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2月0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京沪2016年债务余额大减
部分中西部地区偿债能力弱化

本报记者 周潇枭 北京报道

    对于2017年,辽宁省财政厅表示要根据省委、省政府确定的“十三五”期间政府债务化解工作任务和路径,推进企业集团组建、实施PPP项目、处置闲置资产等工作,务求化解存量债务规模取得实效;还要加强债务预算管理,确保按时足额偿还到期债务本息,继续严格执行债务限额管理等政策,控制新增债务规模。

    

    随着地方两会的陆续召开,各省2016年末政府债务状况逐渐浮出水面。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大部分省份2016年末债务余额有所上升,包括浙江、内蒙古、湖南、广西等。

    部分中西部省份财政厅表示,2016年部分地区偿债能力有所弱化,变相举债的问题仍在。数据显示,部分地区政府的或有债务,有转化为政府债务的风险。至于2017年,由于财政收入增长有限,但刚性支出增长较快,带来收支矛盾加剧,防范债务风险的任务仍然艰巨。

    当大多数中西部省份还等着新增债务资金,来“解渴”投资资金的短缺,部分地区则在大力化解存量债务。

    如财政收入形势较好的北京、上海两地,2015年、2016年债务余额规模不断减少,北京2016年债务余额预计相较2015年底下降34.66%,存量债务缩减将近2000亿元。此外,债务率较高的辽宁,近两年也在极力控制存量债务规模,2016年债务余额也略有下行。

    京沪两地债务余额持续大减

    北京财政局表示,截至2016年底 ,预计北京政府债务余额较2015年底下降34.66% 。

    北京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披露信息显示,2015年底北京政府债务余额为5729亿元。据此计算,北京2016年底债务余额约为3743亿元,2016年内北京政府化解存量债务规模约为1986亿元。

    自从2015年甄别锁定地方政府存量债务以来,北京存量债务规模在不断下行。从2014年底确定的6378亿元,缩减到2015年末的5729亿元,再到2016年底的3743亿元。

    北京市财政局给出化解债务的经验包括,加大偿债资金预算安排力度、发行地方政府置换债券、市场化运作、依法转化等手段。

    与北京类似的还有上海。上海财政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上海地方政府债务余额4485.5亿元,按审计署口径计算债务率为38.8%。

    上海近两年债务余额也在不断减少,2014年底锁定债务余额为5812.5亿元,2015年末大幅减少到4880亿元,2016年末继续减少到4485.5亿元。

    2015年内,上海债务余额减少了16%,2015年底债务率仅为44.3%,而当时全国平均债务率为86%。上海财政局表示,通过存量债务置换、健全债务管理制度、剥离融资平台举债职能等,加强了对政府性债务管理,使得上海债务增长得到有效控制。

    北京、上海两地近两年财政收入增势喜人,是其他省份难以企及的。上海2014年、2015年、2016年一般公共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1.6%、13.3%、16.1%。北京近三年一般公共财政收入同口径增长10%、12.3%、12.3%。

    北京财政局分析表示,2016年科技创新等因素,成为财政收入稳定增长的新动力,如北京高新技术企业财政收入增幅超过20%,贡献了财政增收的三成左右。北京总部经济支撑作用明显,金融业、信息服务业、商务服务业等优势行业比较突出,总部企业贡献财政收入近四成。随着北京经济结构不断优化,二产收入比重有所提高,规模以上现代制造业财政收入增长较快。

    除了得天独厚的京沪两地,债务风险较高的省份,如辽宁也在极力化解存量债务。

    辽宁省财政厅初步统计,2016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8525.2亿元。辽宁2014年、2015年底债务余额分别为8785.4、8592.1亿元,近两年存量债务规模均有所减少。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初步测算,辽宁2015年底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可用财力)大致为173%,2016年末大致为133%。

    2016年辽宁财政厅继续加强风险防控,完善债务管理体系,实行债务限额管理,控制新增债务。对于2017年,辽宁省财政厅表示要根据省委、省政府确定的“十三五”期间政府债务化解工作任务和路径,推进企业集团组建、实施PPP项目、处置闲置资产等工作,务求化解存量债务规模取得实效;还要加强债务预算管理,确保按时足额偿还到期债务本息,继续严格执行债务限额管理等政策,控制新增债务规模。

    中西部新增债务用于扩投资

    从目前公开信息来看,更多省份2016年债务余额有所增长。

    如浙江2016年末债务余额预计为8390.8亿元,相较2015年底增加约460亿元。浙江2016年也构建了更完善的债务管理体系,对高风险地区进行化债计划管理,对中低风险地区实施与债务风险管控质量挂钩的财政奖惩政策。

    对于2017年债务管理工作,浙江财政厅表示,强化市县 政府主体责任,督促高风险市县实施五年化债计划,重点关注融资平台公司、PPP、政府购买服务等可能产生的隐性负债,合理控制债务规模,有效防范债务风险。

    对于更多中西部省份,在限额范围内,充分利用新增债务限额“稳增长”更为迫切。

    如湖南初步统计2016年末债务余额为6824亿元,相较2015年底增加672亿元。湖南2016年“适度扩大总需求”的重要举措就是,争取新增债务限额461亿元,规模居全国前列,全部用于扩投资。

    内蒙古财政厅表示,2016年新增债券资金弥补地方经济建设的资金不足,对公益性项目投入,切实地改善农牧民生产生活环境,缩短城乡差距,助力城镇化建设推进——有力支持自治区“稳增长,惠民生”工作。

    随着债务余额的增加,偿债压力是必须直面的后果。内蒙古2016年末债务余额预计为5678.3亿元,相较2015年底增加约223亿元。内蒙古财政厅表示,2016年财政运行面临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包括财政收入增速放缓,刚性支出增长较快,财政收支矛盾更加突出,预算平衡难度加大;各地区财政发展走势进一步分化,部分盟市和旗县财政接续财源匮乏;政府性债务负担仍然较重,潜在风险防控任务艰巨等。

    债务率相对较高的贵州也面临类似的问题,贵州财政厅表示,2016年政府债务管理仍需加强,一些地方落实政府债务管理责任不力,局部地区偿债能力弱化,违法违规融资担保现象仍有发生等。

    此外,还有或有债务风险传导的问题。广西财政厅指出,2016年部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逐渐显现。全区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区域性风险化解的压力加大,违规举债、变相举债的监管还需加强,经济下行条件下政府或有债务代偿风险值得关注。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些国有企业为地方政府潜在的救助对象,如果出现资不抵债,政府可能要承担一定的救助责任。

    (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