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2月0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优化信贷结构之浙江样本: 700家债委会承担ICU急救功能

包慧

    本报记者 包慧 浙江报道

    供给侧改革并不意味着银行要放弃传统产业,而是推动升级换代,以更高质量的供给满足日益提升的需求。

    为此,浙江银监局引导省内银行业加强传统产业技术改造,及转型升级技改项目的支持,保障先进制造业信贷需求。同时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信息产业,以物联网、信息产业等促进传统产业升级发展。如工商银行浙江省分行对相关重点领域的贷款余额达1700亿元。

    企业兼并重组可化解产能过剩、调整产业结构,是对接供给侧改革、僵尸企业出清的重要手段。金融危机以来,浙江经济转型升级加快,企业并购市场规模加速增长。据浙江银监局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11月末,辖内五大行并购贷款余额74.16亿元,比2016年年初增加15.84亿元、增长27%。

    优化信贷结构的历史机遇

    从历史经验教训来看,在传统和过剩的产业中打转也是信贷风险的重要祸源。

    农行浙江分行行长冯建龙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对经济周期中没有进行实质性调整的企业,银行本应顺势退出,但如果反其道而行,在原来的客户上继续做加法、垒大户、过度授信,风险就会高度集中和大量暴露。“因此,绝不能再走历史的老路,必须围绕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方向,围绕‘五新’,加快客户结构的调整,摆脱传统产业整合和‘两链’风险的泥潭,实现信贷资产的重生。”

    冯建龙称:“当前银行贷款投放乏力与企业贷款难问题并存,农行董事长周慕冰提出的‘五新’(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新技术、新客户),为农行服务实体经济,调整客户结构指明了方向,也是这轮经济转型中农行面临的又一次历史性选择。”

    近三年来,农行浙江分行共退出“两高一剩”行业和“僵尸”企业贷款630亿元,同时新增贷款1550亿元,相当于新增了2180亿元的优质资产用于服务“五新”,已占全行信贷规模26.7%。其中新增法人贷款中40%以上都是投向物流、信息技术等现代服务业,新增制造业贷款中的60%以上投向先进机械设备、新能源汽车、新材料、医药等新兴制造业。

    “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年,我们的信贷结构就会出现历史性的变化,新一轮可持续快速发展的基础就打牢了。”冯建龙称。

    以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为例,自2014年以来累计压缩退出“低小散”行业和“僵尸企业”等不良客户2033户、金额244亿元;通过“有保有压、优扶劣汰”,截至2016年11月末,该行积极增长和选择性增长类行业总体授信份额为40%,比年初上升4.68个百分点;低端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占比分别为17%和11%,较年初分别下降1.70和1.94个百分点。

    化解担保圈利器

    债权银行委员会(下称“债委会”)机制成为化解担保链风险的利器。推进债委会是银监会根据当前经济金融形势出台的举措,浙江银监局提出以债委会组建为主体,以“困难企业帮扶+僵尸企业出清”相结合。原则上选择“三家以上债权银行、且贷款余额合计3000万元以上的困难企业和僵尸企业”组建债委会。

    截至2016年11月末,浙江辖内(不含宁波)已组建债委会700家。浙江银监局副巡视员张有荣表示,债委会建设切实提升分类帮扶质效,助推僵尸企业有序出清,遏制两链风险蔓延。

    一个典型案例是,2015年10月,长业建设集团受五洋建设集团、越王集团等担保企业2.95亿元不良担保责任牵连,出现转贷困难。但企业主业经营正常,且处于辖内担保圈中的关键节点位置,其第一圈担保涉及企业12家,贷款38.46亿元。

    绍兴银监分局指导成立由建行绍兴分行为主席单位的债委会,经市政府牵头协商,明确“先主体债务,后担保债务”,先对主体债务越王集团和巨星集团追偿,待其破产清算清偿完成后,再要求长业建设承担债务余值部分的担保代偿责任。

    各债权银行统一步调,除加快担保风险企业的破产清算进程外,给予长业建设担保代偿一定的宽限期,控制其对外担保存量风险。在企业作出不逃废银行债务承诺的前提条件下,各债权银行与长业建设签订《贷款银团化协议》,固化该企业贷款9.39亿元。

    自长业建设债委会成立以来,绍兴银监分局联合绍兴市政府帮扶办组织开展6次协调会,保障企业生产经营正常。截至2016年末,该企业贷款余额8.17亿元,比年初下降1.22亿元,对外担保减少1.26亿元。

    浙江银监局法规处处长徐小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债委会首先发挥类似于ICU的紧急救助功能,问题企业先送进去先保证不乱,不发生踩踏事件,后续是分类帮扶还是有序出清,怎么帮、怎么出清,各债权银行集体“专家会诊”后,按照企业的实际情况确定方案。

    债委会运行核心是银行间一致行动,需要监管推动和行业自律约束。实现行动一致的前提是信息共享,多家债权银行如果互相猜疑,结果就是比谁“跑得快”。因此,浙江由银行业协会牵头开发债权人委员会登记系统,要求债委会成立后在系统中进行登记。

    “债委会的推进总体比较顺利,企业和银行都有相应的意愿,后续一些运行机制方面的问题需进一步探索。比如债委会协议签署后要3-5年来救助一家企业,怎么保证救助方案顺利延续下去,是个很现实的问题。此外,个别企业需要跨地区甚至跨省成立债委会,如何协调也要探索。”徐小平说。

    (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