右,与一季度基本持平。

    月度高频数据仍是市场机构预计经济增速的重要依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4-6月制造业PMI分别为50.1%、50.1%、50.0%,仍然位于荣枯线临界点及荣枯线上方,总体呈现生产平稳的特征。

    工业则呈现稳中有进的态势。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2月工业增加值增速仅有5.4%,创2008年11月以来的新低。此后逐步回升,1-5月增速录得5.9%。根据分产业增加值计算,工业增加值约占GDP四成。

    “工业增加值增速回升是二季度一个突出的亮点。这跟市场价格(PPI)变化有很大关系,尤其是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反弹。工业经过长时间的调整之后是否企稳值得关注。”一位统计系统人士表示。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第二产业整体表现相对平稳,二季度还略有反弹,但第二产业只占40%左右。第三产业占比超过50%,而今年二季度第三产业的发展不是特别有利,尤其是金融业。

    根据统计核算方法,季度金融业增加值主要依据相关指标进行推算。具体而言,将金融业分为银行业及其他金融活动、证券业和保险业三类,分别以人民币存贷款余额及营业税增长速度、证券交易额和保费收入为相关指标对季度金融业增加值进行推算。

    去年二季度,受益于股票市场的火爆,金融业增加值增速达到19.2%,创下2008年以来的新高。

    “第三产业中影响比较大的是股票的成交量,今年的成交量与去年成交量同比减少了80%左右。去年同期每天成交近1.7万亿,今年却只有几千亿,这会对第二季度的经济数据有明显的拖累。”鲁政委表示。

    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或下行

    对于下半年的经济运行,鲁政委表示,第三季度相对比较乐观,但是第四季度的数据会弱一些,投资的强度无法在第四季度持续。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5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10.2%,相比1-4月回落0.9个百分点。

    “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现在已经向下了,现在看起来非常低。这其中还是国有投资在撑着,如果增速继续下降,民间投资得不到系统的改善,经济又会下滑。”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投资依然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其增速波动是整体经济增速变化的主要来源。实际上,年初至今投资需求的回升主要因为政府主导投资和房地产开发投资加快。

    在固定资产投资中,制造业投资、房地产投资、基建投资所占比重分别约为33%、18%、18%,三者是构成固定资产投资的主要板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除基建投资外,其他两项投资增速大概率下行,由此带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降。

    其中,基建投资增速则整体呈上行趋势。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基建投资增速由1-2月的15%增长至1-5月的20%。随着专项建设基金规模扩大,下半年其投资增速可能上行。

    目前房地产投资则出现回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去年1-12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仅为1%,今年1-4月升至7.2%,1-5月则下降至7%。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上升的可能性也比较低。因为一线城市的投资只会产生更多的泡沫,投资意义不大;二、三、四线城市库存太多,房地产商投资意愿弱。

    制造业投资由于产能过剩的制约,其投资增速还可能下行。“制造业投资会更加困难,因为整体产能是过剩的。而且投资制造业的大部分都是民间资本。民间资本对利润非常敏感,民间投资也在大幅下跌。”邵宇说。

    民间投资备为市场关注。2015年民间投资约占固定资产投资的62%。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持续下行,由去年底的10%下降至1-5月的3.9%。其增速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形成“剪刀差”。

    袁钢明表示,下半年民间投资上升的可能性很小。现在民间投资的下降和国有投资的上升是完全对称的。经济下行,政府会加大国有投资,国有投资会对民间投资造成挤出效应。

    “民间投资能否回升取决于两点:一是经济下行情况下民间投资是否有盈利空间。二是未来政策预期是否鼓励民间投资。比如投资财产是否有更多保护措施,预期清晰才能真正带动民间投资。”邵宇表示。

    (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