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5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市场预期“债券通”7月落地 境外投资者大举入场还需催化剂

黄斌

本报记者 黄斌 北京报道

导读

    花旗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5月17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全球范围内养老基金这类债券配置主力入场中国债市,还有待“催化剂”。

    

    央行与香港金融管理局5月16日联合宣告“债券通”即将落地,表示初期仅放开境外投资者“北上”投资,

    但并未明确“债券通”正式落地的时间,数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人士称,市场普遍预期债券通有望在“香港回归20周年”的2017年7月正式开通。

    据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预测,未来5年,中国债市将迎来年均800亿美元规模的境外资金流入。这一数额,对目前仅约8500亿元的境外机构持有量而言,颇为可观。

    “‘债券通’主要是让境外投资者的参与变得更加便捷和高效,实际上如果投资者真的想投资中国债市,之前的通道也是畅通的。”一位外资行资深债券人士表示,尽管中国债市2016年以来加快了开放步伐,但境外投资者持有量增长缓慢,原因主要是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市依旧存有疑虑。

    花旗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5月17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全球范围内养老基金这类债券配置主力入场中国债市,还有待“催化剂”。

    利率债投资价值突出

    谢亚轩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央行公告最大的亮点是强调债券通是中国扩大金融市场特别是银行间债券市场开放的新举措,为“以资产配置需求为主的央行类机构和中长期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提供一个便捷的“一点接入”模式。

    “这第一个‘点’或者‘直通车’选择设立在香港,有利于巩固与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保持香港长期的稳定和繁荣。”他说。

    而央行重点吸引中长期投资者的安排,则将利好国内的利率债。

    谢亚轩表示,从投资机会角度而言,国际中长期投资者更倾向于选择中国的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等利率债品种,更注重长期投资和配置的价值。因此可以推断随着“债券通”的逐步推进,和中长期国际投资者在中国债券市场中占比的稳步提升,利率债的相对投资价值可能更为突出。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此次公告 称,前期将仅推出“北向通”(即境外投资人可“北上”投资中国银行间市场债券),且没有投资额度限制。

    “由此可以看出中国决策层向国际中长期投资者全面开放债券市场的态度和决心。”谢亚轩表示,目前国际投资者在中国债券市场中的占比仍不到2%,提升的空间巨大。“根据我们此前的估算,未来5年间,中国债券市场年均的国际资本流入量有望超800亿美元,是富含业务机遇的‘蓝海’。”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获悉,境外投资人现阶段以配置利率债为主,但也有部分机构在关注信用债。

    “对信用债,现阶段境外投资者普遍持有两种态度:要么完全不看信用债,要么对城投债非常感兴趣。”国内一位债券资深交易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因为城投债隐含地方政府信用,收益较高而风险较低。”

    催化剂:纳入“三大指数”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正式生效。彼时,诸多市场机构与人士预计,人民币成为多国央行储备货币后,人民币债券的被动配置需求凸显,境外投资者持有银行间市场债券将增加。

    时隔半年,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持有规模仅从约8200亿元上升至超过8500亿元,增幅颇为有限,占比也始终未能突破2%,甚至某些月份呈现减小的情况。

    对此,刘利刚的解释为:过去半年里,主权基金、国际组织等境外机构投资者,对人民币的下一步走势依旧心存担忧。

    “花旗最近把人民币汇率预期调整到7.03,与目前6.9左右相比,依旧有个小幅贬值的预期”;同时,境外投资者对中国的债务问题依旧存有忧虑,需要见到中国更多有力的改革措施后,才更有信心入场。

    此外,去年底以来国内股债市场的波动较大,也是境外投资者审慎观望的原因。

    刘利刚进一步指出,境外投资者中的主力“养老基金”的参与,将成为中国债市境外投资者持有量上升的关键变量。

    “全球经合组织的养老基金总规模高达约26万亿美元,而他们目前在人民币资产的配置几乎为零。”刘利刚说,“根据他们配置上的要求,80%的资金需要投资于固定收益类产品,一旦开始配置,5年内若能配置5%的资金到人民币债券上,那就是1.3万亿美元。”

    但这需要催化剂。

    刘利刚称,中国债市拥有规模庞大,流动性良好的利率债,未来若被纳入全球性三大债券指数,则有望迎来全球养老基金这一配置主力的参与,“今年年底重新评估时,很有可能会纳入”。

    (编辑:李伊琳,邮箱,liyil@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