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3月1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连锁药店加速圈地 线上、线下布局仍存拦路虎

肖玫丽

本报记者 肖玫丽 北京报道

    连锁药店并购及新店开办的审批程序,使得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在扩张上进退维谷。代表建议简化连锁药店新开门店的审批流程,压缩审批时限,提高审批工作效率。

    

    提升药店连锁率、加速圈地并购,一直是中国药店领域不灭的热潮。

    但在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却大吐苦水:连锁药店并购及新店开办的审批程序,使得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在扩张上进退维谷。他建议:“简化连锁药店新开门店的审批流程,压缩审批时限,提高审批工作效率。”

    线上药店也难言乐观。中国的医药电商至今已发展了12个年头,龙头企业逐步做强。但网售处方药迟未落地、监管法规不健全,使得医药电商存在业务涉及范围广、隐蔽性强、控制难、取证难、监管难等问题。

    线上:违法行为频发

    老百姓大药房在2008年就迈出布局医药电商的步子。那一年,老百姓大药房拿到互联网售药牌照以后在杭州和日本的企业合作,结果以失败告终。

    2013年,老百姓大药房成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主要负责老百姓大药房B2C业务,注册资本1200万元,公司持股89%。其网上药店则于2014年1月上线,涵盖药品、保健品等销售。

    这条道路亦不好走。2015年老百姓大药房B2C平台收入6800万元,占总营收的1.49%。另据其2016年半年报显示,老百姓大药房共实现营业收入27.7亿元,自有电商平台贡献仅5000万元。

    新三板企业都市医药创始人张观英告诉记者:“互联网讲究快,很多大型连锁药店现在电商业务起色不大,就是在速度和效率上无法跟上。传统药店人做电商是比较难的,他们习惯赚厂商的差价,一般不愿意依照互联网的玩法舍弃自身的部分利润,或者舍弃了利润但效果不佳。”

    “随着公司内部经营方向的调整,北京电商公司回迁到长沙,主要原因是我们认为最适合老百姓的方式是O2O,回迁是为了更好利用地面实体网络的优势加强和电商的合作。”谢子龙透露,“回迁之后我们在原有的电商公司的基础上成立了数字化运营中心,希望在内部打通线上和线下,让网上销售和实体店结合起来。”

    此时的医药电商早已战火激烈。其中,七乐康、1药网、健客、康爱多等先头部队牢据第一梯队,一心堂、益丰药房等连锁药店亦在加码线上。

    截至2017年1月22日,CFDA网站显示《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共831张,其中A证(第三方平台)41张、B证(医药工业、流通企业自建的B2B网站)195张、C证(零售连锁申请的B2C网站)598张。

    谢子龙指出,网上药店违法行为频发,需要加大监管力度。具体表现在,部分网站采取非法渠道购进产品、违法违规宣传、经营假冒伪劣产品等方式获取非法利益。另外,鉴于网上药品销售的复杂性,多数发达国家尚未完全放开药品网上销售。但国内网上药店的经营环境不完善,法规不健全,药品管理法中没有涉及网上药品销售的条款,各地准入条件、监管要求存在很大差异,专业化的物流体系缺失等等。

    对此,谢子龙建议,根据互联网药品销售的特点和潜在的问题,制定并完善监管法律体系。先要加快《互联网药品交易法》立法,进而逐步完善互联网药品交易的法律法规体系以及行业指南,更好地指导和规范网上药店的发展。

    线下:审批难题待解

    政策不明朗使得医药电商在药品零售领域占比极低,线下依旧是巨头争夺的主战场。

    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2015年度食品药品监管统计年报》显示,截至2015年11月底,全国零售连锁企业4981家,零售连锁企业门店204895家,零售单体药店243162家,连锁率仅为45.73%;与商务部《全国药品流通行业发展规划(2011-2015年)》提出的60%指标相差较大。

    “行业集中度不够,我们现在在全国是龙头,占比大约是1%到2%,反观美国一家企业可以达到20%以上。另外零差率、医药分开、医保控费、药占比等政策红利,将促使医院处方外流。所以并购、开业是我们的常态。”谢子龙说。

    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医药零售领域,最初也带有浓厚的行政审批色彩。而今行政审批依旧是连锁药店并购扩张绕不开的一道坎。

    “1990年到2000年连锁药店日子最好过,当时是行政审批,有段时间还要求医药公司开店,行业壁垒比较高。后来市场放开,行业壁垒降低,但是不可能完全市场化,行政壁垒还是会影响我们进驻新市场。”张观英说。

    具体表现在,收购后企业与门店经营证照过户困难。连锁药店实施并购重组需要重新办理相关经营证照,而且是按照新开办企业对待,需要到监管部门注销原企业再申请开办新企业。这其中是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手续繁琐、进度缓慢,往往耗时数月。

    而在证照变更期间,企业必须停业等待。证照办理过程中部分地区存在着地方保护主义,外地企业在该地区的发展会受到药监、工商、税务、医保等多方面的限制。收购零售药店后,原零售药店的医保定点资格需要注销,由收购方按照新设门店重新申报。

    新开药店审批流程同样复杂。各地新开药店审批权限分散,市场准入标准不同,由于新开药店需要经过筹建申请、空架验收、GSP认证等环节,各个环节之间部分项目重复,各环节都有自己的审批时限,审批的不确定性导致门店开业风险增加,承租店面等费用上升。

    对此,2017年2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17〕13号),明确提出:“推动药品流通企业转型升级。打破医药产品市场分割、地方保护,推动药品流通企业跨地区、跨所有制兼并重组,培育大型现代药品流通骨干企业。”“推进零售药店分级分类管理,提高零售连锁率。”

    “需要简化新开、收购门店的审批流程,”谢子龙认为,“我个人现在在建一个医院,同样面临复杂的审批。未来药店应该对医疗做一些参与,老百姓涉足医疗一定是迟早的事,我们也会在社区医疗、公立医院改革、自建医院都会有一些布局。”

    (编辑:张伟贤,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zhangwx@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