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6月0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减持新规影响摸底 波及三板企业“大额股东”

谷枫

    本报记者 谷枫 北京报道

    端午节前夕,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证监会公告〔2017〕9号)(下称“《9号文》”)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根据本报记者追踪了解到,新三板市场与A股市场互相作为独立的个体,很少出现联动的情况,但在如今新三板拟IPO企业数量井喷的大环境下,《9号文》的出台也将给新三板市场的投资逻辑带来一些影响。

    影响大比例投资者

    如今,新三板拟IPO企业储备接近400家。在转板通道尚未打通之际,庞大的拟IPO预备军天然地将新三板市场同A股市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在这样的背景下,IPO的发审节奏,股份的退出问题都牵动着新三板市场的心。

    “2016年以来,新三板没有什么主题或者热点可言,无数家拟IPO的企业为二级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无论是个人投资者还是机构,都开始热衷于在新三板进行Pre-IPO的押注。”北京地区一位早期Pre-IPO策略的投资者对记者讲道。

    根据不完全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200亿的资金疯狂涌入新三板拟IPO企业,这将近占到了上半年全市场定增融资总额的三分之一。

    “新三板拟IPO标的成了唯一有希望能够有回报的主题,目前很多好的拟IPO标的一票难求。”沪上一家大型公募基金新三板专户产品的基金经理表示。

    市场疯狂地押注以及IPO审核的常态化都让众多投资者看到了Pre-IPO集邮策略的曙光,随着排队的时间成本一再缩减,上市回报的时点也越来越近。

    因此,当《9号文》正式出台后,减持新规将会拉长退出的周期,这在一定程度上给新三板火热的PRO-IPO概念浇了一盆冷水。

    “据最新发布的《九号文》,适用对象范围新增了持有特定股份(包括IPO前入股、通过定增入股)的股东。如果新三板公司未来在A股成功上市,则目前股东均应属于特定股东,包括:公司挂牌新三板时的原始股东、挂牌后定增入股的股东,以及挂牌后在新三板的二级市场上买入的股东。因此参与新三板Pre-IPO项目投资的资金的退出时间可能需要延长,并因此面临市场环境变迁、估值水平起落的考验。”

    联讯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彭海也分析到此番A股市场的减持新规也不可避免地给新三板拟IPO企业中的大额投资者带来一定的影响。

    “根据A股减持新规,如果新三板公司未来在A股成功上市,其特定股东将包括公司挂牌新三板时的原始股东、挂牌后定增入股的股东,以及挂牌后在新三板的二级市场上买入的股东。但由于绝大部分新进投资者最终持有公司上市后的股权比例都在1%以内,所以根据减持新规也可以做到一年限售期满后随时减持,基本无影响,只会对持股比例较大的机构投资者带来减持时间的一点延长。”彭海进一步表示。

    或需理顺减持

    有意思的是,与A股封堵减持漏洞不一样的是,新三板市场亟需减持通道。

    “此次《9号文》重点封堵的就是通过大宗交易的过桥式减持,但对新三板市场来说反而迫切地需要大宗交易通道。”中金公司投行部的一位人士指出。

    近两年新三板市场对大宗交易通道的需求日趋迫切。首先是因为在做市转让方式下股东减持需求会受到交易方式的限制。与此同时,做市转让方式下大规模的股票抛售也势必对公司股价有严重影响。

    市场对大宗交易等减持通道刚性需求的另一面则体现在随着越来越多公司限售股解禁,市场流通股的规模在迅速膨胀。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2017年全年将有1388.63亿股股票解禁上市交易,较2016年增长18.04%。2017年上半年解禁需求更盛,有723.28亿股股票解禁,同比增长达70.17%。

    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新三板市场“老股转让”生意做大的机会。但一些老股转让机构将股票卖给不合格投资者,而保本保收益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诸多的市场问题。

    因此,大宗交易通道的推出在很大程度上能够让市场正常的减持需求得到满足,而不是通过灰色的途径进行解决。

    安信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诸海滨则讲道:“借鉴国内外交易机制经验,在以NASDAQ 和中国台湾柜台买卖中心为代表的市场中,大宗交易的发展历史都反映出,大宗交易在以报价驱动为主的市场中承担着重要作用,大宗交易是对做市商制度的重要补充。不但能够满足投资者较高的流动性需求,而且能够有效地促进大额股权的转让和降低交易成本,比照新三板市场发展进程,机构投资者的比重多,我们认为新三板大宗交易制度更为迫切。”

    (编辑:李新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