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7月1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十三五”将建 多个国家公园 9省市已开展试点

李果

    本报记者  李果  成都报道

    “‘十三五’期间,中国将建立多个国家公园,其中四川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已经进入最后审批阶段。”7月9日,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在“生态文明贵阳论坛”表示。

    从去年起,国家发改委已选定9省市开展国家公园体制的试点。贵州省林业厅厅长金小麒称,目前在中央层面对国家公园的管理制度仍在制定中,因此地方层面进行的试点,都应该持鼓励态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委员会秘书长韩群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多数国家公园都是在原有风景名胜区、地质公园、自然文化遗产地等区域整合而来,在保护生态的同时,亦应该注重原住民的经济发展问题。

    多地积极申报

    中国开始国家公园体制建设的探索,始于2015年,当时国家发改委选定北京、吉林、黑龙江、浙江、福建、湖北、湖南、云南、青海等9省市开展试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生态文明贵阳论坛”上获悉,目前上述9省市的试点方案均上报国家发改委,其中青海省、湖北省和浙江省三地上报的试点方案获得通过。

    事实上,2016年后,即使在未列入试点名单地区,亦开始进行单独的试点工作,如四川省、贵州省等。

    对于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苏杨却认为,需要注意目前国家批准的是相关地区进行国家公园的体制试点,而非直接建立国家公园。

    进一步讲,苏杨认为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全国9个试点区,可以分别对这些体制机制进行因地制宜的创新;二是试点区不一定就是未来的国家公园,未来国家公园的相关体制机制的呈现形式也不一定等同于试点区的体制机制。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驻华代表朱春全亦认为,应该鼓励更多地方进行不同的体制探索。

    朱春全称,在世界范围内对国家公园的管理体制亦并不相同,如澳大利亚的大多数国家公园由省一级政府管理,而且有一些是由原住民和企业管理,而英国则允许居民在国家公园内居住,同时向公众开放,“这意味着在国家公园的体制建立上,并没有统一的标准”。

    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委员会秘书长韩群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没有其他财政收入来源的情况下,通过门票收取的费用或将是日后国家公园收入的来源之一。“但这或将对保护工作带来压力”,因此韩群力建议落实“政府财政补贴”制度,并从中央财政中单列。

    四川或推“资产赎买”

    从四川省上报国家林业局的规划看,四川省的大熊猫国家公园并非新设立一处保护区域,而是对原有多个自然保护区进行整合,包括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风景名胜区、地质公园、自然文化遗产地、国有林场等6类保护地。

    究其原因,国家林业局保护司司长张希武称,目前自然保护区主要面临的问题有三类,即生态系统退化,野生动物栖息地片段化、严重孤岛化。

    以四川省大熊猫为例,目前共有种群数量1864只,分布在川、陕、甘三省,相应形成33个总群。

    “由于片段化、孤岛化很难进行基因交流,这对野生保护是非常不利的,十分有必要通过国家公园建设,整合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通过国家公园建设完善自然生态系统。”张希武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目前四川省已经开始拟定大熊猫国家公园的最终规划范围,核定范围内人员、资产数量和性质,同时研究制定人员和资产处置方案。

    该处置方案包括对国家公园范围内的厂矿进行搬迁、关停,以及区域内部分居民的搬迁安置。

    同时,四川省方面也向国家提议,要由中央财政对雅安市大熊猫国家公园规划区域内的利益相关群体实行债务豁免;建立资产赎买制度,对国家公园内集体、个人资产进行必要的赎买,转变资产所有权。

    资产赎买制度,即对国家公园范围内的林地、集体土地通过赎买、置换等转化为国有,或进行长期租用,以稳定实施对国家公园的管理。

    而北京大学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叶文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四川大熊猫国家公园的规划区涵盖多个行政区域,且涉及国土、环保、水利、农牧等部门的职能协调问题,多头管理的局面将造成权属不清、职能交叉、执法合力缺乏等问题,不利于国家公园的体制建设,应该将审批权限统一到单个部门,即设立“大部制”的生态保护机构统一管理。

    (编辑:吴红缨,如有意见和建议请联系:liguo@21jingji.com;wuh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