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0月2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茅台跻身A股前十是中国制造的骄傲

金浩;彭冬

文/金浩 彭冬

    股市是经济晴雨表。近来中国股市最热闹的话题,莫过于“一瓶酒”。贵州茅台反复突破众人预期,继年初成为全球烈酒企业第一市值之后, 近期,贵州茅台再次突破7000亿元大关,成为了A股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中仅有的一家快销品企业。

    10月19日,白酒股受到市场资金的强烈关注,白酒股集体上扬,贵州茅台当日午后涨幅进一步扩大,大涨逾3%,股价突破580元整数关口,刷新历史新高的同时,总市值也逼近了7300亿元。

    当然,单纯用A股的公司市值来评价上市公司,是不全面的。十强榜中有些上市公司,营业总收入和净利润,都是茅台的数倍,双方并不在一个数量级上。A股市值所反映出来的,并非公司体量,而是投资者的偏好。用经济学名词来表述,就是“价格”与“价值”的差异。

    “十强榜”趋于多元化

    实际上,对于资本市场人士而言,贵州茅台跻身A股“十强榜”算不上是一个意外。细究起来,可谓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

    白酒行业2015年正式见底,最为直接的表现便是,部分白酒企业实现扭亏,同时行业前几名的白酒企业利润出现大幅增长。只是,受股市异常波动影响,彼时贵州茅台股价虽然有所回升,但是涨幅相对有限,所以也未能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

    直至2017年,白酒行业复苏步伐加快,酒企盈利能力相应大幅提升。以贵州茅台为例,2016年盈利167亿元,而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便已经达到了112亿元,此为“天时”。

    同时,就股票市场而言,其本身也有着自己的运行规律,比如市值越大的公司,其股价涨幅、波动越小。

    对于贵州茅台而言,在受到规律限制的同时,也受到了规律的带动,即不同行业间的估值水平存在很大的差距,不同的公司间的估值也会相差许多。

    比如对于互联网类企业,资本市场可能会给到30倍以上的估值,而对于一些能源、机械等传统行业,估值水平则多维持在10倍至20倍之间,甚至是10倍以下。

    相比于其他行业,白酒行业无疑具备明显估值优势,而贵州茅台又作为行业龙头,在行业估值优势的基础上继续获得一定溢价也非巧合,此为“地利”。

    更为重要的是,今年贵州茅台在二级市场的“爆发”,还在于整个市场投资风格、逻辑的改变,价值投资成为了市场的主旋律,投资者也更为倾向于选择具备业绩稳定、增长确定的投资标的。于是,贵州茅台毫无争议入选。

    具备上述特点的标的有二,一为家电、白酒为代表的大消费个股,二为受益于供给侧改革而全面崛起的周期股。而回顾二者今年走势不难看出,上述几个行业成为了今年A股市场“赚钱效应”最为集中的几个板块。

    同时,上述行业今年上涨速率、累计涨幅亦十分惊人。所以,贵州茅台市值的水涨船高,一方面是受到行业高速复苏所影响,另一方面也受到了市场投资环境、投资者偏好改变的影响,毕竟在资本市场更看重“预期”,此为“人和”。

    茅台市值跻身A股十强榜,所呈现的深意,值得关注。

    这是奇妙的观感:美国本土上市公司十强榜中,有IT业明星,有零售业巨擘,也有制造业、金融业翘楚……而中国股市十强榜上,除开石化股,几乎清一色为金融股。茅台跻身其间,分外抢眼。

    虽然如此对比尽管有些片面,但是双方不同的公司、所处的行业,却能够部分反映出中国经济结构仍有待进一步优化。而这种优化便是以市场为导向,通过技术革新、产品升级来满足市场、消费者不断增长的物质需求。

    上述背景下,兼具民族传统产业和国有企业双重角色的茅台,则是适时抓住了国内消费升级的契机,率先打破了供给端、需求端的不平衡、不充分,并成功将自己变成了民众追捧的日常消费品。

    实际上,八项规定五年来,茅台的公款销售降到几乎为零,市场结构更加合理,市场基础更加牢固。换言之,茅台在A股TOP10的地位,是市场赋予的,是消费者赋予的。

    上市公司类型构成,折射着投资驱动、消费驱动和出口贸易驱动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各自所占据的体量。随着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的大幅提高,相信A股十强榜会呈现出更丰富的企业类型。

    “茅台”的启示

    找出茅台跻身十强榜的成功路径,对于其他企业相信会有强烈的借鉴意义。

    茅台已经证明,非金融和能源行业的企业,同样可以通过市场获得巨大成功,并获得资本市场的追捧。那么,对于其他行业而言,有没有可能也复制茅台的A股奇迹呢?

    仅就市场影响力而言,我国有不少企业都是各自领域内无可质疑的行业领袖,不过遗憾的是,许多优秀的企业并没有选择上市。还有一些行业领袖企业则没有选择A股。美股、港股和A股市场间的估值差异、投资偏好具有一定的差别,使其可比性再次降低。

    所以,短时间内,要在A股找到第二个“茅台”并不容易,这便涉及一个稀缺性和不可替代性的问题。

    先从“硬件”条件来看。首先,所处的行业景气度未来几年必须持续向好,这是企业扩张和盈利增长的重要外部条件,也是必要条件。其次,就是企业盈利的“确定性”,只有利润规模不断提升,才能不断带动公司估值水平延续上涨。

    再次,绝对的行业龙头地位,以及高于全行业的利润率和盈利能力,这点尤难达到。比如部分重工业,虽然行业龙头市场占比很大,规模、成本控制能力也要远高于同行业公司,但是表现在财报上,其利润率与其他公司的差距相对有限,这是其行业特点、属性所决定的。

    再来看下“软件”需要哪些条件?要成为第二个“茅台”,必须要在制造工艺和品质上达到无可挑战的高度,必须要在全球市场形成独一无二的影响力,必须要在产品研发和企业文化等软实力上构筑无从挑战的藩篱,三者缺一不可,才有可能从眼前的“投资驱动型经济”中脱颖而出。

    中国需要张扬创新精神,培育更多可与茅台齐飞的、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企业家精神近来被反复倡导。企业家精神的核心,正在于创新。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被视为实现中国梦的基础要素,可见其非同寻常的份量。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中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经济质量优势。

    这是对“供给侧改革”政策的升级表述,新的经济发展阶段下,企业加强产品创新、提升供给质量,才是未来企业发展的长久之计。显然,“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目标,直指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企业界对此迅速给出了热烈回应,或是线上线下资源整合,或是管理模式变革,或是强化供应链技术优势,或是融入大数据推动工业4.0……“中国制造”厚积多时,如今也正在酝酿一场叹为观止的历史性变革。

    茅台市值的快速增长,不仅反映出中国制造正由量变转为质变,也反映出民众和投资者对创新、创造的巨大期望。而创新不仅仅是黑科技的匪夷所思,传统产业的脱胎换骨,往往还蕴含着更可观的社会价值。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于全新时代的入口处,中国企业家当有更高更远的自我期许,为民众提供更富享受的“买买买”。自我命运的改变,往往也缤纷着世界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