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12月1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红粉笔十年公益路:一群人的热爱与坚持

况娟

    特约记者 况娟 青海西宁报道

    10月29日,青海西宁。一场大雪刚刚落完,塔尔寺脚下的一所乡村小学里,还有积雪尚未融化。这几天,学校里来了一群远道而来的志愿者。

    “凌晨4点多出发,乘坐最早的航班,从北京到西宁。倒完大巴倒长途,坐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到了西宁湟中县鲁沙尔镇!”

    10月30日,李茸几经奔波,终于抵达这个海拔2520米的地方,和青海站其他11名支教志愿者会合。作为最后一个前来报到的青海站志愿者,李茸有着的“不得已”。她安顿好了女儿,推开了“一堆俗事”,才得以抽身前来。

    对于她来说,这一周没有比赴红粉笔的十年之约更重要的事情了。与红粉笔曾经走过的路程,以及与孩子一起成长的经历,还历历在目。这份热爱,她始终割舍不下。

    第二天是周一,李茸带着精心准备好的教案,给陈家滩小学二年级的同学上了一节绘本课。

    这节课的主题叫《学会表达心中的爱》。课程一开始,李茸便带着同学们玩几个小游戏,比比谁的手掌更大,比比谁知道的更多。通过有趣的游戏,引出了一个有关“比较”的经典绘本故事《猜猜我有多爱你》。李茸将游戏、音乐、表演等串联起来,深情并茂讲解着,启发孩子们学会表达心中的爱。

    孩子们从来没有上过这样的素质教育课,甚至都没有接触过绘本,大家一下就被吸引了,教室里的氛围非常活跃。他们争先恐后地表演绘本中的主角大兔子和小兔子,甚至思考着放学回家要如何对爸爸妈妈表达心中的爱。

    一堂课结束了,孩子们还意犹未尽。

    “其实,对乡村孩子们的教育不仅仅只是学习书本上的知识,更重要的还是对他们进行素质教育,让他们能够勇敢地面对自己的人生与未来的各种挑战。”李茸是“教育大未来”公益视频的创始人,对于乡村教育,她有自己的理解。

    这是李茸第四次参加红粉笔支教。2007年某个春日早上,李茸顺手从书桌上抄了一张报纸,一溜小跑跳上了小区的班车。车上她翻着手中的这张《21世纪经济报道》,看到某页内文的角落,有几个字跳入眼帘:“红粉笔。”

    她用一个不太恰当但很说明当时心情的比喻来表达彼时的感受——就好比当年正在长征途中不知朝哪个方向走的红军,看到一张包油条的报纸上写着:“陕北有红军。”一下子有了方向。

    她顿时有了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于是她把这页报纸介绍红粉笔的位置折好,小心收藏好。 自此,她开始与红粉笔“纠缠”十年。

    此次她参与的青海站很特别,既是2016年红粉笔的收官之站,也是两年回访之路的最后一站,同时还是11月4日雪佛兰·红粉笔十周年公益大会的举办之地。

    支教活动结束后,李茸和其他四十多名志愿者共同见证这场红粉笔十周年的盛会。

    “把最好的认识,给那些最需要的人”

    11月3日晚,来自全国各地的40多名红粉笔志愿者赶赴西宁集结,这其中既有李茸这样的“元老级”志愿者,也有像90后王璐这样第一次站上讲台的新“粉笔头”。

    “粉笔头”是这群志愿者特有的昵称。红粉笔的发起人曾说:“红粉笔计划要做的,其实就是在某个最合适的时候,某个最合适的地方,给某个最合适的人一块黑板,一支粉笔。”后来,参加这个计划的志愿者们都以“粉笔头”自居。

    眼前青海的风景,对于老“粉笔头”陈冬蕾来说,再熟悉不过。时隔两年之后,她再次回到了曾经支教过的青海陈家滩小学。

    “2014年的初春,这里也下了雪。我们还和孩子们一起扫雪、放风筝。”她回忆道:“这两年的变化好大啊,之前学校还很老旧,今天我发现这里大变样,有了焕然一新的教学楼。”

    红粉笔活动项目经理徐向飞也从手机翻出一张老照片,指着雪佛兰·红粉笔资助建成的绿茵足球场:“这是我当时站在教学楼二层,从老师办公室门口往下拍的。你看,两年前,这里还是一块杂草土地。”

    如今,老危房已被推倒,孩子们搬进了全新敞亮的三层教学楼。冬天师生们也有了空调和暖气。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网络、多媒体投影仪和触屏电视机也都在各方的资助下,一点点配备得相对齐全。

    陈家滩小学校长李贵业很欣喜地看到这些变化,但同时他还有着这样的苦恼:“全校6个年级,11个班,178个学生,只有11名老师,而且教师年龄偏大,平均年龄有47岁,没有专门的素质教育课程老师。”他还笑着说道:“学生对我们这些老人的老一套早就腻了,需要新鲜活力的课堂。”

    变化中的陈家滩小学是红粉笔十年走过的500多所学校中的一个缩影。

    随着近年来教育投入的加大,乡村小学的硬件设施逐渐完善。支教面对的不再是艰苦的场景:破烂的校舍、尘土飞扬的操场……“缺人不缺物”,这也是众多“老粉笔头”参加回访之后的感慨。

    这也正突显了雪佛兰·红粉笔乡村教育计划存在的意义。

    从一开始,红粉笔就明确提出,其目的不是试图替代乡村小学的正规教育,而是力求补充那里所缺乏的素质教育。也正是从红粉笔成立之初,就率先打出了“精神支教,智力扶贫”的口号。

    “红粉笔计划是一个我想了很久的项目,在我最早的思路中,是设想把“商务人士”与“乡村”两个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概念如何联系起来。”2005年的某一天,红粉笔发起人几乎是在一瞬间想到了“红粉笔”。于是这场公益之路,就开启了。

    把你最好的认识,给那些最需要的人——这就是红粉笔计划的初衷。

    “它是一个精神资源的配对计划。而在当时看到大部分与儿童教育有关的活动,都侧重于物质条件的改善;精神的分享很难做,但却是最需要的,而我们正好有这样的条件、这样的机会。”正是在这种初衷之下,红粉笔渐渐成型。

    2005年,《21世纪经济报道》从推动乡村素质教育出发,发起主办“红粉笔乡村教育计划”,联合爱心企业、机构和媒体,组织受过良好教育的商务人士到乡村义务支教,帮助改善偏远地区师资力量薄弱的状况。

    在踩点和调研之后,2006年4月6日,雪佛兰·红粉笔在云南丽江市金安乡龙山光彩民族小学正式启动。

    没想到,这一启程,就走了十年。

    十年以来,北起漠河,南至乐东,西到夏乡,东临日照的乡村少年都见过这样一群穿着红衣服的老师。他们带着各种新奇的教具,有趣的知识,铺展开一个多彩的世界。

    截至目前,红粉笔已走过27个省市,足迹遍布50多所乡村小学,参与志愿者超过500名,有2万余名学生因此受益。项目形式也从最开始的简单支教,衍生出教案集出版、纪录片制作、校园球场建设、乡村教师培训、暑期夏令营活动、微心愿认领等多种类型。

    2016年,红粉笔迎来十周年。在英文里只需要一个“decade”就能表达的时间,对红粉笔的缔造者、参与者和支持者来说,却蕴含着无数多的意义。

    “红粉笔是我们人生中重要的事情之一”

    这些意义有关情怀,也有关热爱。

    十年,斑驳的土坯房已慢慢由教学楼取代;十年,摸索探讨的红粉笔支教在继续前行;十年,曾经的小学生已成长为自己的英雄。十年,蕴含了无数人的热爱,也见证了无数人的变化。

    “我和红粉笔一起十年,完成了一个女人到一位母亲的转变,可以说红粉笔已成为我人生的底色。”李茸说,“我四次参与支教,每一站都在启发我。”

    形容自己是红粉笔的“铁杆粉丝”的梁伟峰,从美国赶来参加十周年大会,他说:“红粉笔是我们这群志愿者人生中重要的事情之一。”

    从一名志愿者,到陪伴红粉笔时间最长的项目经理,秦勇用7年的时间来告白红粉笔。他不断地感染身边的人,并努力把这个项目做得更纯粹。“公益最纯粹的是志愿者和孩子在一起的过程,那是最美的时光。”

    现任红粉笔项目活动经理徐向飞说红粉笔见证了他人生的许多第一次,他收获了太多太多,但同时也付出了很多。在女儿出生一百天后他踏上了公益之旅,日常靠视频联系,他的同学们都调侃他说:“家里留着个留守儿童,每天去外面看别人的留守儿童。”尽管如此,徐向飞并不后悔,能与红粉笔结缘是他最大的收获,希望能为社会做更多的事情。

    雪佛兰·红粉笔十周年公益大会的主持人周晓伟,参与了八次红粉笔支教,人称“8哥”。他满带笑容地说:“红粉笔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风雨十年,我还会与爱同行。”

    十周年公益大会的举行,让粉笔头们久别重逢。相聚在一起的他们尽情地抒发着作为参与者对红粉笔支的感情,回忆着内心收藏的感动瞬间。

    其中有这样一个动人的故事:有一个志愿者,出生在甘肃农村,在好心人的资助下才得以读书跃出农门,成为村里第一个文科状元。工作后,已经成为企业高管的他请了婚假来参加红粉笔,回到养育他的大西北,给村小里的孩子们带来地球仪和地图,带孩子们认识全世界。

    在支教站点结束时,这个叫郭义的西北汉子哭红了眼睛。眼前的孩子就像当年的自己,他希望山里的孩子和他一样幸运地走出大山。此后,他便穿着红粉笔的衣服,戴着红粉笔的帽子,唱着《彩色森林》,到了当时跟孩子们在课堂上讲过的国家和地区。他会跟别人讲红粉笔的故事,希望更多的人加入进来。

    这是参与者特有的红粉笔情结。事实上,红粉笔不仅仅影响着志愿者,也在十年之间,改变了无数孩子的命运。

    “长大了,我要接过红粉笔”

    有一位志愿者依然记得这样的一幕——

    当最后一天离开学校的时候,有位同学悄悄地走过来,细声问粉笔头:“老师,你能把你红色的红粉笔外套送给我吗?”她问为什么,孩子回答:“因为我以后也想像你们一样成为粉笔头,去帮助别人。”

    十年之间,这个曾经在无数孩子心中埋下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2016年志愿者梁春就曾是红粉笔支教的学生。那个说着“长大后也要当志愿者”的孩子,真的就接过了红粉笔,成为了一名“粉笔头”。

    九年前的2007年4月,红粉笔来到了贵州报德小学。正读五年级的小梁春穿着苗族衣服,站在队列之中欢迎红粉笔的到来。那两周,她听了很多堂有意思的课,直到今天,她还记得——“一节课我就记住这些老师所讲的内容,特别是那一首离别前高恬和高永爱老师教的歌曲: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这首歌也让梁春回想起当时离别的情景,她和同学们眼泪汪汪地送老师们走。这份不舍也促使她长大后想着回馈。今年刚上大二的她,就报名参加了四川站支教活动。在花萼小学,她教给了孩子们当年老师教给她的歌谣《送别》。

    由于要考试的缘故,梁春没能到雪佛兰·红粉笔十周年公益大会的现场分享她与红粉笔的故事。不过她的同学,也是班上为数不多仍在上大学的文虎,与当年教他们的志愿者高恬重逢了。

    许多粉笔头和学生们在短期支教后还保持着长期的联系,粉笔头们关心着学生的学习,也关注着他们的生活。志愿者的行为早已不是简单的支教。

    十周年晚会上,刚上大一的李志来到现场,与帮助过他的上汽通用员工李婷拥抱,含泪感谢伴他成长的红粉笔。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帅气的“小鲜肉”在九年前是一个因病而吃过太多药的肿胖小男孩。

    从一岁半起,李志就承受着“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疾病的折磨,“喝过的药堆得像一个山丘”。包括杜浩辉和季涛在内的2007年陕西站志愿者们得知后,兵分多路查访了许多北京和上海的大医院。

    终于医院专家给了志愿者们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小李志的病不是绝症,治愈希望有90%!他们开始为李志看病筹措资金,上海通用汽车也发起了捐助活动。

    那年,时任上海通用汽车团委书记的李婷带着捐款,来到李志所住的河北一个矿山的临时工棚中。李志双手接过李婷送去的课外书和营养品,小脸挂满泪水。李婷悄悄问他:“你喜欢做什么?”

    李志回答,他喜欢唱歌。然后立马就跑到工棚外面对大山拉开嗓子就唱开了,稚嫩纯净的童音响亮,在群山的山谷里回荡。后来李婷才知道,小李志唱的是红粉笔志愿者为李志所在的构元乡学校创作的校歌。

    在众人帮助下,辗转了几家医院治疗后,李志恢复了健康。2014年,李志一家坐20多个小时的火车,到上海感谢红粉笔志愿者。现在李志在西安一所学校里学习护理专业,这是粉笔头杜浩辉为他建议的专业。李志说希望把所学的东西带回来,等他有能力了,也做一名粉笔头去帮助更多的人。

    如今,很多红粉笔学生已经是警察、教师、工人、务农者、大学生,乃至一位新晋的父亲、母亲。很多红粉笔志愿者,则在职场饱经历练,变得更加成熟,却依然抱有一颗年轻的心。如今红粉笔的传承,他们正发挥着自己的影响力。

    60多岁的广州社工冼励勇,就还葆有着年轻的心态。2006年红粉笔成立之初,近五十时的他第一次参加了红粉笔。此后每年,他几乎都会参加一次,教孩子们吹拉弹唱,是红粉笔最资深的志愿者了。如今,已经过去十年,冼励勇的女儿在他的耳濡目染下成为了二代“粉笔头”。

    “我们是为一件大事而来,我做不了大事,就做了很多有意义的小事,也很开心。” 他不仅身体力行地影响了他的女儿,也影响了身边很多人。现在,冼励勇的愿望是,希望雪佛兰·红粉笔可以再持续10年、20年,这样他的孙女能成为第三代“粉笔头”。

    “它还会继续跑下去吗”

    冼励勇的愿望会实现吗?这场公益的马拉松,长跑十年,未曾停歇。它还会继续跑下去吗?

    这十年,很多声势浩大的公益项目悄然间就销声匿迹了,而红粉笔计划没有昙花一现,走到了现在,背后的全程战略合作赞助商上汽通用汽车雪佛兰品牌功不可没。

    21世纪经济报道副总经理王臻谈到自己大学刚毕业时,拿着两三页纸的红粉笔方案来到上海雪佛兰的办公地点,走进通用的大门时没有想到,这一走进开启了红粉笔的新纪元。就此展开了与雪佛兰公益的合作,这一晃就是十年。

    “红粉笔最大的创新就是坚持。”在11月4日上午举行的雪佛兰·红粉笔十周年公益沙龙上,红粉笔前项目经理霍萍这样问雪佛兰品牌部,“是什么样的决心推动你们走了十年?”

    “合作十年走来,确实不容易,谈到坚持,我们知道,一路走来有非常多不寻常的事情。”上汽通用汽车雪佛兰品牌总监张志宏回答,“但是我想走到今天确实是一个坚持,作为雪佛兰品牌来说,它以‘热爱、梦想、行动、分享’作为我们的基本精神,在这一点和红粉笔整个项目的精神非常契合。”

    所有有生命力的合作,归根结底是因为分享相同的价值观。雪佛兰提倡的“梦·创未来”,恰好是红粉笔计划致力为乡村学童打造的美好愿景。

    基于相同的价值观,主办方21世纪经济报道和雪佛兰共同打造能“分享”的红粉笔平台。“红粉笔平台是一个分享你的理念、知识人生理念非常好的平台,作为雪佛兰品牌来说,接触我们的孩子、志愿者,大家一起分享,热爱我们所做的事情,是我们品牌追求的精神,也是这个精神让我们一路坚持。”张志宏这样解释能坚持走到今天的原因,“红粉笔不仅给孩子带来知识,拓宽眼界,而且也让参与者有新的发现,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对大家来说,都是非常值得坚持的一件事情。”

    一个是为了乡村孩子,一个是为了志愿者。红粉笔计划在企业的商业诉求,以及媒体的品牌推广诉求之下,找到一个平衡点。双方都共同希望通过红粉笔支教这个平台,能够让广大生活在城市里的年轻人可以去启迪贫困地区少年儿童的心智。

    “虽然短时间内不能教给孩子们太多的知识,但或许能带给他们一种全新的人生理念或者观点态度。”这也是红粉笔所推崇的“用你的眼界,改变他们的视界”。

    不过,外界对这种短期支教也不乏质疑声。他们认为,一周的支教时间并不能改变什么,反而给当地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造成了影响。

    “当时我很怀疑,一两周上不同的课,会不会耽误时间,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期末考试失利怎么办?心里很忐忑。”湖北温岭华家河希望小学校长涂永义在十周年公益上分享时谈到接到红粉笔项目组电话时的犹豫。

    涂校长没想到接下来的红粉笔支教素质课精彩纷呈,也恰恰是村小教育缺乏的。学校沸腾了,学生活跃了。当时涂校长还点评了各位粉笔头的课,粉笔头这旁听了当地老师的课,双方都受益匪浅。

    此后,粉笔头与学校一直保持联系。如今,支教是该学校办学的一部分。涂校长动情地说:“有了你们我就更有信心,我也可能放心大胆地做,感谢红粉笔贡献力量,我以后也想像你们一样坚持,努力把乡村教育做得更好。”

    “未来是不是可以做更多”

    有人在十周年画布上写下了这句:十年不是终点,是另一个开始。

    未来,红粉笔是不是可以做更多?

    在十周年公益沙龙和粉笔头代表大会上,多位资深公益人士与40多位参加过支教的“粉笔头”们相聚一堂交流分享,共同畅想、思考和谋划雪佛兰·红粉笔的未来。

    在公益大咖们的经典论述后,“粉笔头”们也分成五组开始了激烈的讨论,为红粉笔的未来出谋划策。如何更高效界定和发挥支教课程的作用?如何有效增加项目对所支教学校的可持续关注?如何更好与当地乡村教师进行交流等议题,每个小组的一线志愿者都结合自己的切身体验和专业角度提出了合理化建议。

    梁伟峰代表所在组对于支教课程提出:“我们可以利用当地乡村资源环境进行课程提前规划,让孩子们在接受外界新鲜知识的同时也能获得优越感和自我认同感。”

    还有志愿者甚至建议开设公益网店:“通过一些公益性的店铺,结合当地的资源绩结合当地整个的一些经济行为、社会分析,我们去为学校和孩子做更多有益的尝试。”

    期间,引发讨论热潮的一个问题是——“红粉笔的影响要扩大,未来是不是不仅要看关心孩子,还要多关注当地的老师?”

    当地老师才是乡村学童今后发展的主要支柱。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一点,也成为志愿者们的共识。于是,有建议提出,应该增加志愿者与当地老师的制度化交流。

    事实上,红粉笔计划已经有这方面的规划。

    今年十周年之际,除了现有的短期支教项目,2016年暑假红粉笔还在正式推出了“乡村教师培训”和“儿童启梦之旅夏令营”活动,企图用这种方式更进一步助力乡村素质教育的发展。

    涂永义校长所在的希望小学在今年暑假就有四名师生来到上海参加这两项活动。涂校长希望这两项活动每年都能开展,让更多乡村老师和学生能走出,看到外面精彩的世界。

    那天除了对未来严肃的讨论,还有温情的庆生环节。

    11月4日晚上十周年庆典中,“粉笔头”们来到会场并在签名墙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纪念曾一起并肩走过的十年。他们手拉着手,唱起了红粉笔主题曲《彩色森林》。没有到场的志愿者们则录制了视频,祝福红粉笔十岁生日快乐。

    共同见证这十年一刻后,晚上10点多,在志愿者们坐大巴返回的路途中,红粉笔2007年贵州站的学生文虎,主动唱起了当年老师教的《送别》。歌声在夜色里回响,飘进了志愿者们的心里。

    十年前,一扇寻找生活另外意义的大门正在缓缓打开,通往山谷和海岸,让付出成为一种成长方式。十年之后,步履不止。

    下一段公益路途中,会不会有文虎的学生再唱起这首歌谣?答案不得知,但是那个正在做公益教育的志愿者李茸,是还将继续与红粉笔“纠缠”了。(编辑 吴禄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