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7月1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全球化面临大挑战,中欧需携手应对

    第十八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于7月12日至13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共同主持。贸易和投资是这次会晤的重要话题,第30届中欧经贸混委会也于12日举行。双方都有意推进中欧投资协定谈判,推动双边经贸合作,还就钢铁产能过剩和贸易摩擦管控等议题交换了意见。

    这次会晤发生在英国脱欧公投和2016年G20贸易部长会议之后,必然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在经济全球化面临重大挑战的时候,中国和欧盟作为全球三个最大经济体中的两个,需要携手应对,探索经济全球化的新方向。

    今年的G20贸易部长会议,发表了一个共同声明,这是该机制创立以来的第一次,目的是为全球贸易和投资打气。同时,会议批准了《G20贸易投资工作组工作职责》、《G20全球贸易增长战略》、《G20全球投资指导原则》等三份文件,制定了促进贸易和投资的具体措施。贸易部长们之所以如此努力,是因为全球贸易和投资陷入了困境,增长情况并不好,他们必须采取果断措施。

    在贸易部长会议之前,世贸组织发布了一份关于G20贸易措施的报告,经合组织和联合国贸发组织则发布了一份关于G20投资措施的报告。世贸组织的报告揭示,在2015年10月中到2016年5月中这7个月,G20经济体实施了145项约束性的贸易措施,但只实施了100项贸易便利化措施;贸易约束性措施平均每月为17项,是2009年以来的最高纪录。经合组织和贸发组织的报告显示,在那7个月中,大多数投资政策的变动是有利于对外资开放的,但报告同时指出,这并不必然意味着对外投资变得更加容易,正式的政策之外还有一些非正式的手段,可能影响国外投资者的信心与行动。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十几年,是经济全球化高歌猛进的时期,1993年欧盟诞生,1994年世贸组织成立,全球贸易和投资迅速增长。但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经济全球化的进程逐渐陷入困境,全球贸易的增长率已连续4年低于5%,世贸组织预测,今年仍然可能维持2.8%的低速增长;全球投资方面,虽然2015年大幅增长38%,但仍然低于2007年的水平。

    数据低迷的背后,是全球贸易和投资缺乏新动力。在世贸组织的多边贸易协定框架下,多哈回合迟迟未能取得进展。很多国家转而向区域自贸协定寻找出路。美国发起的TPP已经签署协议,但距离成功还有很长的距离,并未让人看到曙光。而欧盟与美国、美国与中国、中国与欧盟之间关于投资协定的谈判,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在经济全球化逡巡不前的时候,英国公投退出欧盟,更是一次重大挫折甚至倒退。

    人们应该思考,经济全球化遇到了什么问题?它如何才能继续前进?是不是需要调整方向和路径?中国和欧盟是推动全球贸易和投资的重要力量,而且分别是发达体和发展中国家,应该通过双方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的合作,在实践中探索这些问题的答案。

    但是,英国脱欧似乎并未让欧盟反思自身。欧盟可能认为,英国脱欧是它的损失,而不是经济区域一体化和全球化的方向和路径需要调整。其实,英国脱欧说明,更大的开放程度、更便利的投资和贸易,即使对于英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来说,都不只是只有利益而没有负担,而且负担可能大到相当多的国民不愿意承受的程度。那么,在促进开放、便利投资和贸易的过程中,参与合作的各方应该互相理解,多多体谅对方的难处,而不是一味追求高标准的开放和便利。

    中国和欧盟要推动双边经贸合作,为陷入困境的经济全球化探索一条新路,就应该坚持相互理解、相互体谅的姿态,而不是相互谴责、相互施压,后者已经被证明难以真正推动全球贸易和投资了。欧盟在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对中国有颇多责难。或许他们应该换个角度考虑一下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