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3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坏账与盈利成上市公司累赘 小贷传统模式通道逼仄

叶麦穗

    本报记者 叶麦穗 广州报道

    “传统小贷的坏账明显的感觉越来越多。从我们的工资就可以看出,两年前,我们成功收回一单坏账的提成是5%,但是现在已经变到了10%到15%,有经验、有渠道的催收员提成则更高。我干这行已经三年了,去年我的年薪达到30万。”广州一名催收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央行的数据,截至2016年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673家,相比2015年末的8910家,减少近300家。贷款余额9273亿元,去年全年人民币贷款减少131亿元,这已经是三连降。

    坏账成拖累业绩罪魁祸首

    2013年小贷以星星之火的态势,迅速燎原,时至今日,据不完全统计,已有43家上市公司通过参股、控股、投资、并购等方式涉足小贷公司。此外还有45家小贷公司登陆了新三板,但是从目前来看,传统小贷公司的业绩一直没有得以释放,部分公司由于亏损,甚至拖累了母公司的业绩。

    2月21日,江南高纤(600527)披露了2016年年报,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看,全年实现2744.91万元,同比增长246.81%,整体来看可圈可点。不过细看之下,却有不少“槽点”,该公司报告期内投资收益亏损3298.13万元,是净利润的1.2倍。

    旗下小贷公司运营不佳是主要原因。据年报显示,2016年,公司参股的苏州市相城区永大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净利润亏损约2.96亿元;参股的苏州市相城区永隆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净利润亏损约1.11亿元。截至2016年12月31日,前者总资产为3.38亿元,净资产为-4.36亿元;后者经过减资,总资产剩7385.19万元,净资产剩7083.45万元。

    新三板挂牌的45家小贷公司中, 部分公司已经公布了2016年的年报,业绩并不理想。海博小贷的年报显示,去年公司营业收入为7327.66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0.61%;净利润为3517.4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1.6%。对于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海博小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主要是因为受各方面的竞争,以及经济处于弱周期低增速的运行状态,贷款需求减少,公司贷款规模大幅下降;海博小贷2016年贷款加权平均年化利率由年初的14.35%降至报告期末的13.35%;逾期贷款的增加和部分抵债资产的入账,报告期内生息资产较去年同期有一定幅度的下降。

    虽然目前各大上市公司的年报还没有披露结束,但是从三季报来看,情况并不理想,有29家公司的利润出现下滑,4家公司亏损,由此判断,年报的情况并不能太乐观。

    坏账也是拖累传统小贷业务大幅跳水的推手,一些小贷公司甚至已将逾期贷款催收作为“主业”。“我做催收已经两年了,明显的感觉坏账越来越多。从我们的工资就可以看出,2年前,我们成功收回一单的提成是5%,但是现在已经变到了10%到15%,有经验、有渠道的催收员提成则更高。不过提成比例越高也意味着账越难收,去年年底,我们就有两单没有要回来,公司现在放贷越来越小心,很少再放纯信用的贷款了,一定要有抵押才行。”广州一名催收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小贷公司不盈利之痛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至少有三家上市公司拟或者已经退出小贷行业,此外新三板的两家小贷公司由于业绩不佳,自动摘牌,分别是三花小贷和佳和小贷。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广州市金融业协会副会长方颂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传统小贷由于不能真正做到小额分散,在实体经济下滑的背景下,坏账率一直维持在两位数之上。而互联网小贷的情况则好很多,这主要是互联网小贷的主发起人会关联既有业务,在这种背景下,有的放矢,可以较好地控制风险。比如温州商人沈亚等创设的唯品会在广州开设了第一家互联网小贷,其客户都是自己的供货商,通过内部的大数据可以很好地了解到客户的信用、经营情况等,将坏账率降到最低。近期有消息表示,今年将会整顿小贷公司,但从我的角度来看,目前互联网小贷出现非法集资等恶性事件的情况极为个别,整顿更多是未雨绸缪。从互联网小贷的牌照数量也可以看出监管更为谨慎,目前仅有80家左右,而传统小贷则是8000多家。”

    在广东南方金融创新研究院秘书长徐北视角认为,相对传统小贷,互联网小贷的模式则首先突破了地域的限制,不再被一个地方所局限,可以拓展客源;其次发起人一般都比较有实力,有数据、有客户、有流量,加入互联网小贷这种金融服务,对于小贷公司的主营业务会有一定的支撑。

    (编辑:李伊琳,liyil@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