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6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PE/VC布局人工智能: 技术应用落地成关注重点

申俊涵

    本报记者 申俊涵 天津报道

    去年AlphaGo打败韩国棋手李世乭之后,人工智能的概念开始火热,业界许多人都认为2016年是人工智能元年。如今一年过去,人工智能又发展到什么阶段?

    6月29日,2017世界智能大会在天津召开。在下午由星河集团等联合承办的产融·智能产业投融资论坛上,智能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北京市计算机学会副理事长朱小燕用季节打比方,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现在是人工智能的秋天,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并不是贬义词。”朱小燕说,“只有利用好已经产生的果实,让技术尽快落地应用,未来冬天到来时才不会那么可怕。”

    更看重垂直领域的技术应用

    “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投资界对人工智能行业热情高涨。很多基于技术层面的应用,到了发展的阶段。”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梁隽樟说。

    他表示,技术创新方面的应用是昆仲资本布局的重点。在新一期基金中,团队在人工智能领域做了很多布局,具体投资了安防、医疗、自动驾驶等方面的项目。

    “如果说人工智能已经到了秋天,其实是指人工智能已经进入比较成熟的阶段,数据驱动的人工智能已经出现。而且因为大数据的关系,有自我学习能力的人工智能出现,很多公司都可以在不同场景里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会专家合伙人车品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他指出,因为大数据让准确率变高,而且在成本更低的情况下,大部分人才会开始使用这种技术。

    孟醒曾有过两次人工智能方向的创业经历,后加入顺为资本任副总裁。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可能在某些阶段,人们会看到估值的泡沫,发现人工智能产生的价值没有期望的那么高,甚至会发现项目退出困难。但这些都是相对的,在垂直应用领域能够落地的公司,只要能够自我造血,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能活下来。

    关注人工智能技术在垂直领域的应用,也是目前机构投资人工智能项目时的一种趋势。

    “过去人工智能刚刚出现的时候大家很兴奋,没有太多考虑退出的事情。如今纯技术类的公司不再容易拿到融资,投资人基本上都在看有垂直应用的人工智能公司,或者说技术从上到下有垂直体系的公司。”孟醒说。

    投资人这种转变产生的原因之一,是中国目前纯技术类公司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实现退出的案例非常少。孟醒举例说,比如对上市公司来说,要么收购游戏公司、广告公司来做市值管理,要么收购产业链公司做战略协同,很少有花大笔金额购买技术的案例出现。

    资本关注哪些领域?

    人工智能的应用在哪些行业领域会最为显著?孟醒表示,在2014到2015年,人工智能开始撬动传统行业的改造,安防、金融领域是发展最快的。后来医疗领域的人工智能应用也很多,在海外,农业、传统工业领域的人工智能应用也发展很快。一旦涉及传统行业改造,创业价值就非常大,机会也在增多。

    “但在安防、金融等领域现在已经有很多公司。我们更感兴趣的是把现有技术应用到,我们没有想象到的行业领域。”他说。

    由于雷军的关系,顺为资本此前投资了很多小米生态链的公司,这为后来开始做人工智能投资打下了基础。孟醒表示,很多做自然语言机器人的公司,需要物联网层面的出口,这种积累是顺为资本的优势所在。顺为在投资无人驾驶主题前,就投资了蔚来汽车和一家地图领域公司等。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比如蔚来汽车可以帮忙验证某家创业公司的无人驾驶技术究竟怎么样。

    孟醒介绍称,从大的方向上来说,顺为资本在人工智能领域关注的有蓝领自动化方面的项目。比如仓储机器人、客服对话机器人等,把重复性高、决策推理少的工作,变成自动化。第二,顺为资本围绕传感器也投了很多公司,即把更多非结构化数据变成可计算。另外,顺为资本也关注新的交互方式和内容互动,比如AR。

    “投资主题可以从很多维度进行描述,我们具体看项目时还是从垂直行业的具体逻辑出发。”他说。

    车品觉表示,自己原来在阿里巴巴做产品项目的时候,往往会比较关注三方面:大数据积累够不够;大数据应用人工智能技术,能不能带来好的用户体验;计算能力能不能满足需求。

    现在看项目,车品觉首先关注项目所处的商业环境,究竟市场规模有多大。在市场规模足够大时,才会考虑公司在其中的位置,或者说将来能达到的位置。然后再看创业公司有没有能力跑得足够快。在这些前提条件都满足的基础上,会考察创业团队在技术、商业化、管理能力等方面的积累。

    “在投资时,如果CEO是技术出身,我们会担心有没有商业方面的COO。如果CEO是商业出身,我们会担心有没有相匹配的技术CTO。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积累、商业能力间的平衡很重要,但没有一个项目可以让人看到所有的东西都很完备。”他说。

    车品觉还拿中美两地的创业情况进行了对比。他表示,美国公司相对来说,人才素质比较全面,对数据、人工智能、商业理解的人才比较多。中国还是技术出身想创立一家公司的人偏多,其中的优势是技术出身更清楚科技的边界,知道科技能做什么。但科技在商业前景面前的表现如何,又是另外一个问题。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又考验着创业者的管理能力。(编辑:杨志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