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6月0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专访高通创投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沈劲: 除了自动驾驶 智能汽车领域创新机会还很多

王尔德

    本报记者 王尔德 北京报道

    今年4月,美国高通公司全球副总裁、高通创投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沈劲在《低谷中的“前沿科技”》一文中说道:“前沿科技进入了期望值点的低谷,这也是理性发展的开始。”

    沈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我们在2015年之前的投资定位是移动互联网,移动行业跟高通的主营业务也非常贴切。从2015年开始,随着高通的业务重点开始转向智能手机之外的更多移动互联网终端芯片,高通创投也开始转向前沿科技。”

    高通创投所定义的前沿科技,具体包括人工智能、AR、VR、机器人、无人机和物联网。其中,智能驾驶是人工智能的一个重要应用场景。

    “虽然前沿科技处于期望值点的低谷,有本质创新的科技公司仍会脱颖而出。这对聚焦前沿科技的风投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科技公司的估值会回归合理水平。”沈劲分析。

    高通创投是美国高通公司的风险投资部门,自2003年起就在中国开展业务,目前在中国投资的企业已达30余家。在2014年,高通创投成立了一个1.5亿美元的中国战略投资基金,专注投资前沿科技领域,目前已经投资了8家前沿科技领域的创业公司。

    沈劲介绍,高通创投的其他区域同事投了很多有关智能驾驶的项目,但目前在中国还在寻找合适的标的。

    智能驾驶蕴藏创投机会

    《21世纪》:从人工智能的角度,你怎么看待自动驾驶的热潮?

    沈劲:很多从业者把自动驾驶汽车看成一个智能庞大的机器人,或者是人工智能使用到最极致的一个载体。不少从业者认为,自动驾驶是难度最大的人工智能。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它确实能把当下的人工智能的技术都集中在一起,比如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路径规划、导航系统和决策系统等。所以,大家都愿意去努力攻克这个难题。

    《21世纪》:你曾经提出,自动驾驶和半自动驾驶领域的创业机会已经不多了,为什么这么说?

    沈劲:很多人一讲到自动驾驶就希望做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来解决Level 4或者Level 5级别的真正的自动驾驶。确实,在过去几年中,有多例自动驾驶这类的创业投资和并购案例出现,而且包括高通等在内的很多相关大公司都认为,自动驾驶对它们来讲特别重要。同时,互联网公司在这一领域也有很多的储备和投资,例如Google。

    从创业角度来看,这个领域已经处于高度竞争状态了。作为一个全新的创业公司,要另起炉灶进入到这个竞争里面,其实是很辛苦的。

    当然,也有一些创业公司做得稍微早一点,比如我们之前投的一家名叫Cruise Automation的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和测试公司就是一个佼佼者,去年3月已经被通用汽车以10亿美元收购了。

    由于大部分车企相对缺乏这部分技术,所以它们采用的是并购或者联合研发等方法,来进入到自动驾驶领域。

    不过,目前几乎所有的车企都已经有所动作了,在全球前十大车企中只有一两家还是空白的。所以,我们才认为,做完全自动驾驶的创业者不是说完全没有机会,而是面临的竞争特别激烈。

    《21世纪》:从创投的角度来看,在智能汽车领域还有哪些机会?

    沈劲:所谓智能汽车的智能不仅仅是自动驾驶,还有很多其他创新的环节。例如,我们今年年初在美国投了一家名叫Clear Motion的的公司。ClearMotion的技术是通过把减震器从被动改成主动,来降低车在行驶过程中可能发生的震动。

    当自动驾驶实现之后,人们就不会一直盯着路面,而可能会看报、读书等,这时候就有一个新的问题产生了,那就是人可能会比自己开车时更容易感到眩晕。

    这一技术的应用范围并不是说必须是几年后才实现的自动驾驶车辆,非自动驾驶的车辆也能使用。这种智能化的思路就非常好,让它变成一种通用技术,虽然只能解决一部分问题,但应用价值非常明确。

    再比如,我们此前投过的一家做平视显示器(Head-Up Display, HUD)的公司Navdy,它应该说是HUD的一个开创者。HUD其实也是一种智能交互技术,就是把导航等内容显示到挡风玻璃上,而不需要有另外一个屏幕。

    HUD的技术原理很简单,通常是在前面有一个相当于小投影仪一样的东西,通过一个45度角的玻璃,先将内容投射到这个玻璃上,再将其反射到挡风玻璃上。所以在驾驶的过程中,你的视线既能看到路面,也能看到挡风玻璃上的各种信息提醒。

    当然,这个技术现在还有一些要改进的,比如反应速度或者显示清晰度等。比如当你要转弯的时候,目前挡风玻璃上展示的导航信息,不会像我们手机上那样提供精密的导航信息,包括各种详细的路线标示和文字信息,而是需要将它简化为一个箭头式的转弯标志。

    因为当前成像的亮度和精密度都不够,运算的能力也有局限,所以处理这种精细信息和精细的投影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我们相信,这项技术还是可以实现突破的,它的能力会慢慢地提升上来。

    因此,我认为创新点还是很多的,因为汽车系统毕竟很复杂,有许多需要技术创新和突破的地方。

    国内汽车电子不能微创新

    《21世纪》:智能驾驶一般包括感知、决策和执行三个层面的内容,你们的投资方向会集中在哪个层面?在中国,你们在智能驾驶领域有相关投资案例吗?

    沈劲:目前在国内还没有相关投资案例。我觉得前感知环节的竞争已经很充分了,现在能够投的案子越来越少,或者说价格也越来越高了,因此我们可能更关注后面的两个环节。具体来说,会更关注和我们主营业务比较相关的导航系统,例如高精度地图。

    《21世纪》:高精度地图的国内市场相对比较密集,已经有阿里背景的高德地图、百度地图和腾讯背景的四维图新三家很大的公司,新的创投机会还多吗?

    沈劲:这三家公司可以制作出自动驾驶所需要的高精度地图,但同时也有一些其他公司在努力,他们在外面有很多车在采集各种数据。

    我认为,现在一些公司采集数据的方法和高精度地图所需的采集数据方法是不一样的,目前很多公司主要是利用GPS采集数据,而制作高精度地图则需要汽车在行驶过程中采集的一些实时数据。

    我们的以色列团队曾经投过一家叫Waze的地图公司,采取的是众包模式,用户既可以为它的地图数据做贡献,也都可以纠正地图中的错误,它在2013年被Google收购了。

    《21世纪》:在智能驾驶技术所说的汽车电子领域,市场基本上被电装、博世、大陆等国际公司垄断,留给创业者的机会很少,尤其中国的汽车电子行业非常脆弱。你认为中国的汽车电子行业在这样的格局中有希望突破吗?

    沈劲:在汽车电子领域,中国如果能出现像Clear Motion这样的公司,那么我们还是可以实现弯道超车的,因为我认为这家公司有本质上的创新。 Clear Motion提出的方案可以很好地解决平稳驾驶问题,这是其他汽车电子公司现在无法做到的。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汽车电子企业还是有机会的,但需要大胆的创新。

    如果只是微创新,那么新的创业公司确实无法与你提到的这些巨头竞争,因为它们在研发能力、客户关系和社会信任度等多个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

    在汽车电子领域,我们接触的企业还不多。但是我们还是非常愿意在这个领域,去投资一些有创新性的公司,这块也会成为我们公司未来很重要的一个业务领域。

    (编辑:李博,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wangjk@21jingji.com,libo@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