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8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高规格卫生与健康大会 将为健康产业带来什么?

王宇

本报记者 王宇 北京报道

导读

    认识到健康产业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影响后,就很难再将健康视作简单的卫生问题和投入问题,因为其涉及新兴产业、经济转型,实质上是改革发展的关键环节。

    

    8月19日至20日,被卫生系统视作“建国来第二次高规格全国卫生工作会议”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重要讲话,中央政治局七位常委悉数出席。

    自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健康中国”战略以来,“健康”被推上了重要位置。此次会议,一方面为“人民健康线路图”的制定指明了方向,另一方面也将健康与国家改革发展全局联系起来。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次大会既讲到存量改革,又提及增量发展。在健康领域,二者缺一不可。

    存量改革新顺位

    王虎峰表示,针对存量的改革指向的是医疗格局和就医秩序、公立医院改革等。

    在这次会议中,习近平强调,要将以治病为中心转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

    “人民健康”代替“治病”成为卫生工作中心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在此之前,卫生工作者们呼吁最多的,还是由“预防”代替“治疗”。“人民健康”成为卫生工作中心,意味着健康将融入所有政策。在王虎峰看来,这是前所未有的。

    习近平指出,要坚持正确的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以基层为重点,以改革创新为动力。

    在王虎峰看来,将“改革”视为动力,是在向外界释放明确信号——改革绝非一朝一夕,而是持久且不断深化的。

    “许多人不理解,认为改过一轮后,改革就结束了”,王虎峰说,“这种理解是错误的。”

    针对改革的具体内容,习近平在讲话中强调,要着力推进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建设,努力在分级诊疗制度、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全民医保制度、药品供应保障制度、综合监管制度5项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建设上取得突破。

    尽管分级诊疗是2016年医改的重磅内容,但作为医改内容序列的“排头兵”,尚属首次。

    事实上,此次大会针对下一阶段医改工作的部署调整不仅体现在顺位上,还体现在各项制度的发力重点上。

    针对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王虎峰表示,过去的医改政策文件对此已有非常详尽的布置,改革的路径和内容已经明确,此次会议做了强调和重申。

    在全国基本医保覆盖率已超过95%的前提下,全民医保制度的重心已从提高参保率转向充分发挥医保作用。王虎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下一步,医保将改革支付方式、充分发挥激励和约束机制上面发力。

    此外,破除“以药养医”作为过去几年公立医院改革的头等大事,已取得初步成效。目前,所有的县级公立医院均已取消15%的药品加成,城市公立医院也将于2017年全面实现药品零差率销售。王虎峰表示,接下来药品方面的改革,将贯穿生产、采购、使用的全过程,而非仅偏重某一个环节。

    就综合监管制度,王虎峰表示,将“健康”提到国家战略高度以后,意味着原来由一个部门主要负责的健康问题,现在需要更多部门参与、配合。在监管上,需要多部门磨合、协调、衔接。

    完善健康产业的政策供给

    此次会议将健康产业视作未来的重要产业。

    习近平在讲话的开篇就指出:“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以普及健康生活、优化健康服务、完善健康保障、建设健康环境、发展健康产业为重点,加快推进健康中国建设。”

    王虎峰表示,将发展健康产业作为重点,是在新的视野和框架内思考卫生健康工作。

    事实上,“健康产业”的高频出镜是在十八届五中全会正式提出“健康中国”战略后,在此之前多使用“健康服务业”这一表述。

    相比“健康服务业”,“健康产业”涵盖的内容显然更广。李克强要求,要引导和支持健康产业加快发展,尤其要促进健康产业与养老、旅游、互联网、健身休闲、食品的五大融合。

    发展健康产业,意味着不再把健康仅当作一项投入,健康还有很多产出。

    除了居民健康水平的提升,王虎峰表示,发展健康产业,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会起到重要推动作用,对产业升级、结构调速换挡有积极影响。

    各地实践是对这种影响的有力证明。以矿产资源型城市娄底为例,在“三去、一降、一补”的背景下,娄底市政府已将发展重心转向健康产业,计划将娄底打造成集医疗、养老、旅游、文化于一体的健康城市。

    王虎峰表示,认识到健康产业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影响后,就不应再将健康视作简单的卫生问题和投入问题,因为其涉及新兴产业、经济转型,实质上是改革发展的关键环节。

    但引导和支持健康产业、发展健康产业新业态的前提是破除体制机制障碍。

    王虎峰表示,由于健康涉及人的生命,因此准入门槛和质量标准很高,但消除体制机制障碍绝非仅仅是破除这些限制,而是要满足健康产业发展所需的更大的政策供给。

    新增的政策供给包括对已有但不适应新的发展需求的内容做修改和调整,对过去没有涉及到的内容做及时补充。补充的重点将是引导健康产业发展的规划以及质量和监管标准等,此外,还相应给予优先发展顺序和必要的财政税收等扶持政策。

    “只有明确了这些政策,社会资本才知道该怎么进入,向哪里投入”,王虎峰说。(编辑:何苗。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wangyu@21jingji.com;hemiao@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