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5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三维丝上演“内斗”第二季 原实控人欲重回董事会

饶守春;杨洋

    本报记者 饶守春 实习生 杨洋 北京报道

    三维丝(300056.SZ)大股东与管理层、董事会与监事会之间的实控权争夺大戏,正随着年报、一季报的披露而进入第二季。

    5月16日晚间,三维丝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大股东、原实控人罗红花发来的4项临时提案,希望在即将召开的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审议罢免丘国强等三人的董事职务,并选举增补自己及丈夫罗祥波等三人进入董事会。

    去年11月,正是在丘国强等人的提议下,罗红花等的董事职务被罢免,随后管理职务也同步被免职,由此三维丝随之出现了“双头”董事会的情况。

    5月17日,罗祥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次临时提交股东大会议案,目的既是希望以此维护自身权益,又是借此能和平解决目前争端,还三维丝一个平静的发展空间。处于另一阵营的公司董事、副总兼董秘王荣聪,则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截至发稿暂未获得联系。

    然而,在罗红花提出议案当天,三维丝董事会宣布将取消年度股东大会,但这一事项也遭到1票反对和3票弃权。只是,在三维丝业绩下滑出现亏损,银行取消授信后,“内斗”的持续恐将持续伤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的利益。

    “内斗”继续

    在被罢免董事及公司管理层职务半年后,罗红花和罗祥波夫妇希望通过另一种方式,再度重掌三维丝。

    根据三维丝5月16日晚间的公告,此次罗红花向上市公司递交的4份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临时提案,涉及的则是改选董事会。

    其中,除了希望罢免廖政宗(现任董事长,通过厦门坤拿商贸有限公司持股9.16%)、王荣聪和丘国强(二股东,持股9.62%)三人的董事职务以外,还希望增补自己及丈夫罗祥波、周毅等三人为董事。三维丝一季报显示,罗红花夫妇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16.85%,但因无法单独掌控董事会,如今不是上市公司实控人。

    对于此次提出上述临时提案的原因,罗红花表示廖政宗旗下公司与上市公司子公司之间存在大量资金占用情况,其与王荣聪及丘国强一道违反董事对公司的忠实勤勉义务。

    不过,事件的溯源或许开始于去年11月初。彼时,时任三维丝第三大股东的丘国强向公司提交了上述免去罗祥波夫妇董事职务、增补自己为董事的临时提案,并最终以不到60%的赞成票获得股东大会通过。随后11月底,罗祥波再被免除三维丝总经理职务,彻底远离公司管理层。

    但这一事件并未就此结束,根据事态随后的发展显示,三维丝陷入了由丘国强等人控制的董事会,与罗祥波等人控制的监事会的“对立”中,形成了两个不同阵营的“双头”董事会,并最终双方互诉公堂。

    不过,在罗红花夫妇提出上述议案后,三维丝董事会同步发布了取消股东大会的消息,取消的理由则是子公司北京洛卡环保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洛卡”)有关业绩承诺实现及商誉减值问题过于复杂,需要时间确认。

    在三维丝最新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最终以5票赞同、1票反对和3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关于取消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的议案》。

    对于这一议案,弃权的两位独董郑兴灿、陈锡良和董事刘明辉认为,取消股东大会的依据与理由并不充分,且取消后很可能影响公司董事会声誉。反对的董事屈冀彤则认为,取消股东大会提出的理由并非“正当理由”,不符合有关规定。

    5月17日,罗祥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三维丝上述取消股东大会的做法,在他看来是管理层拖延的方式之一,同时他表示如果公司不召开股东大会,作为大股东的他将自行召开,并对提交议案的通过颇有自信。

    公司未来待解

    当罗祥波与丘国强等人陷入实控权争夺时,无论是作为监管层还是普通投资者而言,最为关注的仍然是三维丝的经营。只是进入今年一季度以来,无论是业绩还是资金面上,三维丝均陷入了某种困境。

    根据三维丝去年年报显示,公司营收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51.78%和220.32%,达到10.45亿元和2.21亿元。但这份业绩亮眼的年报,不仅遭到审计机构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还未获得监事会的审议通过。

    另外,更风云突变的是,在今年一季报中,三维丝营业收入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13.89%和279.51%,仅为9587万元和-1831.54万元。

    除去业绩上的亏损外,雪上加霜的是三维丝在其一季报中还披露公司银行信用评级被降低,存在对外融资的风险。不过,公司将这一情况的原因,归咎于罗祥波夫妇拒不履行股东大会与董事会决议,及仍控制公司经营场所、公司印章等重要资料。

    罗祥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双方陷入实控权争夺后,公司已经陷入一定的混乱局面,经营也处于不正常状态,此番提出股东大会改选董事会,则是出于希望尽早结束目前状态的目的。

    “我们本来想尽快等到案件的处理结果,但是确实处理得比较慢。我们也是想让公司尽快的进入正常状态,所以等不起这个诉讼,等到诉讼时间太久了,可能会把公司拖垮。所以想通过这种方式,早点有一个结果。”罗祥波称。

    尽管一直未接通王荣聪的电话,但此前其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态称,为了三维丝的利益,希望双方能够坐下来谈,从而早日解决这场“争斗”。

    (编辑: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