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7月1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部分基金子公司备案遭窗口缓行 新政未至业内再论转型

李 维;杨坪北

    本报记者 李 维 实习记者 杨坪北 京报道

导读

    包括深圳、上海等地在内的多家基金子公司日前被监管层进行窗口指导,要求其专项计划暂停或放缓备案节奏。

    基金子公司所遭遇的监管收紧,正在从预期层面变为监管窗口上的现实。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包括深圳、上海等地在内的多家基金子公司日前曾被监管层进行窗口指导,要求其专项计划暂停或放缓备案节奏。

    记者了解到,进行窗口指导的部门并非接受备案的基金业协会,而是地方派出机构。据深圳一家基金子公司人士透露,与此前部分基金子公司因遭到行政监管措施而暂停产品备案不同,此次监管层的监管收紧更具窗口性质,其目的或在对部分规模较大的基金子公司进行监管限制。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基金子公司处于酝酿中的多项监管规则尚未出炉,但业内对于相应的监管方向仍存较多争议。一方面,部分公司认为短时间内将基金子公司趋同于信托式监管存在难度;而也有相关业务人士认为,当下应当推动对基金子公司的转型,以尽快满足和适应新的监管口径。

    但可想而知的是,在监管规则和窗口指导频出的当口,基金子公司的业务生态即将面临质的改变。

    子公司产品备案缓行

    专项资管计划备案的暂停或放缓,所引发的业务节奏拖累,无疑是对基金子公司的最大掣肘。在监管全面收紧的当前,部分基金子公司正在遭遇这种困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日前,深圳部分基金子公司接到监管层窗口通知,要求对其专项计划暂停备案,同时需要备案的产品暂停运作。记者了解到,进行窗口指导的监管部门并非负责备案的基金业协会,而是当地证监局。

    “通知是说要让子公司的产品停止备案,需要备案的产品要停止运作,如果存在已经募集完成情况的,要向客户退款。”深圳一家基金子公司业务负责人表示,“还有一类是已签署了放款合同的项目,因为这些涉及到履约责任的问题,会特殊问题、特殊对待,但公司还是要给证监局写说明。”

    除深圳地区,上海地区的一些基金子公司公司也遇到了同类问题。

    “几家上海的(基金)子公司的业务也被当地监管部门窗口指导了,相当于窗口指导让这些基金子公司的业务放缓,暂时不要做了,先查一查以前做的有没有问题,然后再放开。”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基金子公司负责人透露。

    对此,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有关人士告诉记者,该公司并未收到有关专项计划被暂停的正式通知,但其证实监管层在收紧产品备案的过程中的确存在“窗口指导”的收紧措施。

    “行业内被正式暂停的都是受到处罚的,我们这边肯定没有,这个领导也确认了,但的确存在窗口指导现象。”该人士坦言,“目前监管层的指导一部分体现诉求在降杠杆、查配资商。”

    在业内人士看来,窗口指导的出现仍然与监管层整体“压缩”基金子公司野蛮生长的目标有关。

    北京地区一家基金子公司渠道负责人认为,窗口指导对于基金子公司业务规模、风险的监管是监管层可能采取的一种更为灵活的方法。

    “相当于规则和行为监管两手抓,以前的环境是对基金子公司放任不管,现在要改变规则需要时间,那么从业务层面进行窗口指导,则是一种效率比较高的安排。”零度投资业务董事卓欣表示,“但在窗口指导和约谈下,相信基金子公司监管新政的落地速度也会加快。”

    前述接近监管层的基金子公司高管表示,下一步不排除对基金子公司领域采取更加严格的监管手段,其中包括并不限于停发基金子公司牌照。

    “接下来牌照这块可能会收紧,不排除下一步会原则上停发基金子公司牌照,因为多一家子公司,相应的监管成本就会上升。”前述高管称,“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现有基金子公司的牌照价值也会有所溢价。”

    业内再论转型

    值得一提的是,在窗口指导部分子公司专户备案的同时,行业内也在等待着基金子公司净资本规则、管理规定等多个监管办法的落地。

    在监管方向上,仍有基金子公司对未来的牌照模式进行讨论,例如在业务风险隔离问题上,有基金子公司认为专户业务可全部纳入基金子公司层面,而公募基金仅负责开展公募活动。

    华南一家大型基金公司认为,基金母子公司的风险隔离目前存在两种思路:一种传统业务和新兴业务划分,将专注于股票和债券等主动管理的专户放在母公司发展,其余新兴类业务由基金公司子公司负责;另一种则是在基金公司整体建立起公私募业务分立发展的思路,将专户业务统一交给专户子公司发展。

    在其看来,以公私募来区分母子公司业务或更加可行。

    前述华南地区基金子公司认为,由于公私募业务面对的受众不同,混同发展容易滋生不公平,且公私募业务混同发展导致交易实现越来越困难。从规范发展角度而言,基金公司的“公私募业务分立发展可能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监管层的一个拟定监管方向是,原则上母公司能够从事的业务均由母公司进行。“之前上海的基金督查长会议上,监管层的方向是把一些场内业务放回到母公司来,母子公司不得再经营同类业务。”前述基金子公司高管坦言。

    但对更多中小基金子公司而言,讨论监管方向的意义相对有限,其已针对业务转型的事项进行筹备,以适应新环境下的监管趋势。

    “目前基金子公司都在转型,目前的一个方向是尽量发展主动管理的,做小规模,做高利润率。”前述北京地区基金子公司渠道负责人表示,“因为ABS(资产证券化)的净资本占用比较小,所以这块也是我们要转型的一个方向之一。”(记者微信:lw8346860)

    (编辑: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