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08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2020年奥运会,东京准备好了吗?

姚瑶

    本报记者 姚瑶 上海报道

    当地时间8月21日晚,里约奥运会举行了闭幕仪式。作为下届夏季奥运会举办地的东京,在闭幕式的“东京八分钟”中,以动漫元素、AR(增强现实技术)引发了各界对于东京奥运会的无限遐想。

    这将是东京第二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是二战后日本头一次举办的国际级盛会,并且由此拉开经济高速增长的序幕,成为了日本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当时的政府对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了巨资,带动了制造业、建筑业、服务业、运输和通讯业等行业的发展,形成了1963-1964年的“奥林匹克景气”。

    如今,日本人再次寄望2020奥运会能够使日本摆脱长期的通缩和经济低迷。

    期待重现1964年奥运会经济效应

    据南开大学日本研究中心此前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如果把所有相关事业的投资均计算在内,日本为1964年东京奥运会投入的资金达1万亿日元,按当时的汇率计算的话,约合30亿美元。上述大规模的投资产生了明显的效果,从实际GDP增速来看,1963年增长了8.8%,1964年增长了11.2%。之后,日本更一跃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为了迎接国外游客,东京、大阪两大城市之间开通了东海道新干线。在东京中心区,则完成了首都高速公路网第一工程。跟日本多数家庭一样,我家也为了观看奥运会直播而买了第一部电视机,是黑白的乐声牌……经济高度成长的时代,差不多每个家庭的收入都直线提高;不是一部分人发财,而是大家一同富起来的。失业率几乎等于零,大企业的终身雇佣制给上班族保证了一辈子的铁饭碗。” 经历了日本这段繁荣时期的日本作家新井一二三在《我这一代东京人》一书中写道。

    2012年末再次上台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寄希望于2020奥运会能够使日本摆脱长期的通缩和经济低迷。据日本央行调查统计局去年底发布的报告显示,该行预计2020年奥运会将通过访日旅游增加和基础设施建设两方面来拉动该国经济,预计在2015-2018年之间,每年为日本实际GDP贡献0.2%-0.3%的增速,到2018年为止,预计总计为该国带来1%的GDP增长规模(5-6万亿日元)。

    但有日本经济学家表示对“奥运经济热”能持续多久表示质疑。日本庆应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土居丈朗8月22日发布的专栏文章表示,目前看起来奥运会举办之前一片火热,那么奥运会举办过后呢?他预计届时增速将会放缓。

    “1964年那一届东京奥运会带来的效应,从实际GDP增速来看,1963年增长了8.8%,1964年增长了11.2%,但到了1965年就放缓至5.7%。一部分原因是奥运经济刺激效果的褪去,还一个原因是金融政策收紧引起了设备资本投资的减少和企业业绩的恶化。”他警告称。

    预算膨胀、高温成不可避免的难题

    据东京奥组委此前测算,2020奥运会最终投入可达1.8万亿日元,为最初预算的6倍。奥组委表示,大规模公共资金投入看起来是无法避免的了。

    但大规模的投入长期以来遭到日本民众的反对,有些人甚至为此走上街头抗议。

    新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当选以来,不断强调要控制预算,削减奥运会开支。8月9日,她与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就开支削减达成了一致。翌日,小池百合子与在野党民进党党首冈田克也举行会谈,双方就减少东京奥运会的预算达成一致。当地时间8月20日,小池百合子在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会谈中,再次强调要削减开支。

    不仅是预算膨胀问题,高温也将成为东京奥运的最大问题。2020东京奥运会的时间表已经确认,开幕时间是7月24日,闭幕时间是8月9日,对于身处北半球的东京来说,这个时间段正值夏季,也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在东京奥运会期间,高温将会成为我们面临的主要困难之一。”东京奥组委秘书长武藤敏郎在里约奥运会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必须保证观众到时候能够受得了东京的高温。” 他表示,东京奥组委已经在想办法和高温作斗争,届时将会有很多种控制温度的方法,比如用“地冷”新技术及种植更多的高大树木来遮蔽阳光。

    一位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商学院的日本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对于2020东京奥运会的看法比较矛盾。一方面,这对日本经济带来一定好处,尤其是会促进一些新技术的发展。另一方面,举办奥运会的投入惊人,这有可能只惠及到少数群体,比如政治家、公务员、大型广告代理公司和建筑公司。如果日本不趁此机会来实施结构性改革,那么奥运带来的经济效应会快速褪去,日本社会将日益分化,我们这千禧一代将被困在高额赤字当中,而老年人则躺在高额的退休金上。”(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