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5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传递强化监管的预期,让市场主动出清

    4月份以来,“一行三会”密集发声,针对重点领域风险强化监管,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引导金融业支持实体经济。之后,股市、债市、商品市场均出现明显跌幅。因此,市场一些声音担心相关监管会带来新的风险。

    一种主流的辩证观点认为,严监管确实是防范金融风险所必须,但如果用力过猛,也会影响到资本市场融资功能的发挥,削弱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甚至带来流动性风险。比如紧缩性的政策可能引发一系列信用违约事件,导致市场流动性紧张,进入一个紧缩螺旋。

    对于这种情绪的反应,有主流媒体认为,当今金融市场的乱象,不是短期内被“创造”出来的,风险点之间的关联错综复杂。整治这些乱象、处置这些风险点不能过于急切,要从全局统筹考虑,不能在处置风险过程中发生新风险。也就是说,在去杠杆、防风险的过程中,监管部门需要稳妥地把握好力度、节奏和协调性。

    上周五(5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在《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也指出,加强金融监管协调,有机衔接监管政策出台的时机和节奏。稳定市场预期,把握好去杠杆和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的平衡。为了稳定市场情绪与预期,央行强调,“缩表”并不一定意味着收紧银根,4月份央行资产负债表已重新转为“扩表”。

    应当说,当密集的监管动作开始之时,市场的确面临一些不确定性风险,这种不确定性就会放大担忧。这个时候,市场需要监管部门安抚情绪,避免市场动荡危及金融安全。但是,这种安抚只是稳定市场情绪,但不应改变市场预期,即监管可以调整节奏和力度,但监管的方向不变,监管的目标不变,监管的决心不变。

    维护金融安全,强化去杠杆、防风险应该在未来一段时间始终置于监管工作的首要目标,不可转向和改变。多年以来,我们适应性的货币政策兼顾多重目标,相对弱化了监管力度,鼓励了各种“创新”,其中一些创新演变为高杠杆的“钱炒钱”游戏,产生资产泡沫与金融泡沫。

    也就是说,当我们将增长等视为主要目标时,货币政策与监管政策都要为之服务,这也是一个杠杆持续增加的过程。因此,当前的监管加强不可能过于着急,需要掌握节奏,但是,必须将抑制通胀与资产泡沫,维护金融稳定与安全作为货币政策与监管政策的首要目标。如果改变了这个目标,去杠杆与防风险的工作就会半途而废。

    在过去的20多年里,除了在1990年代初期应对经济过热进行过紧缩之外,较少主动紧缩过。始终保持一种调控的状态,即维持在一个较高的增速水平,过热就调控,减速就放松调控,或者刺激。这令货币政策松的时候多,紧的时候少,在这个过程中,经济增长目标是主导。

    现在,中国去杠杆,防风险的目标是想逐步化解潜在的风险与问题,绝不是通过紧缩刺破泡沫,或者强力去杠杆。在落实的过程中,必须警惕市场上某种力量夸大和渲染风险,导致市场做出超调反应。

    监管部门不能因此就放松监管,应继续依法监管,底线思维不能变动,传递强化监管的预期,让市场逐步适应监管环境,主动出清。只有监管与市场出现良性的互动,去杠杆,防风险的工作才能有序可控地完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市场里有一种试图挑战货币政策与监管部门的力量和冲动,通过扩充规模达到“大而不能倒”的目的,制造潜在的系统性风险。而一旦货币部门与监管部门让步的话,就会造成市场的冒险意识与行为增强,这也是风险不断增加的主要原因。随着中国金融市场与资本市场的规模与复杂程度不断加大,必须及时加强“监管权威”,才能抑制市场中的不良冲动,防止系统性风险的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