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8月1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王满生的档案馆生意

侯潇怡

    本报记者 侯潇怡 天津报道

    提起档案馆,可能很多人会联想到国家档案馆或机关单位、企事业单位自己的档案室,更多具有服务功能而忽略其商业价值。

    而今年54岁的王满生,就做这门生意。

    事实上,在我们忽视间,民营档案存储公司(下称“民营档案馆”)已“潜行”成国内新兴的朝阳行业,随着近几年国内政策的放开和支持,这一“小众”行业的发展进入加速期。

    所谓民营档案馆,其实是由民间资本投资运营的,专门从事档案外包服务的机构。

    所提供的具体服务主要包括对政府民生档案、企业和社团(事业)法人档案资料进行整理、存储、档案数字化处理及档案修复等,经营者从中收取档案存储的租金或相关专业服务的佣金。

    目前国内民营档案馆有上百家,规模多集中在几千平米到几万平米不等,相较市场需求仍不足且分散。

    王满生是天津源丰通档案存储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天津,一家名为“源丰通档案存储馆”正在建设中。他说,这是“全国最大的民营档案馆”,建成后总规模将达14.5万平方米,总投资11亿元。

    “8年前,我在上海与几位合伙人一起投资了上海仁通档案馆,一万多平的规模一直处于满库存状态,每年可以带来2800-3000万的稳定净收益。上海的成功经验,加上华北地区目前的市场空白让我决心把全国最大的民营档案馆开到天津。”

    从发现,到切入,至盈利,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情境下,王满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打开了这道“生意经”。

    投资回报远超商业地产

    王满生指出,目前国内市场各类企事业单位的数量以及每年产生的纸质文档越来越多,为保存这些资料,传统做法是单位自己设立档案库房,仅每年的人力成本和维护成本就不菲,且可能在长时间非专业的存储环境下造成损坏、遗失、泄漏等风险。所以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认可并且主动寻求档案资源外包公司的服务,以降低档案保管成本并提高安全系数。

    实际上,这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商机。

    国际外包协会统计数据显示,85%以上的世界500强企业采用了档案资料外包存储,而目前中国企业这一比例还不到5%,这体现了目前档案外包行业在我国发展尚初起步。

    王满生认为,档案外包行业在我国发展20余年,但前期发展缓慢,一方面与缺乏政策放开、引导有关。另一方面也与投资人对该行业了解不多,不敢涉猎有关。但2014年国务院出台了相关意见,此后地方也相继出台了相关文件,明确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档案事务,行业发展开始加速。

    王满生介绍,民营档案馆的商业模式并不复杂,简单来说就是针对档案的存储收取租金和对相关档案专业服务收取佣金,主要收入来自档案存储的租金。租金一般按照件数或者面积逐年收取,而诸如医院、税收、法院等档案储存年限一般都在20年以上,所以对于档案馆来说只要仓库全部租出,此后会长时间拥有稳定收益。

    至于档案馆投融层面,王满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档案馆是前期投入较大的项目,相较房地产这种“来快钱”的产业,看上去似乎没有竞争力。但是档案馆的投入主要在建设成本,按照国家标准,档案馆的建筑称重每平米要达1200公斤,而普通建筑称重每平只有500公斤,这意味着仅建筑成本每平就在4000元以上,是普通建筑的近两倍。

    虽然建筑造价更高,但因为商业和管理模式都相对简单,在运营中后续投入的人力成本相较商业地产大大减少,长期看投资回报率更高。对比来看,比较好的酒店、商场等商业地产年收益在7-8元/平方米,而档案馆可以达到10-15元/平方米。

    转型档案馆传承家族财富

    王满生从商三十余年,最早经营外贸,后来从事建筑、装修,也经营过典当行,之后转行经营担保公司和两家互联网金融公司,近年开始经营民营档案馆,并有将事业重心转移至档案馆经营的趋势。是什么驱使他选择这样一个小众的行业作为未来事业的重心?

    王满生有自己的财富经。

    “一方面我是军人出身,当时政策鼓励下希望抓住服务社会的商机,另一方面也有中国富豪阶层传承家族财富的考虑。”

    “老话说,富不过三代,如何传承家族财富一直是一个难题。民营档案馆虽然也是企业,但属于文旅项目,具有服务性质和一定的约束条件,意味着后代不能随意处置。档案馆自落地一刻就意味着是要百年传承的项目,不能朝令夕改。对于子孙后代来说,有档案馆在每年就有一部分稳定的收益来源,加上其经营管理模式较为简单,对我来说,是将财富传承下去最好的方式。”王满生坦言。

    王满生表示,除了上海和天津的两所档案馆,目前还有安徽和江苏的两个档案馆项目正在推进中,希望将目前的民营档案馆模式以品牌的形式继续复制下去。

    “一方面是复制成熟的建设和运营经验,一方面也会根据地域条件进行模式上的调整。首要问题是拿地,目前安徽已经拿到一块地,江苏意向与一家国有资本企业合作,对方出地,我们出资金,做股份制的模式,建设运营还将延续现在经验。”王满生道。

    王满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全国很多民营档案馆其实是租用的土地而没有土地使用权,这其实并不能满足档案外包业务稳定性的基本要求。而能否满足客户逐年增加的档案储存需求,能否永久储存客户档案是经营者必须考虑的问题。所以在有土地合适的情况下,源丰通的模式可以在全国复制下去。王满生的预期是,五年内实现上市目标,上市后可以探索继续服务其他行业。

    而对于目前和未来的融资需求,王满生表示,目前天津项目分为两期进行。一期完成后按照现在招商情况马上可以产生收益,通过产生收益补充后续投资完全依靠自有资金链条解决后续资金需求,暂时没有社会融资的需要。

    (编辑:李伊琳,邮箱,liyil@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