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4月2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首个国家能源革命战略发布: 205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超一半

王尔德

    本报记者 王尔德 北京报道

    在中国快速城市化进程的背后,能源消耗和环境破坏已经是不能回避的问题。

    这为中国进行“能源革命”提出了新要求。

    4月25日,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印发《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以下简称《战略》),这是我国首次对外发布国家革命能源战略。

    《战略》提出了我国能源革命的近期、中期和长期三个阶段的发展目标。从长期来看,展望2050年,能源消费总量基本稳定,非化石能源占比超过一半,成为全球能源治理重要参与者。

    “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以前的提法是2050年是煤炭、油气和非化石能源消费各占1/3。”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与国际合作中心国际部主任柴麒敏表示,这表明能源转型的力度进一步加大。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国家能源局已经起草完成《能源体制革命战略行动计划(20l6-2030年)(征求意见稿)》。

    目标:非化石能源比重提升

    早在2014年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提到要抓紧制定2030年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

    习近平就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提出5点要求,具体包括能源消费革命、供给革命、技术革命、体制革命和“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这就是业界俗称的“四个革命+国际合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战略》的编制主要是围绕上述5点要求开展,并针对每一点要求设置单独的、具体的一章。

    其中,最为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国家提出到205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超过一半。

    对此,柴麒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战略》特别明确了绿色低碳的大方向,在对内战略中提出了消费侧的用能权制度、供给侧的清洁增量新概念,在对外战略中提出了畅通“一带一路”能源大通道、国际能源事务话语权等新概念,是至今能源转型潮流的一个大总结。

    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主任王仲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国家提出到205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超过一半,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变化。这一目标能否实现要看能源体制革命的推进。如果改革进展顺利的话,可以达到甚至2/3的比例。

    此外,《战略》提出的近期目标是,到2020年,全面启动能源革命体系布局,推动化石能源清洁化,根本扭转能源消费粗放增长方式,实施政策导向与约束并重。

    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煤炭消费比重进一步降低,清洁能源成为能源增量主体,能源结构调整取得明显进展,非化石能源占比15%;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15年下降18%。

    同时,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比2015年下降15%;电力和油气体制、能源价格形成机制、绿色财税金融政策等基础性制度体系基本形成;能源自给能力保持在80%以上,基本形成比较完善的能源安全保障体系。

    从中期来看,2021-2030年,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和核能利用持续增长,高碳化石能源利用大幅减少。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60亿吨标准煤以内,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达到20%左右,天然气占比达到15%左右,新增能源需求主要依靠清洁能源满足。同时,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

    畅通“一带一路”能源大通道

    值得注意的是,《战略》在第七章国际合作部分提出,畅通“一带一路”能源大通道。

    首先,巩固油气既有战略进口通道,加快新建能源通道,有效提高我国和沿线国家能源供应能力,全面提升能源供应互补互济水平。

    国研中心对外经济部副部长王金照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在“一带一路”地区内部,也要实现多元化的能源进口,均衡地推进与中东、中亚、俄罗斯、东南亚和非洲的能源合作。

    其次,确保能源通道畅通。巩固已有主要油气战略进口通道。推动建立陆海通道安全合作机制,做好通道关键节点的风险管控,提高设施防护能力、战略预警能力以及突发事件应急反应能力,建设安全畅通的能源输送大通道。

    王金照建议,要努力实现能源进口通道多元化,加快推进中俄、中土等油气运输管道建设,加快“一带一路”地区储存运输港口、码头建设,提高我国在“国油国运”中的比例,逐步降低对马六甲海峡、霍尔木兹海峡等运输通道的依赖程度。

    第三,完善能源通道布局。加强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开放,加快推进“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能源互联互通,加快能源通道建设,提高陆上通道运输能力。推动周边国家电力基础网络互联互通。

    第四,推进共商共建共享。与相关国家和地区共同推进能源基础设施规划布局、标准规范、经营管理的对接,加强法律事务合作,保障能源输送高效畅通。以企业为主体,以基础设施为龙头,共建境外能源经贸产业园区。

    柴麒敏分析,目前的能源通道建设主要以油气资源为主,未来电力的增长潜力不小。相比油气,电力通道的建设更为敏感,障碍更多。这需要以建立长期稳定的双边和多边的政治互信为基础。

    (编辑:陈洁,如有建议意见请联系:wangjk@21jingji.com,chenjie@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