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8月1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写在杰克逊霍尔会议之前 即便近期的通胀指标都低于市场预期,但美联储坚持缩表

陈迅

    特约评论员 陈迅

    很快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的时间了,今年资本市场在关注美联储缩表计划的同时还开始琢磨耶伦会否在会议上吐露心迹,对明年2月之后会不会争取连任美联储主席给大家一个暗示甚至明确的说法。由于现任总统糟糕的表现,有没有一个稳定的能够给予市场信心的美联储变得越发重要。近日,美国经济学界和有经验的技术官僚们的重镇——萨默斯就公开批评总统和财长表现非常业余,无论谁继任联储主席都将钱途险恶,困难重重。

    由美国堪萨斯城联储主办的杰克逊霍尔年会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在1982年,前美联储主席沃克尔出席了这一会议,也正是从这一次起,会议的中心话题转向了央行的货币政策。近年各国央行高官更是常常齐聚于此,并多次在会议上给出关于货币政策的更多线索,包括宣布或是暗示降息、新一轮量化宽松(QE)等。实际上起到了对金融市场预期的诱导作用,反过来又推动了杰克逊霍尔会议成为资本市场高度关注的重大事件。

    然而今年这个会议吸引央行工作者(Central banker)的主题可能将远远不止我们在文初提到的那两件事。微观上说,股票市场可能忽略了欧央行行长德拉吉可能对欧洲货币政策的方向做出更具前瞻性的暗示,债券市场已经充满流言,这位在美国念书并拥有众多同在重要经济体央行工作的师兄弟的意大利人有意回国竞选总统,如果此事成真那么今年的杰克逊霍尔发言可能成为他在央行世界的绝唱,而且真要参政的话他多少会有动机在货币政策上做出铺垫。

    加之目前欧洲的经济形式在势头上相对于美国更强,积年叠加起来的悲观情绪正在逐步减弱,近期的美元贬值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欧元的升值。何时退出量化宽松(QE)不仅是欧盟内部缓解“南北问题”矛盾的一个重要抓手,北部国家的选民对长期损害自己年金和储蓄的自动补贴南方“懒惰国家”的体制已经怨声载道,甚至很可能影响到今年德国的大选结果。因此欧央行的货币政策必然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一个焦点,对德拉吉个人的猜测在这个关键时刻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回顾一下过往的杰克逊霍尔年会,我们可以发现,并非每一次给与市场的预期诱导都是正确的方向。比如在泡沫巅峰的2007年,在学界和官僚体制都意气风发的伯南克出席了该年会议,尽管美国次债危机开始渐显端倪,情况逐步恶化。但是包括伯南克在内的央行关联方都淡定地表示次债危机的影响不会引发大问题。结果2008年年会不久,美国金融危机不断升级,几周后的9月15日雷曼宣布破产,引发全球金融海啸。而到了2009年的年会,伯南克,白川方明以及特里谢才在杰克逊霍尔安抚大家,表示三大央行将用协同应对应对全球金融危机。

    欧美日三大经济体的贡献分别是,美联储和欧央行主要稳定了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危机,日本央行则半推半就忍受了日元相对升值,为美元贬值买了单。但同时欧洲的债务危机开始发酵,也为日本安倍经济学的粉墨登场吹响序曲。而后两者正是之后中国经济减速的重大外部诱因,人民币国际化改革和其后的波折都深深地被牵扯进这股历史的洪流。

    而今年的杰克逊霍尔年会最重要的历史意义很可能是正式宣告全球性量化宽松的大潮流走到了尽头。哪怕日本央行还在苦苦辩解将继续追求2%的通胀目标,为此将不惜代价。美中欧三大经济体虽然在步伐上不见得整齐,但方向将是一致的。相对而言,日本即便不扩大宽松力度,也有更为宽松的环境,但糟糕的是日本央行在错误的道路上还选择了个错误的目标,因此很可能被其它两个大家伙当成“猪队友”晾在一边。

    即便近期的通胀指标都低于市场预期,但美联储坚持缩表,有领先指标显示年末前美国的通胀真可能重启,那么多一次加息并非完全消失在耶伦的日程表上。欧洲最近的经济形势即便不会立即起动紧缩,继续宽松的可能性也大幅减少。中国央行已经在逐步回收流动性,确保经济平稳运行。中国的CPI在大家普遍怀疑的氛围中却可能因为猪周期和食品价格的预期外表现迎来增长。同时,表现糟糕的日本即便没有黑田东彦的超级宽松,也能实现目前的通胀水平。量化宽松的大潮流和当年日本泡沫经济时期一样,对消费者物价的影响远远小于资产价格。这在今年年会上是否会得到总结呢?(编辑 祝乃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