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08月2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2017特色小镇建设与区域经济发展高层研讨会在京举行

金诚特色小镇模式走向金字塔顶端

    特色小镇概念发端于浙江,推广至全国,成为新型城镇化的一种新模式而大受推崇。特色小镇之所以有特色,是在于它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来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特色小镇的建设,核心内容是包括要素流动带来的产业结构、就业结构、消费模式以及居住方式的四大转变。

    当我们谈论特色小镇时,应该谈些什么?

    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承载体?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新模式?人民美好生活的集聚地?抑或是城市改造发展的新方向?无论哪种,都不可否认的是,特色小镇给新型城镇化建设带来一种新的发展思路。8月22日,由金诚集团主办,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中国财政学会公私合作研究专业委员会指导的“2017特色小镇建设与区域经济发展高层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掀起了一场关于如何助推新型城镇化的头脑风暴。

    新型城镇化

    不可抗拒地进入了2.0时代

    特色小镇概念发端于浙江,推广至全国,成为新型城镇化的一种新模式而大受推崇。特色小镇之所以有特色,是在于它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来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特色小镇的建设,核心内容是包括要素流动带来的产业结构、就业结构、消费模式以及居住方式的四大转变。

    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表示,目前新型城镇化不可抗拒地进入了2.0时代,在2.0时代,需要注意的是整个产业如何能够差异化和精英化。“现在提出的去产能、产业升级、供给侧改革等关键词,其实都在解决如何满足日益增长的物质、精神更加丰富的内在需求。” 

    当多数企业一窝蜂地涌进特色小镇建设时,金诚集团以贯穿金融服务、城市建设、产业运营及资产证券化的新型城镇化全链闭环为运营模式,通过清晰的商业模式和战略规划,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截至目前,金诚在全国签约、在建特色小镇项目达58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5000亿元人民币。

    “金诚特色小镇模式可以概括为一个等式,‘PPP+产业化+金融化=金诚特色小镇’。”韦杰认为,“PPP”代表着政府的总体规划和政府总体指导;“产业化”就是发挥金诚综合平台型作用,广泛融合整个社会的主体产业和配套产业,在政府的指导下进行整个新区的开发;“金融化”是要做好地方债、产业投资和整体的资金平衡,来实现特色小镇相对比较平衡和相对比较高收益的商业模式。

    “我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模型,1+1+X,第一个‘1’指政府,第二个‘1’指金诚的整体引导,‘X’是众多产业的集合,根据不同地方的地理位置和整个产业的需求来配套不同的‘X’。”

    韦杰所说的产业集群,是指以主核心产业为发展方向,配套其他的配套产业。“以第三产业即现代服务业、文化旅游为主线,具体落地点可以是体育、酒店、音乐、演出等各种不同的文化旅游消费品。”

    在第三产业的充分完善和搭建过程中,实现第二产业的转型升级。“江苏扬州的小镇高邮,是70%的全国路灯的生产地。对于这种得天独厚的产能,一种做法是在路灯中增加智能芯片,实现智能化和数字化。再比如智能家电,金诚在淮安有专门生产智能电饭煲的产业园区,会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形成数据,包括米饭的口感、用量、场景等,从而提供个性化的服务。”

    在第一产业方面,金诚也有独特的做法。金诚在江苏的盱眙龙虾特色小镇,将从生产运输加工体验到品牌推广,打造盱眙龙虾的全产业链。另外,在一产养殖,二产加工的基础上,建立包括研发中心、职业技术教育、龙虾交易市场、龙虾衍生文化产地、品牌餐饮、龙虾大厦等第三产业。

    “整个特色小镇建设,要以产业升级、产业运营、产业投资为主线,同时考虑配套产业的运行,解决了吃饱、玩好这两个标志性问题之后,需要在一带一路的战略指导下,让特色小镇走进3.0版本。”韦杰说。

    创新PPP模式

    正在助推新型城镇化的建设发展

    特色小镇作为中国城市化建设、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下一站,目前正迎来爆发期。2016年7月1日,我国住建部、发改委、财政部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到2020年,我国将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

    不过,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永恒也指出,目前特色小镇建设过程当中存在着一系列的问题和挑战。“比如一哄而上,掀起新一轮的造城运动,还有一些特色小镇缺乏产业引领,导致面临类房地产的倾向。”

    杨永恒认为,这些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特色小镇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也为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留下风险和隐患,这需要政府部门和括学术界共同努力。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PPP项目主任周凯波认为,新型城镇化必然是以重视民生为导向、以逆城市发展为导向、以保护绿水青山为导向,需要将社会资本引入新型城镇化建设当中,探索现代金融业和新兴产业发展的高度结合,采取以奖代补,先建后补,财政贴息,设立产业投资基金等多种方式扶持特色小镇的发展。“比如停车场、乡村医院、乡村道路、垃圾污水处理厂等,这些目前在乡村或者是特色小镇当中特别缺乏的领域就可以用PPP模式来推动。由政府参与一起推动,社会企业家和社会资本在这方面可以省很多精力。”

    “过去所片面强调追求城市规模、空间扩张,现在应转向为提升城镇的人文文化、公共服务等内涵,这是打造特色小镇的又一重要目标。”周凯波表示。

    特色小镇建设

    要区别于地方债和房地产化

    中国国务院发展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任兴洲认为,现阶段我们国家的城镇化发展和区域经济的发展都需要寻找新的路径和模式,从政府政策层面上,特色小镇有利于优化城镇体系结构,扭转各类资源过度地向大城市中心聚集。

    国务院参事、原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认为,打造特色小镇过程中,有三个要素值得考虑:特色、过程以及风险规避。

    韦杰认为,新型城镇化,或者当下的特色小镇一定要区别两个问题。一是区别于地方债:“在特色小镇里面,一定是有举债的,但是这个举债和特色小镇的整个产业发展必须要做资金平衡,也必须要做早期规划。”

    第二,要区别于房地产目前大范围的发展。“这在行业里面,一些公司提出类似于产业新城、产城融合等概念,甚至在有些区域也形成了示范点,但是它不能推广。原因还是依托于土地的平衡,资金平衡,和房地产整个销售整体的资金回收和回报。”

    韦杰表示,金诚的特色小镇,房地产板块整体占比的比重不高于15%,充分体现包括核心产业以及配套产业在内的整个产业集群的完整性。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金诚模式才是真正的特色小镇模式,值得学术界研究,“金诚集团提供了一个样板,58个小镇,58种特色,学术界可以考虑去研究金诚发展模式,能给未来特色小镇的发展,政府和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合作的样板和模式,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