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6月0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贡献980万余个工作岗位 清洁能源将成为全球主要经济驱动力

    如何抓住清洁能源经济转型带来的机遇已成为商业新趋势。

    若是在10年前,气候变化还是个极具争议性的话题,更遑论为控制温室气体排放而开展的各类行动。

    而如今,已生效的《巴黎协定》,各国为可再生能源提供的持续增长的投资和优惠政策,无一不表明,越来越多的人已认识到降低碳排放对人类未来生存的重要性,全球展现出前所未有的气候行动决心。

    尽管仍有不利因素存在,诸如美国总统特朗普于6月1日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但全球减碳趋势不可阻挡。

    而要想实现《巴黎协定》全球升温不超过2摄氏度的目标,全球能源系统的去碳化至关重要,因为能源系统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近三分之二。

    传统能源系统造成的空气污染也导致过早死亡。国际能源署(IEA)去年曾警告,全球每年大约有650万人因室内或室外空气污染而早逝。而这些空气污染物的排放主要是由于能源生产不规范以及使用低效导致的。

    显然,这也是积极践行气候行动的国家的共识。在中国的首个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五年规划中,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是推动中国二氧化碳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的主要抓手之一。

    这份规划提出,到2020年,中国的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费比2015年下降15%,非化石能源比重达到15%。

    中国也是清洁能源投资的领跑者。根据能源基金会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艾瑞克·海茨的介绍,2015年,中国可再生能源投资额达1029亿美元,占世界可再生能源投资的三分之一,相当于美国和欧洲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总和。同时,中国是全球领先的风电与光伏发电设备制造商,拥有全球最大的风电与光伏发电技术应用市场。

    可以说,进行能源转型的经济理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充分。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总干事阿明(Adnan Z. Amin)曾表示,目前全球正在新建的可再生能源电厂的发电成本将低于化石燃料电厂。从现在到2050年,去碳化将促进可持续经济增长,并创造更多的可再生能源就业机会。 

    实际上,清洁能源创造的就业岗位已多于传统化石燃料。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最新的2017年度报告指出,成本下降和扶持政策稳步推动可再生能源投资和就业的增长,过去四年中,风电、光伏的就业机会增加了一倍以上。

    2016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就业岗位已超过980万个。即使不计入大型水电,这一数据也达到830万。中国占比最大,2016年有364万人在可再生能源行业工作,同比增长了3.4%。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预计,到2030年,在可再生能源部门工作的人数可能达到2400万,这不仅抵消了化石燃料行业的就业损失,也成为世界各地的主要经济驱动力。

    尽管能源领域去碳化所需的能源投资总量巨大,但投资带来的经济增长也相当可观。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的估算,到2050年还需新增投资29万亿美元,约占全球GDP的0.4%。而结合其他增长促进政策,用于能源转型的这些投资,到2050年也将推动全球GDP增长0.8%。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5月30日在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就气候变化问题发表演讲时也指出,为提高能源效率作出的投资可以将全球的经济产出增加18万亿美元,这比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经济产量总和还大。

    为此,各行各业都应当抓住这一重大新机遇。电力将是清洁能源经济转型的首要影响行业。目前,可再生能源占全球发电总量的24%,占一次能源供应的16%。国际可再生能源署认为,为实现去碳化,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需占发电量的80%,占一次能源供应的65%。

    这意味着可再生能源(特别是太阳能和风能)发电、能源储存、数字能源和智能电网等领域推行的先进技术将有巨大需求,而且将影响现有商业模式。

    建筑、工业和交通领域也需要推广生物能、太阳能供暖和可再生能源发电。特别是交通领域,电动汽车将逐渐替代化石燃料汽车成为主导车型。

    各国政府为了推动清洁能源经济转型,应制定更加严格的排放标准,加强法律监管力度,改变补贴与税务制度,激励创新和清洁能源发展,致力于减少碳排放及提高能源利用率。在建设有利的政策框架下,能源市场可能需要重新设计。

    投资者则可参考贝莱德智库的建议。主动选股的投资者可使用不同的工具和步骤,有系统地把各类环保指标与研究过程相结合,可供考核的环保指标包括化石燃料的使用、耗水量和碳强度。

    绿色债券也是一大投资机会。所谓绿色债券,即发行收益将全部用于支持“绿色”项目的债券品种。根据气候债券倡议组织的数据,全球绿色债券的市场规模已从2012年的30亿美元增加到2016年的810亿美元。

    绿色创新必不可少。政府应当制定能推动创新和持续繁荣的政策机制,私营部门尽可能提升绿色能源技术创新的高效性,公私合作(PPP)等体制机制的变革也将为低碳创新提供机遇。

    国际交流也不可或缺。以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CEM)为例,这个由美国能源部于2010年倡议成立的会议,旨在通过政策和最佳实践分享、提出倡议和行动等方式来推动全球向清洁能源经济转型,目前主要成员包括中国、美国、欧盟、英国、日本等25个成员。

    第八届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将于6月6日-8日在中国北京召开。会议同期将举行20余场主题边会,其中由能源基金会主办的“清洁能源经济转型论坛”尤为值得期待。

    能源基金会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艾瑞克·海茨表示,清洁能源能带来三重效益:经济发展、创造就业和良好环境。能源基金会为此次边会设定“清洁能源经济转型”主题,期待与各方领袖与专家共同探索促进中国经济增长、提升社会效益和守护蓝天之路。

    该边会将于6月6日举行,邀请中国科技部相关领导、国际能源署署长Fatih Birol、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总干事Adnan Z. Amin、美国加州州长Jerry Brown等人,就清洁能源经济转型的国际趋势、绿色增长、绿色就业、绿色金融与清洁能源投资、绿色创新等议题发表主题演讲、展开深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