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1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Quine CEO Gunleik Groven: 把相机变成可连接设备 推动视频媒体向云计算和AI转化

张涵

        特派记者 张涵 纽约报道

    每一次技术革新必将带来系统性的变化,而现在风起云涌的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更将催生各行业内部的革新。

    影视娱乐、媒体制作产业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更好地利用人工智能和云计算,将内容制作这门艺术变得更有效率、更接近市场;而怎样把原本线下的制作流程搬运到云端,更好地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黑科技”连接,是产业变迁中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无数行业先行者都在进行这样的实践。制造出无数火爆内容的视频平台Netflix从08年开始向云端转换,直到2014年才完成这一过程。而今年3月,百度也与新华社达成合作,依托百度云服务,进行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等领域的创新性拓展,为新华社实现全方位的智能化转型升级。

    在10月下旬纽约举办的美国广播电视展览(NAB)中,很多云服务商表示,影视行业高水平的数字内容规模很大,想要把一天拍摄形成的几个TB信息完全通过网络上传到云端,目前看还不现实。一位Google Play的负责人在现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对于大规模数据,目前最常见的方式仍然是将硬盘用物理的方式交到云服务商手中,由服务商来上传。

    早在2015年,欧盟电影技术委员会委员、资深电影人Gunleik Groven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与多位并行计算(parallel computing)博士共同参与的、欧洲地平线2020科研基金支持的关于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的科研项目中,他们发现,要想实现增强现实或人工智能,挑战首先并不在复杂技术,而在于没有“可用的数据”:高质量的电影和电视素材,不但每天需要数小时把拍摄内容传到本地,而且后期制作以及人工智能、增强现实等需要的元数据(meta data)却散落在各处、无法使用。

    “影视娱乐产业转向云端和人工智能是不可逆的,其基础在于数据。如何采集影视元数据和如何高效的传输文件则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影视科技初创企业Quine CEO Gunleik Groven在NAB期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经过三年的研发和两年的应用,这个由资深电影人和计算机博士成立的挪威初创企业推出了一款连接在相机上的硬件:Quinebox IoT。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连接在任何专业相机上,即可自动同时向云端上传文件,任何人在任何地点都可以通过云端看到拍摄同期画面,而剪辑师也可以立刻可剪辑和套底的高水平文件;与此同时,盒子本身还记录着相机的所有元数据(metadata),这些关于镜头、景深、时码等所有信息被有序保存下来 。

    “Quinebox IoT把每个专业相机变成了自动发送文件和整理元数据的可连接设备。”Gunleik Groven表示,“在视频媒体向云计算、人工智能转化中,我们填补了中间不可缺失的一环。”

    云计算与万物互联

    《21世纪》:你做了多年电影摄像,近三年在参与欧盟地平线2020有关计算机视觉、虚拟现实科研项目的开发,同时发布了一款帮助电影制作结合云计算的硬件。可以说,你是行业内部很早去推动内容制作向智能化、云计算发展的。这轮新的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的科技革命能给电影行业带来什么?

    Gunleik Groven:长期以来,我们看到的电影或者现在Netflix上的电视剧,都有很多高的技术水准,原因在于,要让人们相信一个虚拟的世界是非常难的,电影需要的精准度以毫米来计,因此视频制作本来一直就在与高规格、大批量的数据打交道。

    人工智能是一种新的方法,帮助人们更好去理解、分析和运用这些数据。一方面,有了这种能力后,计算机对数据的掌握是指数型的增长,给AI(人工智能,下同)几十年的视频影像让他来寻找规律,这是以前不可能做到的;同时这种能力衍生出的识别功能,对语言、画面、人物、地点的综合能力,运用好了会改变媒体创作。

    另一方面,一些更加前沿的影像视觉技术正在酝酿之中,包括增强现实、计算机视觉等,这些都会从根本上改变视频的制作,而其基础也都是在于对数据的掌握。因此这个过程也可以帮助完成下一个技术上的新突破,这也是我们目前科研和实践的方向之一。

    《21世纪》:人工智能确实会帮助视频内容的生产,但我们看到现在的发展都是比较早期,而且不少人工智能研究在线下就可以完成,比如深度学习平台Tensor Flow。为什么一定要“上云”呢?

    Gunleik Groven:云计算(Cloud Service)最开始被外界认为是一个远程的存储器,也就是一个在本地电脑以外的大硬盘,主要功能是备份和存储。但如果是这样简单的话,亚马逊、微软等巨头就不会投入那么多的资本去开发自己的云平台。

    简单来说,云平台就是80年代的计算机操作系统,就是移动端后的安卓或者iOS。目前大家想要获得的是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与此相关技术与应用,而这些应用都是要建立在这个操作系统之上的。

    目前所有的人工智能、视频计算等新的研发都是在云体系之上,如果不“上云”,未来的这些新的应用、运算能力是无法实现的。

    可以说,云计算本身还在初始阶段,而云计算人工智能在媒体上的应用也在探索之中。但未来的趋势不会有变化,这大概也是新华社在今年3月就开始和百度云合作的原因。

    《21世纪》:那么未来云计算和视频融合的理想状态是怎样的?

    Gunleik Groven:运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是媒体必然的发展趋势,但转化不是一个独立的过程,对于这个已经存在百年的行业来说,是一整个生态系统的变化。从云计算这个层级以上,还有很多影视行业内部具体的生态:渲染、调色,剪辑、工作流程等等。每个部分都有不同的技术,未来就是要看各个功能怎么更好地融合云服务和大数据。

    简单来说,目前大的趋势是视频领域的万物互联和人工智能的结合。在拍摄和获取信息的同时上传到云端,在任何地方都能够得到这些数据的同时,由人工智能的运算能力去分析整理,更好地帮助制作。

    把相机变为可连接设备

    《21世纪》:目前距离这个互联+人工智能的运用前景有多远?还需要哪些步骤?

    Gunleik Groven:我们认为目前有一个关键环节还没有完全解决,即如何获取数据,对媒体来说,就是说如何把数据从相机传输到云端。

    这个困境第一在于网络速度,未来5G的普及将会帮助这个问题。第二,专业相机还是一个线下的工具,手动的上传过程耗时耗力。而把相机变成一个可以向云端和人工智能输送数据的可连接设备,就是我们的硬件Quinebox IoT所做的。IoT就是物联网,我们希望可以把专业的视频拍摄设备变成这个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的一部分。

    《21世纪》:Quinebox IoT想把相机本身变成未来视频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的一部分,这个过程具体是怎样实现的?

    Gunleik Groven:具体来说,Quinebox IoT使用物理接口与相机连接,一方面可以完整地记录下所有的元数据,另一方面是进行自己的运算,将文件处理并传到云端和本地所需要的位置。这个过程其实是把正常的影视编辑流程自动化,浓缩在这个硬件之中,实时地发出这个已经处理后的结果;同时,也是把散落在相机各处的元数据,包括时码、景深、镜头参数等一切有用的内容标记整理在适合的地方。

    目前这个盒子已经在挪威国家电视台使用两年,运用在多个电视剧和电影的拍摄之中。这个盒子的使用可以为每台相机节省几个小时,可以让编辑直接剪辑,制片人马上可以看到图像。而更重要的是,所有的元数据信息也可以实时得到。我们认为这种连通的功能,随着未来视频云计算的进一步发展,会越来越重要。

    《21世纪》:对于Quine来说,你们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Gunleik Groven:目前硬件产品Quinebox IoT已经推向市场,我们刚刚铺开中国乃至全球所有主要市场的渠道。我们希望能够在全球的新闻、体育、影视制作行业进行推广,拉近内容制作与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距离。与此同时,有关增强现实的科研已经进入应用检验的阶段,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出发点。Quine希望在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完成新一轮融资,以进一步扩大研发和产品团队。

    (编辑:辛灵,如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xinlingfly200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