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2月0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重签贸易协议, 对英国既是困局也是机遇

陈永杰

    中山大学副教授 陈永杰

    最近的唐宁街十号似乎有点内外交困。在通过脱欧公投之后,最近首相梅(Theresa Mary May)宣布启动“第50款”,公布了一个被称为“硬脱欧”的工作方案,梅的那句“脱欧就是脱欧”果然不打半点折扣,引来英国朝野一片哗然。与此同时,梅还马不停蹄横渡大西洋,在特朗普上任后马上访问白宫,尽管外面抗议声连连,她依然坚持邀请这位极具争议的美国总统国事访问英国,不但觐见英女皇,还要到国会演讲。结果是下议院议长伯考(John Bercow)相当令人意外地公开拒绝,保守党控制的议会居然跟保守党政府如此撕裂,触发了一场英国政坛内不大不小的政治风波。

    不要忘记,当初的梅是坚定的留欧派,现在如此坚定地硬脱欧,有点以今日之我打倒昨日之我的意味;当全世界有点政治洁癖的政治领袖都要与特朗普划清界线甚至恶言相向之际,她居然情辞恳切地邀请对方造访英伦,动用白金汉宫的光环来陪衬,完全可谓反其道而行之。凡此总总,不难看出唐宁街为保全英国而为未来几年定下了“防欧亲美”的国策,并且会通过重新签定几十项双边贸易协议,致力让英伦三岛避开世界经济格局大调整的动荡。

    脱离欧盟,对于英国而言最重要的一个冲击是退出欧洲的单一市场。

    在贸易上,英国不但要与欧盟商议一项双方贸易,还为此要与其它与欧盟签定了协议的国家重新磋商贸易协定。在去年6月的公投结束后,英镑大跌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英国在贸易协议上这个“一断一续”,几乎必须会带来一轮振荡。然而,最近梅的“硬脱”决定,虽然政治上引来不少争议,但金融市场的反应却耐人寻味:英镑当日大幅升值。这说明了,一个政治不正确的决定,在经济上可能相当明智。原因是欧盟内部的形势急速恶化,脱欧看似把英国从欧盟的铁索连舟阵中扯了出来,在大西洋上漂荡,但与此同时也是给了英国机会筑起了一道经济防火墙。

    在全面向右转的欧洲大陆,最值得关注的是法国的形势。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的法国总统选举,国民阵线的第二代领袖玛丽·勒庞,毫不讳言她对于移民和自由贸易的不满,民调显示她在所有候选人支持度最高,铁定能进入第二轮投票。如果勒庞胜出,欧盟就铁定要散;即使她赢不了,为了顶住勒庞,把她的部分支持者争取过来,其他候选人(例如菲永)承诺的妥协和让步,必不利于欧盟的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

    想到上述这一切,英国脱欧何尝不是“早脱早超生”?“硬脱欧”时间点设定在2019年,届时的美国仍是特朗普掌权,特朗普与奥巴马不同,他支持英国脱欧。因此,作为英国首相的梅,向他发出国事访问邀请就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了。特朗普只要愿意在双边贸易上不为难梅,什么国事访问、觐见女皇、“训示”国会,甚至再鸣十几响礼炮,一切的委屈在唐宁街看来就都值了。

    必须看到,脱离欧盟重签贸易协定,对于英国来讲,的确有“被砍价”和增加行政成本的问题,但是却可以更灵活地适应。英国是一个以服务业为主、基本上去农业甚至半去工业的经济体。与欧盟绑在一起时,为了保障欧陆一些农业国的利益,相当多的贸易条款并不有利于英国。脱欧后重新谈判,这些农业产品壁垒就是一个可以拿出来谈的条件。相对于其它欧陆国家,英国的服务业强大,很希望出口(例如举世闻名的保险业)。通过降低农产品进口关税,突破更大的服务业出口空间,相信会是英国与很多国家重新谈判的一个关键所在。

    因此,如果英国能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势中,通过重新签定贸易协议,为自己最有优势的服务业拓展出新的空间,同时通过输入后进国家质优价廉的农业和工业产品而降低国内的物价水平,英国将有机会占据一个有利的位置,避开可能即将出现的世界性经济下行周期。跳离那只火苗四窜的欧盟连舟,与经济正在复苏的美国为友,在梅看来,只会让英国在这个位置上更稳当。(编辑 祝乃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