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8月1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远期结售汇连续四月顺差 7月购汇意愿环比下降4个百分点

顾月

    见习记者 顾月 北京报道

    8月1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管局”)公布的7月结售汇数据显示,当月银行结汇1276亿美元,售汇1431亿美元,结售汇逆差为155亿美元,环比下降26%。

    “受季节性因素影响,银行一般需要在7月购汇支付红利,进行清算等,所以7月银行自身购汇的需求会增大。”一位四川地区国有大行负责外汇业务的客户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如果排除7月银行自身结售汇逆差92亿美元,同期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仅为63亿美元,较6月大幅度下降53%,可以说在外汇的零售市场上,外汇供求实现基本平衡。

    同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资产负债表显示,7月央行外汇占款仅小幅下降46亿人民币,环比6月降幅缩窄297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分析师认为,结售汇逆差和外汇占款降幅的共同收窄,表明在外汇的零售市场和批发市场上,外汇的供求状况都在改善,市场对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接受度在提高,单边贬值的预期已转向。

    远期结售汇连续四月现顺差

    虽然7月当月的结售汇依旧保持逆差,但逆差幅度,尤其是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已大幅度缩窄至63亿美元。另值得关注的是,7月远期结售汇签约顺差26亿美元,已经连续第4个月保持顺差。如果综合银行即期、远期结售汇以及期权等外汇供求因素,可以看出7月份境内外汇供求平衡状况好于前两个月。

    从外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远期结售汇出现顺差的原因,是远期购汇需求的大幅度减少。“企业如果预期人民币升值,就会减少远期购汇,增加远期结汇。目前购汇需求的减少,表明企业主要处于观望状态,即单边贬值预期已转变,逐渐接受汇率的双向波动。”一位广东地区机电企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因为预期人民币贬值,我公司三月买入三个月期,执行价接近7的美元头寸,但实际汇率不到6.8,带来了30多万的损失。”上述企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初我们地区的协会组织了多次金融研讨,一致认为可通过购买远期美元进行汇率避险,但发现误判市场后,有许多企业进行紧急结汇避险。目前大家对远期购汇避险的需求大大减少。”

    此外,二季度以来的资金面持续紧张状况,也让不少企业面临资金周转压力,从而选择即时结汇。“此前企业还会考虑时点来结汇,但现在资金周转压力大,全都是即时结汇,根本没有办法拖着等汇率涨或跌。”浙江地区一位从事纺织品出口贸易的企业董事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而与结售汇逆差缩小相对应的是,外汇市场上企业和个人的结汇意愿保持稳定,购汇意愿则继续下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外管局公布的数据计算,7月银行客户衡量企业和个人购汇意愿的售汇率为63%,环比6月下降4个百分点。

    在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方面,非银行部门涉外收付款逆差规模保持稳定。7月,非银行部门涉外收付款逆差220亿美元,与5、6月规模基本持平。

    外管局新闻发言人在2017年7月份跨境资金流动情况答记者问中还表示,7月份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延续基本平衡格局,境内主体涉外收支行为更加平稳有序;登记外债余额继续稳步上升,企业用于偿还境内外汇贷款的购汇规模处于近几年较低水平,环比下降46%;个人购汇有所回落,7月个人购汇环比和同比分别下降35%和27%,这些都将推动未来我国跨境资金和外汇收支形势好转。

    促进外汇市场自发平衡

    同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资产负债表显示,7月央行外汇占款仅小幅下降46亿人民币,环比6月降幅大大缩窄297亿元,基本实现外汇“批发市场”的平衡。

    “这一定程度表明央行对外汇的干预程度减少,7月的外汇供求平衡大部分是市场自身博弈的结果。当然,监管部门对海外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强化审核,也对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形成正向效应。”香港地区一位外汇交易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上述交易员还表示,在央行对人民币中间价引入逆周期因子后,人民币汇率形成主要受以美元指数和一篮子货币变化、逆周期因子和外汇市场供求状况影响。“此前判断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上升主要是受前两者因素影响,但从7月、8月数据来看,尤其是上周美元指数下跌0.45%,但人民币升值0.87%来看,人民币已逐步走出独立行情,下半年预计维持在6.6到6.9之间。”

    那么,外汇供求市场的好转,是否会推动央行在市场上购买外汇而投放基础货币,从而释放市场的流动性?

    北京地区一位宏观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外汇占款曾经的确是基础货币投放的重要渠道,但目前政策更希望看到的外汇供求市场实现自我平衡。且面对人民币双向波动的预期,外汇占款即使增加,幅度也不会太大。“公开市场操作仍然会是下半年央行释放流动性的重要通道,外汇市场平衡后,央行不需要被动的释放和收紧人民币流动性,有利于提高货币政策的自主性。”该分析师表示。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也认为,中国跨境资本外流的压力虽已大大缓解,但依然存在,央行没有在市场上购买外汇的动力,而是希望通过外汇市场的供求变化带来人民币汇率回升,促进外汇市场的自发平衡。因而寄希望于通过外汇占款增长来对银行流动性的补充的预期难以实现,银行“负债荒”的局面难改。

    (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zengfang@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