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6年12月1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宋晓明分步撤离天目药业 持股三年交易自评70分

饶守春

    本报记者  饶守春  北京报道

    历经控股权之争、屡次重组却屡次失败的波折后,宋晓明与他的“长城汇理系”将分步退出已持股近三年的天目药业(600671.SH)。

    12月12日晚间,天目药业回复上交所问询称,股东深圳长城汇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长城汇理”)与其一致行动人减持公司4.99998%股份,并在此前表态欲通过公开挂牌的方式转让另外所持的16.24%股权,并不涉及违规。此前,“长城汇理系”共计持有天目药业26.15%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长城汇理系”此次减持与转让的天目药业单股价格,均价或在35元左右,若交易成功,粗略计算其获利或达6亿元。2014年4月至2015年6月,长城汇理增持天目药业时,成本均价仅约17元/股。

    宋晓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次退出天目药业的主要原因,在于持股的资管计划存续期即将年满,而这在当初首次增持时就已披露。不过,他同时表示对天目药业的资本运作因为赚得的收益不错,“可以打70分,但因为没完成并购,心里仍有遗憾”。

    清仓式撤离

    于外界而言,“长城汇理系”此次退出天目药业,似乎有点意外。

    根据天目药业12月10日发布的公告,长城汇理的一致行动人中融汇理1 号,在近日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了公司608.8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4.99996%。

    三个交易日前,天目药业同样发布公告称,长城汇理的另两个一致行动人财通汇理1号和融通汇理1号,将在北部湾产权交易所以公开挂牌的方式,转让公司16.24%股份。

    然而与最新减持公告不同的是,彼时长城汇理对公开挂牌的价格进行了确定,为37元/股,并对受让方的身份做了限制,要求受让方为医药企业或在医药行业有战略布局的投资机构、企业集团,以及受让方总资产不低于30亿元。

    由于挂牌转让公告在前,且挂牌价37元/股较彼时天目药业的股价溢价17%,距离上市公司近期的历史最高价38.70元/股亦一步之遥,此后长城汇理的减持公告也被质疑存在有意拉高股价“出货”的嫌疑。

    天目药业一位中小股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宋晓明先是说要溢价挂牌转让,然后背地里偷偷减持,是不是涉嫌操纵股价?”

    对此,12月12日,宋晓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中融汇理1号的减持实际上发生于挂牌转让公告之前,近期由于怕引发天目药业的股价异动,并未大规模进行减持,“只在上周五减持了十数万股”。

    当天晚间天目药业发布的回复问询函,则解释上述减持大部分发生于11月29日至本月6日,12月9日则仅减持18.47万股。

    除此之外,宋晓明表示,此次选择退出天目药业的原因,主要是持有上市公司的上述三只资管计划3年存续期即将届满,而不得已为之的举动。

    “这次退出没什么意外的,当初我们举牌的时候就披露了,3只基金的存续期只有这么长。现在退出时机也不错,天目药业当下的情况不错,回到了正轨,管理也规范了。”宋晓明说。

    不过,宋晓明亦表示,此刻选择退出内心仍有遗憾,主要原因则是天目药业重组的失败。实际上,自2014年底宋晓明举牌天目药业以来,后者已经进行了六次重组,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最新一次则是上个月15日。

    “从内心来讲,我还是希望与另一股东(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合作完成重组,但最新一次重组失败有些遗憾,现在时间也有限。所以这次圈定股权转让受让方的条件,也是希望能够继续推动天目药业的产业并购。”宋晓明称。

    三年豪赚6亿

    除去上文提及的资管计划存续期将满外,此次宋晓明退出天目药业另一原因,也与其在此次交易中取得的不菲收益有关。

    根据天目药业12月12日晚间发布的有关公告显示,此次“长城汇理系”通过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的近5%股份,均价为每股30.30-34.35元,这将为其带来收入达2亿元。而若另一步股权转让成功,更将为宋晓明带来收入7.32亿元。

    这与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宋晓明携“不可挡之势”频繁举牌天目药业时的成本相比,显然获益颇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4月,宋晓明以持有天目药业609.25万股,成功触及举牌线而浮出水面,彼时的增持成本集中于11.48-13.92元/股。随后的一年时间里,宋晓明一路增持天目药业至持股比例达26.16%,位列当时的第一大股东,成本价也大部分处于13元/股-20元/股之间。以此粗略计算,此次减持及股权转让成功后,宋晓明在持股天目药业近三年后,获得收益将达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宋晓明入局的时间里,天目药业经历了除屡次重组失利外,还有长达一年多的控股权之争。彼时,因为与天目药业原实际控制人杨宗昌之间的控股权之争,上市公司一度出现拦截议案、定增稀释股权的变故,但最终以杨宗昌的出走,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的入主而告终。

    实际上,宋晓明亦不否认退出的原因与收益有关。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次的退出从投资角度而言,的确收益不错。

    “差不多盈利一倍吧,但是从内心期望来讲还是有差距,主要原因就是产业并购没有完成,心里有遗憾,所以给这次交易打70分。”宋晓明说。

    不过,伴随着宋晓明退出的现实,是天目药业依然无法提振的业绩。公司三季报显示,前9个月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93.10万元,成为同期申万宏源证券62家中药上市公司里唯一亏损的企业。

    宋晓明对此解释,天目药业出现的亏损,在于企业恢复过程需要时间,并强调公司目前的境况,与其两年多前入主时发生了很大的积极变化。

    “公司已经回到正轨,收益也中规中矩,而且这次对受让方身份有要求,也是希望能够帮助天目药业未来稳定发展,完成产业并购。”宋晓明表示。

    但不可否认的是,宋晓明将执意退出天目药业。有关公告亦表明,若上述公开挂牌转让失败,宋晓明未来还是会通过协议转让、大宗交易与竞价交易等方式减持天目药业股份,且中融汇理1号会在未来一年内全部减持。

    (编辑: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