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6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粤港澳大湾区研究报告之一(摘要) 创新合作方式 促进共同繁荣

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

    文/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2017年6月29日)

    深化粤港澳合作,是中央坚定不移推动“一国两制”伟大事业继续前进,保持香港和澳门长期繁荣稳定的重要举措,也是中央赋予广东的重要任务。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粤港澳合作正面临新的重要机遇,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发挥港澳独特优势,提升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与功能。广东省委、省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关于深化粤港澳合作的要求,在中央统筹部署下,联手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全力以赴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建设,以实际行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提出的“四个坚持、三个支撑、两个走在前列”的要求。

    一、粤港澳大湾区的基本特征

    1.大湾区经济是全球经济的第一方阵。湾区经济是以海港为依托、以湾区自然地理条件为基础,发展形成的一种区域经济形态,具有开放的经济结构、高效的资源配置能力、强大的集聚外溢功能和发达的国际交往网络等突出优点。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全球60%的经济总量集中在港口海湾地带及其直接腹地,世界上75%的大城市、70%的工业资本和人口集中在距海岸100公里的海岸带地区。

    2.粤港澳大湾区是四大湾区中最有发展潜力的湾区。在我国,粤港澳大湾区最为成熟,具备建成世界一流湾区的基础条件。粤港澳大湾区呈现发展空间大、经济密度小、发展速度快的特征。与纽约湾区、东京湾区、旧金山湾区等世界三大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在面积、人口、GDP规模上都已可等量齐观。目前,粤港澳大湾区经济总量已超过旧金山湾区,接近纽约湾区水平,进出口贸易额约是东京湾区的3倍以上,区域港口集装箱吞吐量是世界三大湾区总和的4.5倍。粤港澳大湾区陆地面积5.6万平方公里,分别是纽约湾区、东京湾区、旧金山湾区的2.6倍、1.5倍和3.1倍,但人均GDP只有它们的32%、41%和18%,经济密度只有它们的46%。近年来,纽约、旧金山湾区经济增速基本稳定在低速水平。虽然粤港澳大湾区总体经济增速略有回调,但依然在7%以上,2016年经济增速分别是纽约湾区、东京湾区、旧金山湾区的2.26倍、2.19倍和2.93倍。按这种趋势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只需6年即可超越东京成为全球经济总量最大的湾区。

    3.粤港澳大湾区开始向创新经济阶段迈进。从全球湾区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看,湾区经济的发展一般呈现出由港口经济、工业经济向服务经济、创新经济演化的过程。粤港澳大湾区目前总体上仍处于港口经济和工业经济阶段,港口集装箱吞吐量是其他三大湾区总和的4.5倍,而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只有62.2%,远低于其他三大湾区82%以上的水平。

    粤港澳大湾区内部形成差异化发展态势。2016年,粤港澳大湾区GDP总值为9.18万亿元,占全国12%。其中:香港2.21万亿元、广州1.96万亿元、深圳1.95万亿元,为第一梯队;佛山0.86万亿元、东莞0.68万亿元,为第二梯队;惠州0.34万亿元、中山0.32万亿元、澳门0.31万亿元、江门0.24万亿元、珠海0.22万亿元、肇庆0.21万亿元,为第三梯队。广州和深圳服务业占比最高,其次为东莞、珠海,占比均超过50%,大部分城市正处在工业经济向服务业经济转型阶段。香港是中国连通世界的“超级联系人”,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和全球物流中心,具有较强的金融服务、专业服务和人文交流的优势;深圳在金融领域、科技创新、新兴产业、生态环境等方面具有超强竞争实力;广州作为国际产业服务中心和全球性物流枢纽中心,也是岭南文化中心及华南重工中心,具有科研资源丰富、交通便利和完整的产业链优势。

    二、“一带一路”背景下大湾区的优势和机遇

    “一带一路”是中国向世界提出的一个开放包容的合作平台,是各方共同打造的全球公共产品。在“一带一路”背景下,粤港澳大湾区具有独特的地位和优势。粤港澳大湾区未来发展要全面贯彻“五大发展”理念,积极与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相对接,导入更多的国家发展功能,打造“一带一路”巨型门户枢纽,联手助推中国参与国际竞争,构建高水平参与国际合作平台,进一步提升粤港澳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和功能。

    (一)粤港澳大湾区参与国际竞争的优势

    1.区位优势。粤港澳大湾区地理条件优越,“三面环山,三江汇聚”,具有漫长海岸线、良好港口群、广阔海域面。经济腹地广阔,泛珠三角区域拥有全国约五分之一的国土面积、三分之一的人口和三分之一的经济总量。粤港澳大湾区面向南海,是距离南海最近的经济发达地区,是中国经略南海的桥头堡。粤港澳大湾区临近全球第一黄金航道,是太平洋和印度洋航运要冲,是东南亚乃至世界的重要交通枢纽,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是我国与海丝沿线国家海上往来距离最近的经济发达区域。

    2.产业优势。粤港澳大湾区航运业发达,拥有全球最繁忙的港口群和机场群,客货运量都位居全球前列,是国家开放格局中的重要门户。大湾区产业结构以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为主。港澳地区现代服务业占主导,金融、医疗、旅游、贸易、物流、法律、会计、商业管理、餐饮、博彩等行业发达。内地9市产业体系比较完备,制造业基础雄厚,是“世界工厂”,且正在向先进制造业升级,产品科技含量不断提升,金融、信息、物流、商务、科技等高端服务业发展较快,已形成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双轮驱动的产业体系。

    3.制度优势。粤港澳大湾区目前是“一国、两制、三关税区”的多元制度格局。我们认为,“一国两制”是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最大制度优势。由于香港是“一国”的一部分,一直以来香港受到国家坚定不移、一以贯之的支持,让香港搭上国家快速发展的快车,充分地享有“一国”之利;另一方面,香港保留了原有制度优势,实行自由经济政策,港元与美元挂钩,金融市场开放,出入境相对开放和简易,采用普通法制度,以中英双语为法定语言,与国际商业市场完全接轨,同时也有“两制”之便。因此,“一国”和“两制”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双重优势,只要国家在政策层面进行适度调整,双重优势便可极大地促进粤港澳大湾区发展。

    (二)打造“一带一路”巨型门户枢纽

    目前,国内各城市群都在争取成为“一带一路”的供应链枢纽。我们认为,粤港澳大湾区有能力成为“一带一路”最重要的巨型门户枢纽,因为粤港澳大湾区是我国城市群最靠近沿线市场的地理节点,基础设施最便利、供应链网络极其发达,而且在电子、建筑、能源、金融、电讯等行业处于国内领先地位,与其他国内地区相比,国际价值链中处于相对较高的地位,特别是有港澳两个自由港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广东)前海、南沙、横琴片区,国际规则和制度接轨程度在国内也是最高的。

    粤港澳大湾区要携手在“一带一路”沿线国际布点。一方面共同联合搞投资项目,搞大型基建、专属园区,推动能源、产能走出去;另一方面携手跟住“项目和资金”走,共同盯住六大通道建设,与相关中央部委签署《合作备忘录》,盯住大型央企已经推出大项目,为这些企业巨大沿线投资做侧翼。在大型项目上下游、产业集群、生产服务、项目分包、监理上觅得商机。合作推进关键的标志性工程,力争尽早开花结果。

    (三)“一国两制”溢出制度红利

    “一国两制”和三个独立关税区为对接国际、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更加灵活的制度安排。自由港、特别行政区、经济特区、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在大湾区的制度叠加效应扩大了贸易和产业合作的选择面。在“一带一路”背景下,香港与国际规则的同轨、专业服务能力强、全球性通道和平台、国际认同度高的优势会得到进一步强化,与内地经济联系和作用不仅不会被削弱,而且还会进一步提升。因此,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不仅要“2”与“9”之间加强要素流动,降低交易成本,更要“2+9”组团“走出去”,一起开拓新市场,一起参与国际中高端竞争。

    三、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目标和重点

    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必须创新区域合作机制,以利益共同体为目标,以建设成为世界经济增长重要引擎、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世界著名优质生活圈、全球最具活力经济区为定位,以互助促互利、共建促共赢为理念,以提供覆盖全区域的公共产品为重点,进一步改善区域的软硬发展环境,实现粤港澳的共同繁荣。

    (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目标

    携手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就是要把实行不同政治经济社会制度的三地当作一个利益共同体来看待。要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从学理上来讲,就必须创新区域合作机制,提供一个覆盖不同制度区域的高效公共服务体系。

    (二)大湾区城市群发展的重点

    1.以基础设施 “互联互通”为切入点,加快提升湾区内的硬公共物品供给水平。

    2.以创新三方合作机制为突破口,提高湾区内的软公共物品供给能力。

    3.以激发社会活力为导向,充分发挥民间组织在大湾区公共产品供给中的作用。

    (本文为报告摘要,报告全文详见二维码。)

    (编辑:杨志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