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7月1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原油期货上演多空对峙: 避险资金抄底缺乏基本面支撑

陈 植;何晶晶

    本报记者 陈 植 实习记者 何晶晶 上海报道

    全球原油期货市场的多空博弈,正在加剧。

    7月12日,美国NYMEX原油期货价格创下4月8日以来最大单日涨幅4.8%后,7月13日早盘原油期货便遭遇抛售潮。

    截至13日20时,NYMEX原油期货价格徘徊在46.2美元/桶附近,较上一个交易日下跌约1.3%。

    ICAP能源经纪机构负责人Scott Shelton坦言:“近期买涨原油期货的避险资金显然没有料到,空头的反击竟来得如此迅猛。”

    在他看来,NYMEX原油期货市场空头力量之所以有恃无恐,一方面是近期美国原油库存数据不利于油价上涨,另一方面他们看到了多头资金的软肋——近期全球避险资金涌入原油期货市场,主要原因是债市、股市持续走高,令原油期货估值相对低廉,但这种抄底行为缺乏经济基本面支撑。

    “不过,避险资本未必会止损离场,一旦全球央行启动新一轮货币宽松政策,估值相对低廉的原油等大宗商品,很可能成为货币超发环境下的新套利工具。”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空头狙击战

    CFT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5日当周,美国NYMEX原油期货市场的净多头较前一周大幅减少145365张,创下3月初以来的最低值。

    这令NYMEX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在7月11日跌至最近两个月以来的最低值45.9美元/桶。

    在Scott Shelton看来,这吸引不少避险资本抄底原油期货,尤其在7月12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双双发布利好原油的报告后,不少避险资金顺势大举买入原油期货,令当天原油期货价格跳涨4.8%,创下4月8日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

    在他看来,避险资本此举的主要目的,是想通过油价大幅上涨,营造油价开始触底反弹的市场氛围,为买涨策略造势。

    “多数避险资本清楚,当前原油供需基本面并不支持原油价格出现大幅上涨,包括沙特、伊朗、俄罗斯依然在悄悄增加原油产量争夺市场份额,加之美国加息预期升温,令美元走强,都对油价上涨构成很大制约。”上述对冲基金经理直言。

    他认为,避险资本此次抄底原油期货的真正目的,是豪赌英国脱欧倒逼全球各国央行启动新一轮货币宽松措施,提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概括而言,这是基于货币超发环境下的套利策略。”上述对冲基金经理表示。

    避险资本的算盘很快遭遇原油市场空头资本的狙击。7月13日开盘后,原油期货市场突然涌出大笔抛单,令避险资本一度难以招架,不少避险投资机构干脆选择止损离场。

    “多头如此不堪一击,令市场颇感意外。”Scott Shelton说,这背后,显示避险资本对抄底原油期货套利并不那么自信。

    大宗商品非避险首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英国脱欧后,原油等大宗商品并非全球资本避险投资的首选。

    多位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他们所在的对冲基金针对英国脱欧制定了避险投资三大步骤:首先是集中大部分资产抢购日元、美元、瑞士法郎等避险货币国债,若这些国债被抢购一空,则将剩余资产转向投资欧美股市,最后才考虑大宗商品。

    “因此,全球避险资本买入原油等大宗商品,多少有些无奈。”上述对冲基金经理称。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日元、美元、瑞士法郎等避险货币国债收益率已经跌入负值,令对冲基金遭遇买入即亏的尴尬境地;另一方面,欧美股市近日大涨,令不少机构开始担心股市冲高回落风险,迫使他们最后选择大宗商品避险。

    “在经历去年价格大跌后,原油期货已被多数对冲基金从避险投资资产中剔除,这意味着对冲基金对原油期货的避险投资,很可能是短期行为。”嘉盛集团首席执行官格兰·斯蒂文斯(Glenn Stevens)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坦言。

    在他看来,原油期货之所以受到避险资本“冷遇”,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英国脱欧令全球经济增长风险加重,原油价格承受更大下跌压力;二是相比全球货币宽松政策,原油价格波动更易受供需关系影响。

    OPEC最新报告指出,该组织的原油生产与需求可能在下半年趋于平衡,且2017年才会出现供应不足的情况。这令油价面临较高下跌压力。

    “近日全球避险资本将原油视为新避险工具的立场不够坚定,容易被空头力量击溃。”Scott Shelton认为。

    (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