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8月0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渣打上半年税前盈利大增逾80% 希冀年底检讨派息政策

朱丽娜

    特约撰稿 朱丽娜 香港报道

    正在推进“瘦身计划”的渣打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今年上半年的业绩让人振奋,渣打变得更加高效、精简,我们的股本回报率(ROE)在上半年回升至5.2%,同比上升310个基点,正在向双位数的目标靠近。”渣打大中华区行政总裁洪丕正在8月2日的业绩记者会上表示。

    自2002年至2012年,渣打曾维持了长达十年之久的高速盈利增长,然而自2013年开始,渣打的利润增长陷入停滞,2015年甚至自1989年以来首次“见红”,录得高达15.23亿美元的税前亏损。

    财报显示,截至6月底,今年上半年基本经营收入72.22亿美元,同比上升6.05%。税前法定盈利达到17.54亿美元,同比大增82.14%。渣打未有派发股息,公布业绩后,伦敦股价急挫,截至发稿时最新报8.076英镑/股,下跌4.56%。

    自现任行政总裁温拓思2015年中上任后,渣打暂停派息至今。对于渣打是否考虑派息,洪丕正回应表示:“派息政策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盈利水平以及应对潜在的金融监管不确定性,从审慎的角度出发,希望在下半年消除这些不确定性之后,在年结时作出决定,尽快恢复向股东派息。”

    他续称,监管政策变化主要涉及巴塞尔协议III以及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IFRS9),前者将对于资本金的计算有新的规定从而降低现有的资本金比率,而后者则涉及贷款损失的不同处理方式,“虽然目前集团的一级资本充足率达13.8%,远超12%-13%的目标。但派息不是一次性行动,须要确定能持续派息才作决定。”

    该行普通股一级资本比率提高则由去年同期的13.1%提升至13.7%,相比去年年底的水平提升20个基点。

    中国市场业绩增长强劲

    渣打主席韦洁思(John Peace)在业绩报告中表示,大中华及北亚地区的业务于上半年录得强劲表现,该区对集团来说始终蕴藏巨大的发展潜力和机遇。

    洪丕正透露,今年上半年,大中华及北亚地区继续作为集团收入及盈利的最大贡献来源,经营收入同比上升9%至27.91亿美元,占集团整体收入接近39%。同时,该区的税前基本盈利同比增加42%至10.25亿美元,贡献了53.4%的集团整体税前基本盈利。

    其中,香港地区继续为渣打带来最大的收入及盈利贡献。今年上半年录得17亿美元收入及6.62亿美元的税前基本盈利,同比分别上升。

    渣打银行披露的数据显示,其中,今年上半年中国内地、韩国市场的税前基本盈利分别为1.45亿美元、1.39亿美元,同比分别飙升65%、196%。相比之下,新加坡市场的税前基本盈利则同比下跌43%至1.51亿美元。

    事实上,集团其他多个市场的税前基本盈利均录得增长,东盟及南亚市场同比上升6%至4亿美元。

    同时,根据不同业务板块划分,企业及机构银行盈利贡献最大,今年上半年税前基本利润6.48亿美元,同比激增171%,占盈利贡献33.8%。零售银行的税前基本盈利同比增长16%至5.01亿美元。商业银行板块则由去年同期的税前亏损1.08亿美元转为盈利1.88亿美元,而私人银行业务的税前亏损金额则由去年同期的1900万美元跌至100万美元。

    贷款减值大减近47%

    近年来,渣打曾积极拓展新兴市场业务,导致不良贷款一度急剧增加。但这似乎已经出现了转机,集团今年上半年的贷款及垫款减值及其他信贷风险拨备5.83亿美元,同比大幅减少46.81%。

    洪丕正表示:“贷款减值显著下跌反映集团致力改善贷款质素取得成效,我们不断增加更高质的客户,投资级别的贷款比例,尤其是一些欧美跨国企业在亚洲区的贷款,由两年前的49%增加至55%,而过去五六个季度的信贷质素持续改善,期望未来的拨备需求可以降低。”

    同时,他指出,风险较高的行业仍然集中在大宗商品、钻石珠宝等行业,“我们暂时并未见到一些新增的风险领域,我们贷款组合的早期预警指标仍处于健康水平。相比之下,我们更关注一些宏观以及地缘政治方面的风险。”

    大宗商品一度是渣打的战略重心,随着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导致渣打的业绩近年来亦急剧恶化。此前,渣打银行曾公布其在青岛港有关大宗商品的信贷敞口总额约2.5亿美元。2014年7月8日,渣打银行(香港)有限公司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追讨3566万美元的欠款。

    “我们不断减少对中国内地市场高风险行业的敞口,目前中国内地市场的不良贷款率处于合理的水平。”他表示。渣打中国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监管口径的不良贷款率为1.40%。

    此外,集团上半年的净息差同比稳定在1.6%,大中华及北亚地区财务总监庞维哲在记者会上表示,虽然美国利率上升,但尚未全面反映在韩国及新加坡等地,而香港地区的净息差则有轻微改善,主要受惠于资产负债表增长。(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