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12月1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应对局部金融风险显现:混业治理多路径潜行

李维;严娱

    本报记者 李维  实 习 生 严娱 北京报道

    局部性的金融风险再度被高层所警惕。

    12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总结国内经济的问题时再度对金融风险进行了提示。“我国经济运行仍面临不少突出矛盾和问题,表现为产能过剩和需求结构升级的矛盾仍然突出,一些领域金融风险显现。”政治局会议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政治局会议对金融领域存在的诸多问题已多次关注,从今年7月份会议的“抑制资产泡沫”到今年10月份提出的 “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的要求,中央对局部风险的重视程度正在提高。

    在业内专家看来,在金融脱媒的大趋势下,不同监管门类资管产品热带来的嵌套、交叉乱象,仍然是当前金融一大风险隐患。

    另一方面,一行三会等金融监管部门也在着手对各自资管业务启动新的规范周期,无论是年中银行理财新规的征求意见,还是证监会的新八条底线,都在对各自体系的资管产品、所辖市场展开了监管收紧动作;而有专家指出,当下监管转型和升级,仍然需要坚持走从“机构监管”向“功能监管”转身的道路。

    脱实向虚的隐患

    局部金融风险在被中央重视的同时,也被业内专家所留意。

    在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看来,中央提出金融风险可能和当前产能过剩下的信用债违约风险加大、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提升等因素有关。

    “下一个年度信用债违约的风险可能有所加大,那么信用债风险领域我觉得应该是产能过剩的行业,比如说煤炭、钢铁等。”林采宜12月12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行业由于产能退出导致的并购重组,一些企业的信用债有可能出现违约的风险。”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当下资管产品在金融体系中扮演了过多的角色,因此不同门类监管差异带来的套利活动也给金融体系留下了风险隐患。

    “目前我们的监管体制仍然是旧有的分业监管。”12月12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分业监管模式在金融风险容易感染的情况下通常是无能为力的。“无论在证券市场、保险市场,一笔业务的进出可能就通过杠杆延伸到了其他的金融领域。”

    “最典型的就是证券市场上的杠杆举牌。杠杆举牌这个动作是在证券市场发生的,但是资金来源横跨了银行、保险、基金、私募、互联网金融等。这样的话分业监管对于金融加杠杆带来的金融风险扩散是无能为力的。基本上是没有办法进行有效的监管。”董登新强调,目前重杠杆的金融环境,有导致资金脱离实体经济的风险。

    “相比较的话,加杠杆、远离实体经济以及监管问题可能是目前我们国家金融业比较大的挑战,也是潜在风险最大的地方。”董登新认为。

    “按照惯例,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可能也即将召开。”12月12日,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认为,“现在的动作还是各管各的,但还是能够比较明显的看到对影子银行这一块有着强烈的收紧预期,但接下来的金融工作会议,是否会对混业问题提出触及监管体制改革的问题,也有待进一步的关注。”

    挤压套利空间

    事实上,年内一行三会的诸多动作,已经在从各自条线对资管业务进行整治。今年7月,银监会形成银行理财新规的征求意见稿,拟对理财资金从事非标投资的出口进行限定;而在8月份,证监会也对机构私募资管业务、基金子公司牌照收紧监管。

    “从年内的种种监管动作来看,资管产品领域积聚的交叉性金融风险已经被管理层所注意并采取针对性措施了。”前述非银分析师表示。

    “监管不统一的话,给市场带来的就是资金在进和出方面存在一个政策套利的空间,不过这个空间目前应该是越缩越小了。”林采宜也指出,“保监会、银监会、证监会目前监管政策调整的方向基本是一致的。”

    事实上,这种不同门类金融产品引发的风险积聚,不但发端于持牌机构的备案产品中,难于归口监管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也是影子银行风险的高发地带,而国务院在今年4月启动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行动,则正是针对该领域实施监管强化。

    央行相关负责人12月9日表示,自4月份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以来,互联网金融风险的整体水平在下降,风险案件高发、频发的势头得到了初步遏制,目前,专项整治工作已进入清理整顿阶段。

    在林采宜看来,监管当局当前最重要之事是让金融混业经营和监管达到一种有机匹配。

    “在混业出现的情况下,不同的机构可能做的是类似的业务,那么目前的监管还是根据机构来监管,这样就会有割裂。”林采宜表示,“比如说同样的理财业务,在信托行业和在证券行业完全在监管上是不一样的,由于环境不一样就存在套利的空间。”

    对此林采宜认为,未来金融监管仍然要从机构型监管走向功能型监管,即金融活动无论属于哪一类机构,都要判断、评估其背后的实质性质与潜在风险。

    “在混业经营出现的环境下,它的监管应该按照业务的性质来进行监管,也就是说从机构监管走向功能监管。”林采宜说,“功能监管就是一个机构在从事什么样的业务要遵守这项业务的监管规则,不管你是证券、保险还是银行。那么这样一来的话漏洞可能就会比较小,套利的空间会逐渐趋于更小化。”

    (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