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10月2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9月780亿美元资本流出之辩 央行力稳一篮子货币 两周升值0.6%

陈植;何晶晶

本报记者 陈植  实 习 生 何晶晶 上海报道

导读

    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郭磊认为,如今人民币汇率仅仅兑美元出现贬值,兑一篮子货币反而出现小幅升值,表明此轮贬值更多是央行针对美元年内加息,通过人民币市场化定价有步骤地释放人民币贬值压力。

    

    在人民币面临更大贬值压力之际,国际投行也来搅局。

    日前高盛分析师MK Tang在最新报告中指出,9月中国实际资本流出额可能达到780亿美元,远远高于当月外汇储备188亿美元降幅,以及9月中国银行业约284亿美元结售汇逆差额。

    “这份报告无疑会令国际投机资本倍感兴奋,此前他们一直都在寻找中国资本流出压力骤增的踪迹,作为沽空人民币套利的最大筹码。”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

    截至10月24日19时,境内市场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CHY)徘徊在6.7708,盘中再度刷新年内低点6.7747,离岸市场美元兑人民币汇率(CNH)触及6.7799,盘中一度逼近年内低点6.7850。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近期人民币贬值步伐有所加快,中国央行并没有通过引导中间价汇率波动幅度进行防守。24日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报在6.7690,创下2010年9月9日以来的最低值。

    “就近期人民币汇率波动趋势而言,央行似乎更侧重维持人民币兑CFETS一篮子货币汇率的基本稳定,而不再管控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幅度。”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分析说。毕竟,在美元年内加息预期不断升温的冲击下,央行消耗大量外汇储备扼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稳定,未必是明智之举;相反在美元升值令非美货币集体大幅贬值的环境下,人民币若能保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基本稳定,反而能凸显避险货币功能,增强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吸引力。

    9月资本流出高企争议

    高盛之所以认为9月中国实际资本流出额达到约780亿美元,主要是其计算口径与众不同。

    MK Tang认为,中国的外汇储备降幅已经不再是衡量资本流出压力的最佳指标,市场更应该关注境内银行代客结售汇数据与跨境人民币流动数据,衡量中国资本流出的最新状况。

    高盛认为,9月当月新增的银行代客即期结售汇逆差和远期结售汇逆差总和为333亿美元,加之9月从境内市场转至离岸市场的人民币净流出额度为447亿美元,两者相加得出的780亿美元,才是当月中国资本流出的真实数额。

    “事实上,鉴于国内金融机构近期采取资本管制措施遏制资本外流压力,不少境内企业发现资金换汇出境渐行渐难,转而通过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或对外投资路径,将大量人民币从境内转至境外,再换汇成美元。此举同样导致资本流出压力持续加重。”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盛外汇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在多位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高盛此时出台这份报告,无形间令国际投机资本倍感兴奋。此前他们一直找不到衡量中国资本流出压力是否骤增的确实数据,更多将外汇储备降幅作为重要参考值,如今通过高盛的这种估算方法,他们发现中国实际资本流出压力远远高于外汇储备降幅,由此更加肆无忌惮地沽空人民币套利。

    不过,高盛的这份报告也随即遭到不少投资机构的质疑。

    一家国内私募基金外汇交易部主管认为,高盛将跨境人民币流动数据纳入资本流出额的考量,未必有失偏颇。究其原因,绝大多数人民币跨境流出都是基于真实的贸易投资背景,未必与资本流出能划上等号。事实上,中国相关部门也一直鼓励扩大人民币在跨境金融业务的使用范围,由此推动人民币更快成为储备货币。

    “不少国际对冲基金很快会意识到,将人民币跨境流出额纳入资本流出压力考量,反而会对投资策略构成额外的干扰。”他分析说。毕竟,国际投机资本沽空人民币套利的逻辑,在于中国外汇储备不断消耗导致央行对干预汇市有心无力,令他们可以借助美元加息等事件兴风作浪,但现实是人民币跨境流出额无论多少,都不会对中国外汇储备下降构成实质性的冲击。

    人民币汇率管理新动向

    尽管9月资本外流额度存在不小争议,但在美元年内加息预期持续升温的冲击下,人民币汇率下跌步伐似乎有所加快。

    “10月以来人民币汇率接连跌破6.7、6.75两个整数关口,的确出乎市场的意料。”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但令市场更惊讶的是,央行似乎没有干预汇市稳定人民币汇率的意图。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经济学家周浩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就近期汇率走势而言,央行对人民币汇率管理方式正悄然发生转变。在人民币汇率跌破6.7前,央行一直刻意缩小中间价波动幅度,保持人民币走势相对平稳,但在10月份汇率跌破6.7后,央行转而扩大中间价波动幅度,默许人民币兑美元出现一定幅度的下跌。

    因此市场纷纷猜测,央行此举主要为了赶在美元年内加息前,提前释放人民币贬值压力,尤其是消除人民币汇率的“高估部分”,进而扭转市场对人民币持续贬值的预期。

    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郭磊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相比此前人民币兑美元与CFETS一篮子货币双双贬值,如今人民币汇率仅仅兑美元出现贬值,兑一篮子货币反而出现小幅升值,表明此轮贬值与人民币所对应的经济增长基本面关系不大,更多是央行针对美元年内加息,通过人民币市场化定价有步骤地释放人民币贬值压力。

    相关数据也显示,10月前两周人民币兑美元贬值0.57%同时,兑CFETS一篮子货币反而小幅升值0.6%。

    在周浩看来,通过引导中间价兑一篮子货币保持基本稳定,凸显央行当前的汇率管理新意图——即不再设定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波动的底部区间,以扭转看跌人民币的市场氛围,而是在美元加息环境下顺势而为,通过维持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且小幅升值,在非美货币集体贬值的环境下凸显人民币的避险优势,由此吸引国际投资机构在非美货币资金池里更多配置人民币资产,加快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的步伐。

    “央行绝不会向投机资本缴枪。人民币贬值步伐始终被央行控制在合理区间内。”多位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称。

    (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zengfang@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