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2月0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天目药业获青岛国资举牌 六年资本混局待终结

朱艺艺

见习记者 朱艺艺 上海报道

    六年来,天目药业深陷控股权争夺,治理结构混乱,六次重组接连终止,或多或少牵绊着天目药业的业务主线。而此次带有国资背景的新股东的介入,让深陷股权动荡纠纷六年之久的天目药业看到了正本清源的希望。

    

    2月7日晚间,一位神秘股东通过举牌,新晋为天目药业(600671)座上宾。

    公告披露,2017年1月24日至2月7日,青岛汇隆华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汇隆华泽”)增持天目药业达5%举牌线。

    随着信息披露,这家以青岛“金家岭金融新区”金融开发为主业的公司正在揭开神秘面纱,其为青岛市崂山区财政局的全资孙公司。

    此外,这家国资大方亮明底牌,声称“将在一年内继续增持天目药业股份,比例不低于5%”,前提条件是“股价不超过32元/股”。

    受此影响,天目药业2月8日股价高开高走,截至下午收盘,以30.78元/股涨停。

    长城汇理持续减持青岛国资神秘入股

    公告披露,2017年1月24日至2月7日,青岛汇隆华泽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分四次增持天目药业共608.9万股,达到举牌线。交易价格区间在26.99-27.7元/股之间,据此推测,其交易均价约27.4元/股,增持成本约1.67亿元。

    2月8日上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上天目药业董秘吴建刚,他表示,“昨天收到对方的邮件告知举牌的事,之前我们和对方公司也没有接触。”

    梳理其股东结构,成立于2016年3月的汇隆华泽主要从事青岛“金家岭金融新区”金融项目开发,注册资本1.64亿元,由青岛全球财富中心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全球财富中心”)100%持股。

    全国企业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这家以“全球财富中心”冠名的企业,注册资本18亿元,主要做“崂山区土地开发建设和投资,房地产开发和经营。”除青岛汇隆华泽外,旗下还有山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青岛崂山海港投资有限公司等15家公司。

    据工商资料显示,青岛全球财富中心为一家国有独资企业,青岛市崂山区财政局为其机关法人。

    这家坐标山东青岛的“国字头”公司,为何大老远相中了浙江的这家医药企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汇隆华泽,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请投资者自行判断,无法告知更多细节。”

    值得注意的还有做为天目药业新晋股东——青岛汇隆华泽意欲继续增持的态度。

    “很大可能是这家公司希望有上市公司背景,便于之后拿到融资项目,这样的话也有一些股权质押,而不光是拿房拿地做抵押。”北京一位房地产行业投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她看来,这两年房地产整体环境不好,地产公司去投资一些医药和养老等新兴行业的上市公司,情况非常普遍。

    上海某基金公司长期关注大健康领域的王姓高级投资经理则分析指出: “像汇隆华泽这样的政府资本,基于产业整合考虑,未来有可能和天目药业进行战略合作。”

    就在众人好奇新进股东意图时,天目药业原二股东长城汇理则在持续减持。

    1月23日-1月25日,长城汇理通过一致行动人财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融通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减持天目药业608.7万股,占比4.99918%,减持均价为27元/股。

    一进一退间,无论是其减持的数量还是成本,都与汇隆华泽惊人接近。

    回溯6年资本变局

    带有国资背景的新股东的介入,让深陷股权动荡纠纷六年之久的天目药业看到了正本清源的希望。

    六年来,天目药业深陷控股权争夺,治理结构混乱,6次重组接连终止,或多或少牵绊着天目药业的业务主线。

    2012年4月,天目药业原控股股东杭州现代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因民间借贷纠纷涉及诉讼,被迫将所持878万股划转给个人,其持股比例下降至12.10%,由此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拱手相让。

    而纵横商海17年的“并购教父”宋晓明,早在2011年7月-12月通过长城国汇旗下深圳诚汇、深圳长汇和深圳城汇等三家有限合伙基金,展开一场举牌狂潮。此后,宋晓明所在的长城国汇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提升至23.56%。

    2013年3月,长城国汇有限合伙人杨宗昌加入了这场股权“狙击大战”,其溢价45%收购了深圳诚汇、深圳长汇两家基金公司,同时还收购了长江中汇(天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天目药业新的实际控制人。

    时隔一年后,因内部纠葛败走长城国汇的宋晓明再度杀回,只不过,这次平台换成了长城汇理。2015年3月,长城汇理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天目药业高达23.8%,与杨宗昌旗下的长城国汇争夺激烈。

    2015年10月,杨宗昌5亿元清仓天目药业,将长城国汇所持16.77%股份转手卖给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赵锐勇、赵非凡父子,高调离场。

    直到今年1月4日,宋晓明也公开表示,将在一年内清仓式减持长城汇理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26.16%股份。至此,长城影视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27.15%,成为天目药业控股股东。

    那么,6年过后,对于山东国资背景的加盟,会否改变天目药业的处境?作为国内最早上市的中药制剂老牌企业,其何时曙光重现?

    一位长期关注浙江资本市场的投行人士分析,“国资力量的加入,有后续资本运作的可能性。”

    但天目药业董秘吴建刚的态度鲜明,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之前已经多次强调,控股权这块公司是不让的,还是希望长城影视控股,发展大健康产业,当然我们欢迎各位财务投资者。” 

    (编辑: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