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5月1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多家并购标的业绩未达标 长城动漫“全产业链”布局遇挫

孙翔峰

    见习记者 孙翔峰 上海报道

    日前,随着长城动漫2016年报一起出炉的还有其向投资者发送了三份致歉函,其内容主要包括2016年,长城动漫旗下上海天芮经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芮经贸”)等4家公司都没有完成业绩承诺。除此之外,长城动漫还发布了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公告称,因为天芮经贸业绩不达标,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43.3万元。

    这一份商誉减值报告和三份致歉函无疑正是长城动漫(000835.SZ)在2014年疯狂收购7家动漫产业公司之后所必须承担的后果。

    作为一家焦化企业转型而来的动漫公司,长城动漫的超高溢价并购行为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事情正往对长城动漫不利的方向发展。

    产业链式并购

    长城动漫原为四川圣达,是一家以焦炭生产为主的传统能源企业。2014年7月,影视行业资本运作强人赵锐勇成为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赵锐勇亦是上市公司长城影视(002071.SZ)、天目药业(600671.SH)的实际控制人,这位国家一级作家出身的上市公司老总,对于产业整合有着其它影业巨头难以比拟的执念。

    2014年8月,赵锐勇在正式取得四川圣达的实际控制权后便随即改名为长城动漫,开始转型涉足动漫产业,并展开了全产业链并购。

    2014年年底,长城动漫以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湖南宏梦卡通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宏梦卡通”)、北京新娱兄弟网络科技公司(下称“新娱兄弟”)等7家公司的股权,交易价格为10.16亿元。这些公司的经营内容几乎覆盖了从IP研发到周边推广的整个动漫产业。

    正如长城动漫在2016年的年报中所描述的那样:“总体上看,(公司)基本搭建了一个从IP原始创意到线下实体体验的完整泛娱乐产业链架构。”

    虽然长城动漫宣称通过协同效应可以促进各个并购标的产生“较为理想的经营效益”,但是从实际的业绩来看,这些并购标的经营效果并不理想。

    根据并购当初的协议,长城动漫收购的7家公司有5家存在业绩承诺,2016年,其中4家没有完成业绩承诺。其中天芮经贸承诺1125万元的业绩,仅完成256.72万元。而正因为天芮经贸实际业绩与承诺相差巨大,长城动漫因此对其计提商誉减值。

    “业绩承诺不达标不是问题,问题是多个公司都业绩承诺不达标。”一位资深投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评价长城动漫的并购行为时表示,“出现这种情况,要不就是企业运气太差,要不就是标的选择上存在问题。”

    风险并购潜行

    虽然有教训在前,但长城动漫似乎并未打算就此谨慎对待其“全产业链”布局。其最近的一笔收购也同样存在潜在亏损风险。

    长城动漫4月29日公告,拟花费2000万元收购浙江新长城动漫有限公司(下称“新长城动漫”)100%股权。公告显示,该公司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31万元,营业利润亏损420万元,净利润亏损380万元,亦是一家亏损企业。

    除了亏损风险,新长城动漫与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的关系也存疑。

    工商资料显示,新长城动漫原法定代表人即赵锐勇,2015年1月28日,自然人王培火以每股1元的价格,投资2000万获得新长城动漫100%股权,同年2月9日完成股权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从赵锐勇变更为林慧。在此之前,新长城动漫的实缴资本为0。

    而在赵锐勇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长城影视的十大股东中,亦有一名叫做王培火的股东,该股东持有长城影视2.44%股份,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2016年10月17日,王培火将其持有新长城动漫的100%股权以每股1元的价格,作价2000万元转让给陶江军。2017年4月,长城动漫又欲以2000万元将该公司收入囊中,事实上在兜了一圈之后,其再次成为赵锐勇控制的企业,这背后的商业逻辑不得不让人生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长城动漫董事会秘书办公室询问公司选择并购标的标准,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大股东比较看重这个市场,主要是补充产业链上的一个利润增长点。”

    然而,根据东方财富choice金融终端的数据统计,近年来,动漫行业产值同比增速已经逐年放缓,2011年,动漫行业产值增速32%,2013年便降至14.59%,2015年动漫行业产值1331.58亿,同比增长仅有13.16%。

    5月10日,一位泛娱乐行业资深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动漫行业过于细分,所以天花板较低,成长空间有限。而且因为属于文化产业,发展相对缓慢,必须靠大量资本投入才能实现缓慢增长,未来几年内,出现爆发性的增长几无可能。(编辑: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