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2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严限高现价保险产品,引导保险业健康发展

丁文韬

    丁文韬(东吴证券研究所所长)

    12月11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目前,保监会已经公布36张监管函,超过去年全年16张一倍多。具体来看,36张监管函共涉及33家保险机构,其中保险集团1家,财产险公司12家,人身险公司18家,健康险公司1家,资产管理公司1家,涉及公司治理、产品设计、电话销售及互联网销售等问题。其中,对保险产品设计和对高现价保险产品的处罚尤为引人关注。

    2012年,保险行业陷入严重的低迷状态,多家寿险公司保费陷入负增长,经营难以维持。2013年保监会开始放开持续封闭的险资投资渠道,并且放开寿险费率定价限制,开启了“大保险”的新时代,资产端活跃而旺盛的需求,助推了保险公司对保费的渴望。一时间分红险、投连险、万能险花样频出,各种高现金型保险充斥着市场。短期高现金价值产品发售数量大,能够在较快时间内帮助险企聚拢资金。不少中小险企以此作为本金进行投资赚取利润,再将部分盈利返还客户,最终形成了资产驱动负债的盈利模式。特别是中小型保险公司,借助于资产驱动负债的模式花样翻新、疯狂吸金,资产规模也迅速地做大。

    然而,资产驱动负债的盈利模式本身隐含着巨大的风险隐患。盲目的扩充资产端最终却给保险公司带来膨胀的负债,随着产品保费收入大幅增加,险资负债端融资成本不断上升,一旦投资业绩不如预期,险企不能如约返还用户投资收益,现金流会产生较大压力,因而这种资产驱动负债的盈利模式对低融资成本和高投资收益的要求注定了其不可持续性,也注定了在新常态的经济环境下,这种经营模式会给整个经济稳定带来巨大风险。降息周期的环境下,整个社会投资收益水平偏高,这种运营模式的风险尚不会暴露。但目前股债两市不景气,保险公司各类资产配置的收益均不高,面临着投资收益难以覆盖负债成本的利差损风险。为保持较高的结算利率,保险公司要么加大权益类资产的配置比例,增大投资风险;要么投资更偏向一些非标等长期资产,采用短债长配的投资策略,这无