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2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城乡发展必须重视迁移流动 这一中国人口发展的新特征

王谦

    王谦(国家卫计委流动人口司司长)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所以我们一直高度关注人口数量的增长。新中国成立后,上个世纪的50年代、60年代,中国人口的变化主要是死亡率的持续下降。从70年代到90年代,死亡率比较平稳,变化不大,而生育率持续下降。

    可以说,死亡率主导了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人口的变化,1949年底到1969年底,20年间人口增加2.65亿,年均增长2.01%;生育率主导了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的人口变化,1969年底到1990年底,21年间人口增加3.27亿,年均增长1.67%,1990年底到2000年底,10年间人口增加1.24亿,年均增长1.04%。进入新世纪,生育率和死亡率都非常低了,人口进入低增长阶段, 2000年底到2010年底,10年间人口增长7348万,年均增长0.56%。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人口迁移流动的现象异军突起。上个世纪90年代初,流动人口2100万,不到总人口的2%,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到2016年底达到2.45亿,占总人口的18%。人口迁移流动的数量增加的速度,远远超过同期人口自然增长的速度。尤为重要的是, 80%的流动人口是从农村地区流向城市地区。因此城镇人口的增长幅度,大大超过同期总人口的增长幅度。各地区的人口变化也受到人口迁移流动的影响。从2000年到2010年,我国总人口增加了5.8%,而北京、天津、上海、浙江、广东,常住人口的增长率远远超过全国的增长率。而河南、湖北、重庆、四川、贵州等省(市),出现人口的减少,即负增长,显然主要不是死亡率的提高,也不是生育率的降低,而是人口的大量流出。

    迁移流动不仅影响人口总量变化,而且影响人口的结构变化。由于迁移流动,全国范围的人口问题,比如老龄化问题、出生性别比问题、家庭功能弱化的问题,在各个地区的变化明显不一样,在不同的地区或有所缓解,或更加严重。比如全国65岁以上人口的比重,2000年到2010年增加了1.96个百分点,但是北京、上海、天津、浙江、广东增加的幅度都很小,上海甚至是负增长。相反大量人口迁出的地方,老龄人口的比重变化超过全国的增长幅度。

    由于迁移流动,还产生了新的问题。原本在农村,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现在青壮年流动出去以后,产生了农村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的问题。这就是迁移流动带来的人口发展的许多新问题。

    因此,我们说,影响中国人口发展变化的主要因素已经由死亡、生育转到了迁移流动。大规模的人口迁移流动是新时代中国的“基本国情”,是中国人口发展的“新常态”,对于中国现在和未来的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越来越重要。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我们一直关注着人口总量的增加,主要矛盾是生育率较高、人口增长过快对经济社会发展压力较大的矛盾。进入新时代,中国人口总量的增长已经十分缓慢,并且人口总量在不久的将来达到峰值后将进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持续减少。过去关心人口的问题,关心人口数量多所产生的问题,一个小问题乘上13亿就是大问题了。如今,我们应更加关注人口的迁移流动和由此引发的人口的地域分布变化。人口研究的重点也应当由农村(控制生育)转向城市(迁移流动)。迁移流动人口的就业问题、平等地获得各项基本公共服务的问题、城市(特别是大城市、特大城市)对于外来人口的包容问题、流动人口的社会融合问题,直接影响到人口迁移流动的发展趋势。讨论城乡发展,必须认识到人口的迁移流动直接关系到未来城市的发展,也影响到农村的发展。城市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转移。农村人口流入城市,面临就业、住房、社保、医疗、子女教育等方方面面的需求,更进一步,将引发社会融合的问题,关系到构建社会和谐的问题,全社会应该引起高度关注。

    (本文为国家卫计委人口流动司司长王谦在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举办的“人口变动与城乡发展”高端论坛的发言,经本人审核)(编辑 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