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11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达能中国再度“瘦身” 继多美滋后出售乐百氏

叶碧华;徐颖

    本报记者 叶碧华 实习生 徐颖 广州报道

导读

    自16年前收购乐百氏以来,达能从未停止过对乐百氏的调整。

    刚剥离多美滋不久的达能再次“瘦身”。11月15日,达能中国向21世纪经济报道确认,公司已于近期与盈投控股达成协议,向后者出售旗下饮用水品牌乐百氏。

    “达能将采取更为集中的发展模式,聚焦天然矿泉水业务。”对于此次出售原因,达能公司如是表示。

    事实上,自16年前收购乐百氏以来,达能从未停止过对乐百氏的调整,先是将其原来的饮用水业务分拆出来,并试图与深圳益力、梅林正广和等达能旗下的水业务进行整合,后又以乐百氏品牌推出“脉动”功能性饮料系列,但最终仍然无法把乐百氏做大做强。

    据达能2015年财报显示,去年第四季度集团旗下饮用水和饮料业务销售额同比上升1.9%,但这归功于该业务在除中国以外地区实现了两位数增长,此外在除中国以外的ALMA地区,饮用水和饮料业务同样表现不俗。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认为,达能当年收购乐百氏更多为了消除竞争,所以对乐百氏一直采取压制的做法,“所以这些年来乐百氏的表现都是在预期之内,乐百氏在营收体量和利润上都没有贡献,重营收和利润两个指标的达能肯定要将它剥离。”

    16年后出售乐百氏

    据了解,此次整体转移的资产包括乐百氏品牌6家位于广州、北京、天津、成都、重庆和中山的乐百氏工厂,以及从事乐百氏品牌业务的员工,但达能并未披露具体交易金额。

    2000年3月,法国达能与乐百氏签订协议,共同投资组建“乐百氏(广东)食品饮料有限公司”,达能一举收购乐百氏92%股权,成为其最大股东,而何伯权等5名创业者仅保留3%股权。

    当时,以瓶装水作为主打产品的乐百氏,经历了1996年-1999年快速成长期后,以超过30%的市场份额占据同业第一,被达能收购时销量更达到历史巅峰,据说当年达能为此收购付出了238亿元人民币。

    然而,被收购后的乐百氏不仅未能扩大品牌影响力,反而逐渐走向没落。据一位乐百氏前员工透露,达能在收购后并不想做大乐百氏,甚至有意要把乐百氏“雪藏”,与公司原高层在经营管理上产生了巨大分歧。

    此前乐百氏的产品线曾横跨纯净水、矿物质水、薄荷水、天然矿泉水等多个类别,但目前,乐百氏的主营产品仅剩下桶装饮用纯净水,市场上已基本看不到其瓶装水的影踪。

    据乐百氏福建分公司年度报告显示,乐百氏2013年主营业务收入约1036万元,净利润为473万元;2014年主营业务收入约1006万元,净利润为434万元;2015年主营业务收入为950万元,净利润为406万元,业绩呈现逐年下滑的趋势。

    朱丹蓬向记者估算,若以6元一桶计算的话,乐百氏一年的销售额仅约3000万元左右。“达能当年收购乐百氏就是要把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收进来。”朱丹蓬认为,对于乐百氏来说,此次出售反而是个机会。

    资料显示,这次接盘乐百氏的盈投控股是深圳一家多元化、跨地域的产业投资控股公司。目前,该公司资产总量将近45亿元,旗下拥有三家上市公司股权,以及国家驰名商标“安吉尔”以及“嘉年印刷”等知名品牌。

    再次“瘦身”,收缩战线

    事实上,在上世纪90年代,达能积极拓展中国市场,先后收购了豪门啤酒63.2%股权、武汉东西湖啤酒54.2%股权以及娃哈哈公司41%股权。1998年,达能收购了深圳益力食品公司54.2%股权,并在后来陆续增持光明乳业至20.01%。之后,达能再次出手,收购梅林正广和饮用水有限公司50%股份、正广和网上购物公司10%股份,并在2006年投资了汇源果汁。

    但后来,达能不断收缩在华业务,先后退出了啤酒领域,并结束了与光明乳业、梅林正广和、娃哈哈、汇源果汁、正广和等中方企业的合作。直到2013年8月爆发的恒天然肉毒杆菌乌龙事件,使达能在华主要奶粉业务损失惨重。

    经历了价格垄断罚款以及恒天然事件双重打击的多美滋一蹶不振,最终在去年7月,达能将旗下多美滋业务悉数转移给雅士利,达能在中国市场直接运营的奶粉品牌仅剩下主打原装原罐进口的爱他美、可瑞康以及诺优能。

    据达能中国官网显示,目前达能旗下饮用水和饮料业务包括功能性饮料脉动、矿泉水品牌益力以及乐百氏,此外还有依云、波多、富维克等进口矿泉水品牌。

    但朱丹蓬认为,在矿泉水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当下,达能未来要做大矿泉水阻力不小。“以前益力和怡宝在深圳是平分秋色,后来景田进来了,有一段时间是三分天下,现在基本连大本营都保不住了。”据朱丹蓬估算,目前益力年销售额仅约1亿元,已经被景田、怡宝、农夫山泉等瓶装水饮用水第一梯队拉开了一定距离。

    据记者了解,目前益力主要在华南地区销售,小瓶装(370ML)终端价格曾一度从五年前的3元/瓶跌至1.5元;近期,达能对益力外包装进行了翻新,预计价格会有所提升。此外,曾作为达能中国水和饮料业务增长火车头的脉动近年也遭遇下滑。据朱丹蓬透露,去年脉动做了60多个亿,今年虽然衰退了30%也有接近50亿元的盘子。

    去年三季度,达能开始对脉动品牌进行重塑。达能在财报中坦承,这一举措对产品的地区组合产生不利影响,并造成因价格组合效应致使销售额下滑0.7%。“益力现在应该还不会动,但也要看2017年脉动如果还继续下滑的话,那未来继续剥离益力的可能还是有的。”朱丹蓬说。

    (编辑:贾红辉,邮箱:jiahh@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